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以劍改命 > 第二章 斬妖

  曹卿師徒來到織夢洲的黃梁國,正值三月春,柳舒花放,桃李爭妍,韶光正茂。
  長生子對曹卿說道“陽春三月,萬物滋生之時,南邊不遠處有座險峰,我觀之蘊含靈氣,有助于修行,我們在此山尋個僻靜之處,結廬修行。”
  曹卿道“師父,此山既然蘊含靈氣,可否有宗門在此修行呢?”
  長生子道“即便有,也是一些小的門戶,不妨事。大的宗門便能坐山化洞天,洞天介于天地虛實之中,普通人入山不見洞天,別家修真之人沒有法決也無法進這洞天。洞天乃福地,在此修行,十倍百倍于俗世。”
  “師父能開辟洞天么?”
  “能則能矣,奈何海外本來就不多的氣運經過當年修士和練氣士之爭,被打的飄散于天地,海外區區幾座仙山,都已有宗門。我一介散修,不入他們宗門。”長生子嘆道。
  不多時,師徒二人走到山腳,曹卿習得潮汐決不久,青萍劍還不會收于身內,肉眼觀之此峰紫煙氤氳,也知是個修行益處。
  當晚搭建兩個茅廬,長生子跟他說道他的修行之路。
  長生子本是一名書生,家里老母重病在床,久治不愈,聽人說去南海捕捉那大蚌之珠,磨其成粉,能救得老母性命,更能延年益壽。長生子雖居住在沿海郡城,但不通水性,只憑一番孝心雇個漁夫,就出海尋大蚌。
  未曾想到海上天氣莫測,狂風暴雨,大浪襲來,這漁夫丟了許多船上家伙,把這長生子也一腳踹翻下船,自顧逃命去了。長生子不時水性,灌了幾口海水暈了過去,醒來之后發覺自己被海水打到一座荒島,長生子找不到任何歸去之法。有一日實在惦記家中老母安危,又不知自己被困了多久,在島中洞穴大喊大叫,狀若瘋癲。不曾想腦袋磕到了墻上,流血不止。長生子找塊破布裹住腦袋,但見昏暗的洞穴華光大放,洞里墻壁出現一篇修行之法。長生子觀其法,修其身。沒過多久,居然能御空而行,他練會墻上修行之法,又在洞內墻壁之中尋的一把澈寒劍。學的術法,得到仙劍。朝洞口拜了三拜,御劍而行,回到家中,房子早已破爛不堪。打聽鄰里,他失蹤十年,老母思兒,沒過三月變一命嗚呼。長生子悲痛不已。想到那踢他下船的漁夫,他尋到此人,抓住漁夫帶他飛到大海深處,把漁夫扔進海里喂魚了。
  老母已逝,自己又殺了人,便又歸海,尋到當初的荒島,修行劍法。長生子天賦異稟,一篇修行之法就使他成為一名劍仙。他既成劍仙,便去海外仙山,見識了其他練氣士,了解了一些修真異聞。有些門派招攬長生子,他天性孤傲,不愿入其門派,受其規矩。
  他在海上漂泊久了,思念故鄉。變御劍而回,誰知他修煉有成,動靜太大,引發九洲天地排斥。剛回陸地,便與一宗門起了沖突,那宗門斥責他身為練氣士不得入這九洲,長生子不知這些規矩,聽那人言辭并不客氣,變給了他一劍。這修士看到長生子對他動劍,便呼喚同門,一群修士來臨,結了法陣,動了法寶,與長生子打的附近山河崩壞。長生子不想破壞這片山河,用劍破開法陣,重回海外。
  長生子問了相熟練氣士,方知學了練氣之法,成了海外練氣士,這九洲便輕易踏入不得。長生子心生苦悶。未學法時在這荒島躊躇十年,成了劍仙卻也回不得故鄉。他當夜痛飲十壇仙釀,醉倒于海水之中。
  過了百年,長生子依然一介散修,卻在海外留下了赫赫聲威,他聽聞鹿胎洲有登仙臺,能辨別凡人是否有修仙資質。長生子此時想再回九洲,收一徒兒。
  曹卿聽完長生子所說道“徒兒一定刻苦學得仙法,不敢辱沒師父聲名。”
  長生子道“你有此心,為師心生慰藉,你先打勞自身,師父再傳你吾法。”
  當夜,曹卿修習潮汐決,腹中饑餓。他現在未能辟谷,吃了一粒師父賜予的祝余丹,祝余丹食之便不會感到饑餓。這潮汐決師父說是海外練氣士人有一本的基礎練氣之法,最適宜打好基礎。他練過一周天潮汐決,便開始凝神開辟劍府。
  師父與他說道,他所創的這門劍法,與別派都不一樣。練氣士修元神于額頭正神,修士練元嬰于小腹氣海。而他修劍于食指商陽,以指御劍,劍成則無往而不利也。
  曹卿此時感覺商陽穴忽冷忽熱,又感覺心神沉于其中,穴竅忽大忽小,大可撐天拄地,小可芥子藏身。他感到修行之奇異,修行之中也面帶微笑。突然神魂之中出現一穿紅紗赤著腳的絕色女子,繞著曹卿神魂翩翩起舞。曹卿何曾見過這種景色佳人,他年少氣盛,怕把持不住,趕緊停止修煉。修行之時半途而廢,曹卿胸口煩悶,忽地吐出一口鮮血。豈知地上鮮血又幻化成紅紗艷女,眼含秋水,邁著蓮步向曹卿走來。
  曹卿大怒道“妖女,欲壞我修行!”拔起身后長劍,斬向紅紗艷女。澈寒劍曾是長生子佩劍,飲過不少練氣士和妖物之血,紅紗妖女看到浮萍劍,心生恐懼,化做一團紅霧退到遠處。但看曹卿血肉氣盛,使得劍法也是俗世劍法,從旁運起神通,放出一陣黑霧,曹卿聞到黑霧惡臭,趕緊捂住口鼻。這時一道金鞭示狠狠地抽到曹卿身上,曹卿一聲痛呼,劍扔一旁,倒地不起。紅紗艷女手段得逞,面露妖邪之色,走到曹卿身前,張嘴變咬向他的咽喉,誰料曹卿猛的起身,大喊一聲“妖邪伏誅!”
  紅紗艷女忽聞此聲,心下大驚,剛要化為紅霧逃跑,便被曹卿一劍刺中,紅紗艷女慘嚎一聲,化為一條赤蛇,鉆進草叢而逃,曹卿就要追敢,但身形一晃,差點跌倒。剛才肩頭被金鞭抽中,使他痛入骨髓。
  這時長生子從茅廬走出,手里拿著一根松木劍,扔到空中道“著。”遠處傳來一聲嘶的一聲。曹卿忍痛尋著聲音過去,看到松木劍正中赤蛇七寸,赤蛇身形萎縮,片刻化為一湯污水。
  曹卿要拔出松木劍,長生子道“留在那里吧,省著有其他不識趣的妖族過來。”曹卿變回到師父近前,長生子看了一眼曹卿肩上傷口道“還好無毒,不妨事。”又說“你這修行之路可謂崎嶇。”
  “師父何出此言?”曹卿問道。
  “我見的天賦異稟之人,剛入修行便是仙氣纏身,金蓮傍體。你這修行卻招妖邪的,多是修行不順之人。”
  曹卿道“只要師父不嫌徒兒愚鈍不堪,徒兒不懼修行路上坎坷,依然愿意執劍前行。”
  長生子輕輕點頭“唯有此心,才能克服修行路障,給傷口包扎好了,繼續修行吧。”
  曹卿點頭稱是,包扎完傷口繼續修行。他沒有因修行之路崎嶇影響心智。他能獲得修行仙緣,殊為不易。便是刀山火海,也阻止不了他成為劍仙的決心。他不管肩頭痛處,不理剛才妖蛇,心神慢慢沉浸于商陽府穴之中。
  但商陽府穴紋絲不動,曹卿試了一會,沖破不了。心神稍亂,他便改為修行潮汐決。這潮汐決傳自上古,乃是上古一教的鎮教之法。當年之修士練氣士之爭,創出潮汐決的練氣士不想這鎮教法決失傳,撕下一頁大綱化為數份扔入海外。海外練氣士具得這潮汐決,卻不知是上古一位教主所創。但觀之,發覺適宜凡人用來練氣修行,便成各派之基礎,又有各自門派增添修改,更適宜凡人修行。
  長生子賜予曹卿的是原本潮汐決大綱,他不甚看重那修改之法,覺得潮汐決本身便適合凡人打下基礎。等到擁有修行體魄,就可傳曹卿劍法。
  曹卿練這潮汐決進境神速,潮汐決一共三層,他隨師父修行短短時日,已經突破三層。這商陽府穴未開,他就修行潮汐決,肩頭的傷口隨著潮汐決的修煉,漸漸愈合。
  長生子不出茅廬之外,只是端坐于屋中,曹卿久未開辟商陽府穴,他也不催促弟子。只是囑咐開辟府穴,便可學習祭劍之法。曹卿不管白天黑夜,一直沉浸于修煉之中。只是這商陽府穴遲遲不開,曹卿心下一有煩悶之時,變修煉潮汐決,頓感渾身清靜自在。
  山中不知歲月,這一日,長生子從茅廬走出說道“徒兒商陽府穴久久未開,看來開穴契機并不在此山,我們入去那繁華城市尋尋機緣。”
  曹卿便與長生子下山游歷。這一日來到織夢洲大鳳王朝都城鳳陽,長生子看到鳳陽東邊有座縣城,城中青氣直沖云霄,他知道有大修士在此處修行。長生子心生詫異,修士怎不在山中洞府修行,來這凡塵俗世結廬修行?
  長生子告知曹卿,兩人去這縣城一觀一二。兩人進了縣城,到處皆是修士所造府邸。滿城人士,大部分都是修士,兩人頓感奇異,便沿街觀看,看到有的修士如世俗百姓一般,沿街擺攤叫賣,賣的東西是那修行之人所用的寶器,有的修行之人開設書屋,賣的是那修行之書,仙家異聞。師徒二人大感有趣,走到一家書屋,看到一些仙家書籍,長生子觀之有趣,便詢問主人如何售賣,書屋主人看了一眼道“三十枚玉錢。”
  長生子身上沒有玉錢,也不知玉錢為何物,與書屋主人說道“我身上沒帶玉錢,你看這東西值當多少玉錢?”說著他從袖口拿出一條漆黑的不知是何物的尾椎骨,這尾椎骨墨玉一樣的材質,散發著一股寒氣。書屋主人看了驚嘆道“把我派遣到這幻珠縣,合該我發財。”
  書屋主人定了心神說道“這是一條黑蛟的骨頭,乃是其蘊含修行大道的一截精粹,你這人倒是有大手筆,一般店鋪豈敢收,又有何能力收?”
  長生子道“店家可有能力估算價值么?”
  書屋主人道“你還真來對地方了,就是街上最大的當鋪饕餮樓都不一定付的起價錢,可我來自中洲柴家,身上帶的錢夠買你這黑蛟之骨。”
  說罷書屋主人拿出一個金絲包裹,打開一看,九十九個指頭大小的羊脂玉柱,玉柱晶瑩潔白,觀其內里,似有玉髓緩緩流動。
  書屋主人道“你這黑蛟之骨品相極佳,值九十九柱白玉,我看你未帶錢財,再與你千枚玉錢,萬枚金錢,你看如何?”
  長生子道“可以。”
  書屋主人笑到“爽快。”
  買完黑蛟之骨,書屋主人與長生子交談,長生子說道他自幼山中修行,修得四百年方才下山,在山下收了這名徒弟,不了解如今修真世道,還請店家告知一二。書屋主人買了這副蛟骨,興致頗高,便與長生子二人講了如今修真主要三脈。
  書屋主人先說海外練氣士,這海外練氣士在上古被修士驅逐于海外,修士在鹿胎洲結成上古陣法,有練氣士顯現作惡,變有陣法浮現。這么多年了,練氣士也極少踏入九洲。
  再有蠻荒古族垂涎這九洲氣運,想要分得幾分氣運,近年來在方塵洲外天翻城與修士斗爭慘烈。
  長生子便問道“這蠻荒古族敢犯我九洲天地,沒有仙家大能打入他們那方天地么?”
  書屋主人搖頭道“我們大修士去他們那方天地,這有如海外練氣士來到九洲,被這方天地規矩束縛,一身通天徹底威能只能發揮十之一二。而這天翻城介于混沌之中,對我們和那蠻荒古族都沒有約束,在那里只看修行高低。”
  曹卿聽完心想“師父一身修為只能發揮十之一二,那師父真正修為到底是什么樣呢?”
  長生子聞言嘆道“真想去那天翻城殺那異族,守我九洲氣運。”
  書屋主人聞言道“我這有天翻城的跨洲之梭,送你一梭,望你能多殺幾個異族,揚我修士之威。”
  長生子道“那多謝店家了。”。
  書屋主人從腰間玉佩拿出一物,兩頭尖,中間粗,有如棗核,金光閃閃,正是跨洲之梭。長生子又與書屋主人請教了跨洲之梭的用法,聊了一陣,便與曹卿走出了店門。
  書屋主人望著兩人笑道“真是有趣,海外練氣士也要守護這方氣運。當年可是你們那派教主蠶食這天地氣數的。”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