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重生之女將軍在現代 > 第11章 悲催的嚴老師

第11章 悲催的嚴老師


  “那么久!”其實季悠然還是很喜歡讀書的。前世阿爹就請了夫子在家里教她習字,用阿爹的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要是連字都看不懂,如何制敵取勝。”
  現在季媽就經常在家里教他們,只是教的跟前世的完全不一樣。什么英語啊,地理啊,化學啊......她一個前世加上今生已經有20多歲心理的人,學起來自然挺簡單。只是莫錦天確實只是一個5歲的孩子,可是學起來比她還快,妖孽啊!
  “那就去看看吧。”轉念一想,季悠然還沒去過學堂呢,畢竟以前女子可是沒有資格上學堂的。難得現在的思想這么開放,去看看大家在現代讀書的地方,挺好。
  “那就去幼兒園玩玩吧。”莫錦天贊同的點點頭。
  很快就到了幼兒園開學的日子,莫媽左手一個,右手一個領著他兩幼兒園報道去了。
  報名完了就要開始上課,莫媽離開學校的時候還依依不舍的叮囑他兩要乖乖聽老師的話。他兩使勁的點點頭,催著莫媽快走吧。
  看看附近很多的小孩子不舍得自己的父母走,扯著自己父母的衣角鬼哭狼嚎,仿佛被拋棄的小狗。她家這兩熊孩子卻是一臉期盼的催著她快走吧。
  莫媽有點憂傷了
  很快他兩就被安排坐在一群5,6歲的孩子中間。看著一個教室里都是單純可愛的小孩子,季悠然好奇的左看右看,這就是現代的學堂啊!
  季悠然圓滿了。前世戰場溜達一圈,現在又晃到現代學校玩耍一下的。除了她季悠然還有誰?
  “莫莫,老師說要上課,上課要干什么?”季悠然瞪著一雙大眼睛問著莫錦天。
  “你真笨啊!當然是積極回答問題了,你沒看過電視啊。”莫錦天一臉嫌棄的看了一看季悠然。
  “你說誰笨呢!”季悠然瞪了一眼莫錦天。這個死小孩,越來越不可愛了。
  “你!”莫錦天理所當然的語氣終于激怒了季悠然。季悠然飛起一腳向著莫錦天掃去,莫錦天眼明手快跳出課桌,閃身一躲,手一擋,擋下了季悠然的攻勢。
  季悠然一看追著莫錦天而去,雙手并攏揮出一拳。莫錦天不客氣了,快速出手也揮出一拳,抵消了季悠然來勢洶洶的一拳。兩人你來我往便追打了起來,只是誰也沒占到好處。兩人都不服氣,瞬間戰的渾然忘我。
  季悠然習武后,自然也教了莫錦天不少前世的武功。在季悠然的觀念里,我家的孩子自己欺負可以,別人欺負可不行。只是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灘上。莫錦天習武天賦很高,很快便從一直被打的弱勢轉到了現在戰的不分上下。
  這一想,季悠然更氣了。每一拳每一腳更是不客氣了。
  莫錦天想想以前總被季悠然欺壓的日子,打倒季悠然的想法再次冒頭,瞬間戰役凜然。
  不知道是誰帶頭喊了一聲“加油!”猶如一聲令下,全部的孩子分成兩派。
  “小妹妹加油,打倒他!”
  “哥哥加油。”
  “打左邊,快閃。”
  “啊!小心右邊。”
  ......
  幼兒園的教室里熱鬧非凡,原本離開父母依依不舍的孩子們瞬間轉移了注意力,大家都加入了拉拉隊的隊伍中。
  “嚴老師,不得了了,你教室那邊打起來了。”一個代課老師風風火火的沖進辦公室。
  “怎么打起來了!”這一聽,一個帶著眼鏡的女老師急了,急忙往幼兒園教室跑去。所有在辦公室的老師們急忙跟上。
  “別打了。”遠遠看見打架中的莫錦天與季悠然,嚴老師沖進圈子,預備把他兩拉開。只是收不住手腳,季悠然一腳踢在了嚴老師的右大腿上,莫錦天一圈打在了嚴老師的左臂上。
  只聽“哎喲”一聲,嚴老師摔倒了,后跟上的老師們急忙扶起嚴老師。
  時間靜止,幼兒園的孩子們停下了口,莫錦天與季悠然停下了手。完蛋了,闖禍了,莫錦天與季悠然對視了一眼。
  “嚴老師,你沒事吧。”一個老師關心的問著嚴老師。
  “沒事,我很好。”嚴老師臉色青白的硬扯出一個笑容。嘶,被兩個5歲的小孩打了,真的很疼,嚴老師的內心正在翻江倒海。可是她能說很疼嗎?不能,只能裝著一副沒什么事的樣子。
  “你兩怎么打起來了?”嚴老師看著兩個不大點的孩子,嚴肅的問。
  “他說我笨!”季悠然知道自己闖了禍,孩子闖禍都是可以都諒解的吧。季悠然一臉傷心無辜的表情看著嚴老師,仿佛比嚴老師還受傷。
  “她本來就很笨啊!”莫錦天看了看季悠然,剛剛已經眼神意會。現在莫錦天也是擺著一副我說的是真的眼神,看著嚴老師。
  看著兩個童真的孩子用無辜的眼神看著自己,哪里還有剛才打的昏天暗地的狠勁。他們還是孩子,嚴老師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嚴厲了。
  嚴老師柔了柔語氣,說道“小弟弟不能說女生笨哦,這是很沒禮貌的哦”
  “小妹妹,不能因為別人說兩句就打架哦,我們要做好孩子。”
  “老師,我錯了。”莫錦天與季悠然委屈巴巴的說。
  “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嚴老師一左一右揉了揉他兩的頭,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很偉大的事。
  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
  很快就上課了,所有的孩子都一臉期待的看著嚴老師走向講桌,這讓嚴老師充滿了自豪,教師本來就是一個偉大的職業,今天開始她就要為這些還是一張白紙的孩子們添上一筆了。
  理了理自己的袖子,嚴老師開始講課。
  臺下,坐著一群有聽沒有懂的,或者半懂不懂的,與兩個一臉百無聊賴的莫錦天和季悠然。
  “幼兒園都教那么幼稚的東西嗎?”季悠然湊近莫錦天,一臉失望。
  “應該是吧。畢竟都是小孩子,學的都簡單。”莫錦天無聊的玩轉著手里的筆。小孩子,他兩也是小孩子啊!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