天天中文網 > 這個村長不能惹 > 第0034章 滿嘴跑火車的林小雅

第0034章 滿嘴跑火車的林小雅


  村醫也是醫生。
  不管怎么說,作為一個醫生,就要有醫生的樣子。
  白大褂……
  是不可能穿的。
  這輩子都不可能穿的。
  今天是開業的第一天,村里有些隱疾的老人都紛紛來到醫館找勝欻。
  排隊自然是要排隊的,不可能不排隊的。
  為了證明自己是一個有原則的村醫,昨天剛定下的規矩是不能破的。
  勝欻指著排在第六個的老大爺,臉上笑容滿面,說道:“從何大爺這里開始到后面的就回去吧,明兒乘早來啊。”
  雖然勝欻不知道老大爺具體叫什么,但在鄭家村里,老大爺叫一聲何大爺,老大嬸喊一聲何大嬸是永遠不會錯的。
  勝欻下了逐客令,這讓后面的村民們感到很不滿,甚至有的還說愿意出高價錢來看病。
  當然,老大爺老大嬸們口中的高價錢,無非就是幾十塊。
  這確實是高價錢,畢竟他們沒有幾個幾十塊,有的甚至已經是他們的全部家當了。
  勝欻笑了笑沒有回應,只是對著守在門邊的鄭天龍使了一個眼色。
  鄭天龍雖然于心不忍,但……相比父老鄉親,他覺得還是聽勝欻的話比較重要。
  于是開始好言勸說這鄉親父老。
  至于何龍,則是專心致志在院子里掃著落葉。
  別說,掃的還挺干凈的,小伙子日后必有前途。
  ……
  “感覺哪里不舒服?”
  勝欻對站在眼前,一個七老八十的“何”大爺問道。
  “不知道,我覺得全身都不舒服,是不是因為我老了?”
  “全身都不舒服?會疼嗎?”
  “有時候會,有時候不會。”
  “行了,我知道了,小龍,抓藥。”
  “……”
  “你呢,哪里不舒服?”
  “……”
  “你不說,我也無法對癥下藥啊,無法對癥下藥,這病可是好不了的。”
  一個約莫三十多歲的中年低著頭,不敢看勝欻,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病的。
  何大雙的身體一直很好,這幾年在外打工掙了一點小錢,三十多歲回到家鄉,在媒婆何姥姥的幫助下,順利說到了一個同樣三十多歲的老婆何曉霜。
  有老婆,還有一點小存款,何大雙本以為自己幸福的生活就要開始了。
  可是就在洞房花燭夜的時候,他的幸福生活破滅了。
  不是老婆跟著別人跑了,而是在準備洞房的時候,還沒進門,剛剛走到門口,他就倒下了。
  本以為第一次是個意外,可是就在他醞釀了很久,再一次就要進門的時候,同樣倒在了門口。
  接連幾次都是如此,每一天晚上都是如此。
  于是,何大雙明白了一個深刻的道理。
  有老婆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為了解決身體的隱患,他也看了不少醫生,吃了不少要。
  可都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就這樣,何大雙的生活變得有老婆跟沒老婆是一樣的了。
  然而,當聽說村里出現了一個神醫的時候,他早就想過來看了,可一直不好意思來。
  這種事怎么好意思來呢?
  最后還是在他老婆何曉霜以離婚為要挾的情況下,在勝欻開業的這一天,他才壯著膽子早早的就來排隊了,好在他排在了第二個。
  可是看著身后隔壁的何大嬸時,何大雙怎么也不好意思把自己的病情給說出來。
  這讓一旁等著的何曉霜著急不已。
  何曉霜急的腸子都出來了。
  說真的,這種事情,何大雙心里不是滋味,何曉霜心里又何嘗是滋味?
  跺了跺腳,何曉霜從身后走了進來,看著勝欻說道:“小勝,我是他老婆,是這樣的……”
  在何曉霜的解釋下,勝欻“終于”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也并不覺得有什么奇怪的。
  “早說不就行了,這也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我給你開一副藥,等會兒回去喝一碗,保準你一定你能跨入門檻進到屋里的。”
  “小龍,抓藥。”
  其實,勝欻早就看出何大雙的身體狀況了,只是想要等著他親口說出來,只是最后還是沒有等到這個機會。
  “腰會疼是吧?放心,明天就不會疼了。”
  “晚上睡不著覺?放心,今晚回去就睡得著了,而且就算天塌下來都不會把您老吵醒。”
  ……
  除了因為何大雙的扭捏耽擱了三分鐘之外,五個病人看下來,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主要是因為何大爺何大嬸們都來了,說話都說不太利索,不然時間肯定比這個還少。
  勝欻起身,走出了房門。
  何欣兒將今天收到的五十塊所在抽屜里之后,隨著勝欻走了出去。
  這五十塊是何大雙給的醫藥費,至于何大爺何大嬸們……
  他們是來看病的,不是來送錢的。
  當然,何欣兒之所以要勝欻把醫館開在鄭家村,目的就不是為了要賺鄭家村的錢,雖然何欣兒沒有說,但勝欻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想法。
  走在院子里,勝欻忽然不知道自己這算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本是想著躲避那個女人的,可沒想到……
  還不知道要躲避多長時間呢。
  最近,他的眼皮總是在跳,總覺得會有一件很不好的大事發生。
  真希望她找不到這里。
  “怎么了?”
  何欣兒走了過來。
  “小雅怎么到了這會兒還沒有送飯過來?”
  勝欻沒有回答何欣兒的話,不能讓她知道還有另外一個女人在滿世界找他的事情。
  只好換了一個話題。
  勝欻不讓林小雅來醫館幫忙,沒有事情做的她只好給四人送飯了。
  為了不讓勝欻找到趕自己走的借口,林小雅咬牙答應了下來。
  “我們在十分鐘前才剛剛吃了早點。”何欣兒沒好氣地說道。
  “哦,過了十分鐘了呀,怪不得我感覺餓了呢。”
  “……”
  “你餓死鬼投胎呀,才剛吃了早點就餓了。”林小雅從外面走了進來,顯然,她聽見了勝欻說的話“我可是看見,你把欣兒姐姐的那晚面條也給吃了的。”
  “……”
  “要不是你怕欣兒姐姐知道,你還想把我吃剩的湯也給喝了呢。”
  林小雅暢快淋漓地揭著勝欻的傷疤,終于可以出一口氣了。
  報復,這是刺果果的報復。
  在何欣兒面前,勝欻才不會傻到跟林小雅斗嘴呢。
  正當勝欻不知道如何接話時,一輛小貨車緩緩停在了門口。
  何百萬率先從副駕駛上率先開門走了下來,隨后駕駛位上的門也打開,何笑天走了下來。
  父子倆恭敬地對勝欻表達了問候,二話沒說,紛紛貨車上的生活必需品都搬了下來,還有一臺冰箱。
  冰箱很大,只是何百萬父子倆根本抬不動,鄭天龍跟何龍眼疾手快地跑過來幫忙。
  勝欻看何百萬也沒有之前那么礙眼,不是因為他送來了東西,而是他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就在林小雅說完之后,他可是清楚地看到何欣兒眼中隱隱出現了一把劍,一把鋒利無比的劍。
  “勝先生。”
  何百萬恭敬地站在勝欻面前。
  勝欻輕輕“嗯”了醫生,隨后語重心長地說道:“小萬啊,作為鄭家村的一員,你有想過要為鄭家村做點什么嗎?比如光大鄭家村之類的。”
  “光大鄭家村?”何百萬一驚,不明白勝欻問他這個問題的目的。
  “在下愚鈍,還望勝先生指點。”
  “小雅,你也過來。”勝欻沒有立即給出何百萬指點,而是很嚴肅,很認真地說道。
  林小雅一愣,她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嚴肅認真的勝欻,不知為何,心里開始擔憂了起來。
  他終究還是要趕自己走的嗎,終究還是要把一些人踢出他的生活嗎?
  是的,在林小雅看來,何百萬跟她,至少現在還沒有進入到勝欻的生活,哪怕她已經跟何欣兒拜了把子,做了姐妹。
  一想到很有這種可能性,林小雅心里微微有些失落,但還是緩緩走了個過去。
  跟何百萬并肩站在一起,只不過兩人中間至少隔著三米。
  林小雅的內心是忐忑的。
  何百萬的內心是狂喜的。
  “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一個月只能,把鄭家村有一個神醫的事情報道出去,讓越多人知道越好。”
  勝欻看了何欣兒一眼,說道。
  “啊……你不是要趕我走?”林小雅呆呆地看著勝欻。
  “你很想走?”
  “不,不,我怎么會走呢,我早就是你的人了,這輩子是不可能離開你的了。”
  林小雅說的話,總是讓人浮想聯翩。
  歧義也總是那么大。
  果然,勝欻再次感受到了何欣兒眼中的利劍,而且即將出鞘。
  何百萬自然感受到了空氣突然變冷的情。
  “我一定竭盡所能。”
  何百萬很高興,勝欻終于再次啟用他了。
  這就說明他跟勝欻成為敵人的概率又變得很小了。
  “你放心,我一定把這件事辦得妥妥的。”林小雅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偷偷看了何欣兒一眼,見她臉上沒有什么變化,懸著的心才稍稍放松了一些,對著勝欻可愛地吐了吐舌頭,說道。
  這種事情,眼下只有何百萬跟林小雅能做到。
  當然,主力軍還是林小雅。
  雖然勝欻知道,口碑是不需要專門宣傳的,但是那樣實在太慢了。
  “標題我都想好了,就叫‘鄭家村有村醫,能回天乏術,起死回生’。”。
  林小雅打了一個響指,得意地說道。
  勝欻不敢去看何欣兒,好像自己真做了什么虧心事一般。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