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嘉靖年間 > 第四十三章 遙目送故人

第四十三章 遙目送故人


  華堂安心睡下了,前些年動亂的時候,他年紀還小,華家也沒有處在風波中心,所以他一直對天塌下來沒有具體的概念,而且他相信就算天塌下來,也有他那些爺爺伯伯叔叔頂著,出不了多大的事。當然這還是得益于當年華家存活了下來,才給華堂造成了這樣一種假象。這個晚上華堂還是睡得跟往常一樣香。
  但趙幼斂不是,他先得關心關心自己的師兄。
  貪嗔今天一天都縮在趙家的一座院子里,沒出去,據下人說,他今天就讓人進去送了三餐,把自己關在房里,怎么也不出來,趙幼斂怕他一個人呆著呆出問題了。從段府回來跟他新爹聊了兩句,就舔著臉跑過去,假意的噓寒問暖,然后被他師兄毫不留情趕出房門。
  趙幼斂和他師兄貪嗔兩人不對付,互相看不順眼,從在山上起就是這個樣子了。
  但趙幼斂慣常喜歡做面子,不管他師兄貪嗔怎么不近人情,他也把貪嗔當做師兄長輩來對待。
  隔著雕花門板,趙幼斂的聲音顯得有些暗沉。
  “不管怎么說,師兄你既然跟我下山了,吃穿住行我都要跟安排好了,”說到這趙幼斂聲音又低了一度“該玩的,我們玩,該享受的我們享受。”
  “啪!”
  話還沒說完,趙幼斂就聽見里面有什么東西快速的落到地上,粉身碎骨的聲音。
  “趙幼斂你別忘了,我是個和尚!”
  聽貪嗔這么講,趙幼斂心里一松,不自覺揉了揉鼻子。明明他們兩個不是什么正經念佛的。
  “師父,師叔都在大佛山上呢,天高皇帝遠的,我們玩我們的。”
  里面半響沒有聲音,好像找不到理由反駁的妥協。
  貪嗔重新說話的時候,趙幼斂已經在外面站的腿都麻了。
  但他師兄心情不好,他這個做師弟的就應該在外面更加關心。
  貪嗔“叫人進來換套杯子吧。”聲音有些低落。
  打佛門圣地長起來的人,被世俗牽扯太多,師父只教了他念經修心,沒教他揮劍斬塵緣。
  趙幼斂扶著門框小心說道“我可以進來嗎?”
  貪嗔“隨便你吧,我心里亂的很,你進來只有挨罵的份。”
  話都這么說了,趙幼斂覺得自己要是不進去,就顯得太無情無義了。
  “罵就罵吧,又不是沒沒挨過罵!”
  趙幼斂邊說邊抬手推門,再推門,又推了一次。
  決定放棄。
  “師兄你開一下門。”
  不是特別順利的還是進了他師兄的屋子。
  趕在貪嗔開口前趙幼斂,打算先發制人。
  “師兄你下回關門就不要拴上了。”
  貪嗔張口欲答話,趙幼斂又趕緊對著空中猛拍了一下,兩個手掌用了大力氣,巴掌的聲音也十分的響亮,硬生生地把貪嗔要說的話嚇了回去。
  趙幼斂搬了把凳子,坐到貪嗔身邊“師兄你看,這種天氣都有蚊子了,哈哈…”
  貪嗔一言不發斜眼看他。
  趙幼斂這才把嬉皮笑臉一點一點收起來,郁悶得很,這還不是看在師兄這個名頭上,想哄某人開心一點。
  這個某人并不領情“我既然下了山,別的什么你都不用擔心。”
  話是冰涼的,人也是冰涼的。
  趙幼斂覺得愧疚,扔下一句。
  “有什么事到東渠院找我。”
  話還沒說完,就灰溜溜地想走,到了門口,又想起他師兄最后還是給他開了門,停在門檻前面,猛做深呼吸,心里默念三遍‘我佛慈悲’然后回頭。
  “明天早上,我來師兄這吃早飯吧,換了個地方,我都吃不下什么東西,還是找師兄陪著的好。”
  這回貪嗔不過一息之間,便回了他。
  “出家人不打妄語。”
  “不打就不打,飯還是要吃的。”
  沒有拒絕,那他師兄這就是答應了,趙幼斂高高興興的走了,畢竟還是給小孩子,走在路上還是一蹦兩跳的。
  趙幼斂心想,明天后天以后,都可以找這個借口,遠離元娘了。
  蹦蹦跳跳,蹦到他新爹趙清鴻院子前面,低頭整理了下衣袍,正正經經地走了進去。
  趙清鴻一早就收到他的消息了,吃了晚飯,就蹲在書房里面看書,門是大敞著,外頭的天是黑了,但院落里的燈燭卻是把周圍照得跟白天一樣亮堂。
  入廊下,過拱門,再穿石徑,看著前面又一拱門,趙幼斂覺得自己小胳膊小腿的,他爹住這么大的院子,沒讓下人給他抬個轎子實在是有點不道德。
  走到他沒道德的爹書房前的時候,趙幼斂身上已經是出了一層薄汗了。
  趙清鴻聽著外面有什么動靜,抬頭一看趙幼斂來了,趕忙起身相迎。
  “今天和林淮安他們玩得還好?開心嗎?”
  趙清鴻拉著人坐下,還較為貼心的給倒了杯茶。
  趙幼斂本來就跟他師兄絮絮叨叨半天沒喝過水,到他爹這,又走了老長的一段路,嗓子確確實實是有點冒煙,碰了碰茶杯,不是怎么燙手,一口氣喝了好幾杯。
  趙清鴻在旁邊看著有些驚,也知道他剛才去了哪做了什么,略帶著笑意勸他。
  “你慢點喝,別嗆著。”
  趙幼斂吞下嘴里的一大口茶,細嘬了下嘴,咧開嘴抬頭沖他爹冒傻氣。
  “謝謝爹,就是這茶不怎么解渴。”
  說完了還傻笑,趙清鴻一時沒忍住手,輕敲了他兩下頭,真心笑道“傻孩子!”又抬手讓下人再送壺水來。
  小廝走得飛快,但腳下沒發出什么聲響,生怕擾了里面父子倆說話一樣。
  趙清鴻看見自己剛認的大兒子親近自己,心里高興得不得了,越看趙幼斂越覺得疼惜,又在十一二歲的小孩頭上輕拍了兩把。
  “說吧,有什么事,爹給你兜著。”
  這話一出口,趙清鴻就覺得有些不合時宜,也是趙幼因兩兄弟到了調皮闖禍的年紀了,他為了那兩人少挨他們娘打,沒少給他們遮掩,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就成了習慣,他剛才看著人喜歡,一順嘴就說了出來。
  趙幼斂臉上的笑意沒變,順著他爹的話繼續往下說。
  “禍還沒闖出來,不過以后肯定會闖,還麻煩爹以后能多幫我在娘和爺爺那兜著。”
  正說著話,剛出去的下人端著著壺水回來了,見兩人還在說話,便退守在一旁,趙清鴻看見,沖他招招手,他才把東西放下,又悄無聲息的退了下去。
  趙幼斂還在繼續說。
  “來找爹是有其他的事,我剛從山上下來,山下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想來問問爹,免得闖了伙還不自知。”
  趙清鴻應下,一邊給趙幼斂倒水一邊問。
  “看來你今天是遇到什么不了解的事情了,你說給我聽,我給你解釋解釋。”。
  趙幼斂端起倒好的水,不過喝了一小口,又放下,顯得有些思慮重重。
  “我今天看爹接待丹陽公主謹慎小心,只當是公主深受陛下恩寵,我們自該周全,但后來看林淮安、華堂還有其他人他們怎么看丹陽公主都有些懼怕,按理來說,華家和林家也是正當圣寵,應該不需要讓家里的小孩都畏懼一個公主,我看不懂,就想了問問爹,這是怎么回事。”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