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重生之女將軍在現代 > 第17章 炫光寶劍

第17章 炫光寶劍


  魏明老師“哈哈”兩聲笑的一臉尷尬,轉移話題道,“來,讓師父看看你們的寶貝。”
  季悠然抓起手里的劍,隨意的一把扔在了地上,“哐當”一聲。
  噗,這動作頓時驚的兩個長輩小心肝一抖。魏明老師趕緊奔到劍的旁邊,雙手捧起,一臉心疼:“小丫頭,這可是寶貝啊,你也真舍得!”
  季悠然聳了聳肩,一臉不在意。
  只見那是一把半米長的長劍,渾身上下生滿了鐵銹,完全看不出原型。因為長期插在土里,現在劍身上還帶了一些泥土。
  “這是什么劍?”
  “大師兄,扔你的“水來“里看看。”嚴亦楊提議。
  魏明老師尋思一下,忙拿出“水來”變大,把長劍輕輕放了進去。噗嗤,一抹白煙。完全看不到“水來”里的情況。
  四人蹲在“水來”旁靜靜等待。
  大約過了1分鐘,白煙慢慢退去,漸漸露出水里的樣貌。一柄閃閃發亮的長劍靜靜躺在水里,七彩光芒瞬間四射。人人都能感覺到一陣厲氣撲面而來,劍柄上兩個楷體的字若隱若現“炫光”。
  “這……這……”魏明老師一臉震驚。
  “炫光寶劍!”嚴亦楊也是一臉震驚,只是努力壓制自己的激動,可是不難聽出聲音里的一絲顫抖。
  季悠然與莫錦天面面相覷,一臉茫然。
  “炫光一出,四海臣服。”魏明老師低喃。魏明老師與嚴亦楊沉默了一下,隨即抬頭仔細打量著季悠然。
  只見5歲的季悠然穿著一身淡粉色的小運動服,頭上扎著兩個小辮子,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腫腫有神。因為吃貨的原因,小臉還是有些略帶嬰兒肥,一看就是很可愛的鄰家小女孩。
  “這就是玄門未來的掌門人?!”魏明老師與嚴亦楊心底疑問,只是面上已經慢慢恢復鎮定。
  “師父!”看著魏明老師與嚴亦楊一直盯著季悠然,莫錦天不樂意了。
  “咳咳。”兩人尷尬的回了神。
  “這可真的是寶貝!”嚴亦楊解釋著,“這炫光寶劍,我們也是第一次見。不過在玄門閣樓里是有記載的,這是玄門開山祖師洛焱的寶劍,傳說洛焱祖師爺就是用著它做到了御劍飛行,并且劃破虛空的。而且這是由玄鐵鑄造而成,削鐵如泥。當然還有一個傳說,炫光一出,四海臣服。這話不可追究,可是祖師爺的確是用它鎮聶了當時的各大門派,創辦了上古玄門。”
  當然閣樓里的史書還聲明了,擁有炫光寶劍者,為玄門掌門。所有玄門子弟一概服從,光大玄門。看著只有5歲的季悠然,嚴亦楊想了想,這個還是以后再說吧。畢竟現在的季悠然還太小,而且她并不喜歡張揚。
  “聽著是個好東西。”一個好的武器對于習武的人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如今平白撿個寶劍,季悠然自然欣喜接受。
  伸手撈起“炫光”,季悠然左看又看。
  “臭小子,你的呢?”
  莫錦天看了看期待的看著自己的魏明老師:“師父,我什么也沒撿。”
  “不可能吧,你好好找找,真的什么也沒有嗎?”魏明老師一臉我不相信的表情。
  莫錦天無奈了“真的什么也沒有。”
  “怎么會沒有呢?是不是哪里搞錯了?”魏明對著嚴亦楊老師說著,“從來沒人測試合格后空著手出來的。”
  “的確是沒有。”嚴亦楊也是一臉沉思。
  “能不能讓他進去再走一走?”魏明老師提議。
  “大師兄,這不實際。玄密空間已關,咱們并沒有再次打開玄密空間的能力,而且萬事都是隨緣。”嚴亦楊說著嘆了一口氣。
  “好吧,也許他的機緣未到。”
  “沒事,把我的“炫光”給他就好,我的就是他的。”季悠然聽著他兩的話,說著把自己的“炫光”遞給了莫錦天。
  莫錦天看著遞過來的“炫光”:“既然你的就是我的,那就放在你那里保存吧。”
  季悠然一想,可行。畢竟莫錦天還是個孩子,這么一把寶劍當玩具扔了就可惜了。季悠然縮回了手,把寶劍拿在手里。
  “這么大一把劍,怎么收啊。”季悠然嘆了一口氣。古代你可以別在腰上,現在你別個劍走出去,別人不得把你當傻子,季悠然有些煩惱了。
  “我這里還有兩個空間戒指,你兩可以隨身帶著。”說著,嚴亦楊默念了句,手掌往上一翻頓時出現兩枚黝黑的戒指,“這就當我送給兩位師侄的見面禮。”
  魏明老師眼睛一亮,伸手快速抓過兩枚戒指:“快謝謝你們三師叔,這可是好東西。雖然只是三級空間戒指,在古武門派也是有價無市的。你兩拿著,以后去哪都方便了。”
  魏明老師默念了句,伸手一翻兩條銀鏈子靜靜躺在手心。銀鏈子穿過空間戒指,外表一看就是很時尚的飾品。魏明老師看了看滿意了,一人一條遞給他兩。
  “謝謝三師叔!”道了謝,季悠然與莫錦天各自把戒指掛在脖子上。
  這戒指雖然只是小小一枚,只是里面的空間還是很大的,大約有10平方米左右。想要什么默念一句就能出現,不用了再念一句“收”,就能收回空間戒指里去。
  這戒指倒是令兩人愛不釋手。季悠然想著,以后去哪都可以帶很多好吃的了。
  謝絕了魏明老師的接送,兩人走出魏明老師的武術班。以他兩的武功,走夜路不成問題,魏明也放心了。
  魏明老師給兩人都各自拿了一些劍譜什么的。本來兩人還小,還有自己的生活,并不能全天待在魏明老師的武術班了。一尋思,魏明老師便想著拿幾本讓他們回去自學去吧。
  走在昏暗的大道上,偶爾幾盞路燈昏昏沉沉的照射著路面。一陣微風吹起,路邊的梧桐樹沙沙作響,只有樹影婆娑。
  莫錦天牽著季悠然的手緩緩的前行著,后面跟著小白。今天一天的見識很多都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圍。
  “悠悠,你相信他們說的嗎?”莫錦天禁不住心底困惑,問了出口。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