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高武之我是秦鳳青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敗張振華,交流 二合一

第一百三十一章 敗張振華,交流 二合一

    從喧鬧的外面,進入到內部。
  
      立馬安靜了許多,嘈雜的聲音,逐漸落去。
  
      放眼望去,一片寬闊的廣場,大約在一萬平方米左右。
  
      廣場中,有五六個老頭。
  
      發須皆白,眼神卻異常銳利。
  
      面容上,沒有半點蒼老之意。
  
      混身上下,布滿了威勢。
  
      其中有五個,正處于右側的方向,端著茶杯喝茶,眼睛卻不斷飄向廣場中央。
  
      而在中央,有一個身體異常消瘦的老頭,正在教導十幾個十四五歲左右的孩子練武。
  
      拳法就是最基本的,這些孩子打起拳來,卻是虎虎生風。
  
      唯獨,他們的氣血不是很高,看了一眼,便明白,這些孩子,只是在打基礎。
  
      萬丈高樓平地起!
  
      基礎不牢,以后的成長也有限。
  
      基礎夯實,哪怕此刻落后一些別人,等到正式習武開始,那進步的速度會非常的快。
  
      身體消瘦的老頭,看見中年男人帶著人進來,眉頭皺了起來。
  
      這里是他們的家園,盡管他們需要賺取金錢,維持日常花銷。
  
      可……
  
      即使如此,他們也不愿意,這片土地踏上其他的人。
  
      不過,王金洋挑戰張振華的消息,他們已經知道,想要呵斥,卻沒有理由這樣做。
  
      因此,只能恨恨的盯著秦鳳青和王金洋,因為……他們不知道哪一個是王金洋。
  
      秦鳳青左右看了看,在廣場的一側,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上去。
  
      他又不挑戰,只是看熱鬧,不想牽扯這些。
  
      隨著秦鳳青的落座,那些老頭們的眼神,就沒有離開過王金洋。
  
      已經確定是誰,因此,沒有給王金洋好臉色看。
  
      畢竟……
  
      無論挑戰成功與否,都會耽擱修煉的速度。
  
      贏了還好說,精氣神如一,可以突破的更快,可要是輸了,那結果更是凄慘。
  
      當然,挑戰受傷就在所難免,受傷也會拖累突破的速度。
  
      ……
  
      不一會,從廣場東側的小路上,走來了七八個中年人。
  
      人還未到,聲音已經到達了這里。
  
      “誰?竟然敢來挑戰振華,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不知道振華要突破四品嗎,這個時候挑戰……沒有好心!”
  
      “……”
  
      一群中年男女,或快或慢,漸漸出現了身影。
  
      秦鳳青眼里閃過一絲玩味。
  
      摸著下巴看著王金洋,看來……
  
      常陽村對于王金洋的挑戰很是不滿啊。
  
      別的不說,光是這幾個老頭,兩個六品,剩下的估計都有五品左右,至于剛剛出來的這幾個,最低都是四品境。
  
      不過!
  
      宗派的實力也不容小視啊,上有趙興武大宗師,下面即使分派多個,可每一家的實力,也很強大。
  
      光是眼前這些人,已經堪比半個普通武大了,當然,要除過宗師境界的強者。
  
      常陽村,還不是宗派當中最強的,想想,秦鳳青越發有些感興趣!
  
      不一會,張振華從里面走了出來。
  
      短頭發,一身黑色武道袍,手里提著雙锏。
  
      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王金洋。
  
      “你要挑戰?”
  
      隨著張振華說話開始,周圍的諸多武者,也都一一散去,圍繞在附近。
  
      那些老者帶著諸多小孩子走到北側,看著兩人。
  
      而在王金洋和秦鳳青身后跟來的諸多武館學生,每一個激動的看著他們的大師兄張振華。
  
      “南江王金洋!”
  
      雙手抱拳,輕聲說了一句。
  
      眼里的平淡,逐漸散去,渾身上下一股狂暴的戰意,不斷升浮。
  
      這一刻,性格沉穩的王金洋,宛如換了一個人一般。
  
      秦鳳青看到這個樣子的王金洋,不由怎么的,心里驀然想到那個小妹妹-妮妮。
  
      王金洋導師的女兒。
  
      要是她看到他師兄這個狂暴的樣子,會不會眼里冒星星?
  
      “戰!”2
  
      兩個人同時怒吼一聲,腳步一踏,瞬間沖向對方。
  
      周圍那些普通學生,以及那些小孩子,感覺耳膜都快被他們兩個人的吼聲給震裂了。
  
      實在是太可怕了。
  
      很多沒有多少見識的普通學生,更是一臉駭然。
  
      這就是三品巔峰武者的實力?僅僅一個吼聲,就能讓他們失去戰斗力?
  
      張振華手中雙锏,宛如兩條游龍一般,使得虎虎生風。
  
      剎那間,一锏垂直朝著王金洋的腦袋豎劈了下來。
  
      另外一锏,卻仿佛毒龍一般,直探王金洋的胸膛。
  
      這一刻,王金洋的處境,危險到極致。
  
      周圍的諸多武者,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如此精彩的戰斗。
  
      那些中品境的武者,眼里不斷閃爍練練,心中越發覺得,張振華不錯。
  
      雙锏的使用,已經登堂入室,再配合上他的怪力,已經相當具有殺傷力。
  
      呼嘯的風聲,讓王金洋眼眸中,倒影出張振華的身姿。
  
      手中的長刀,自下而上,以一擊拔刀斬的攻擊招式,瞬間怒劈了上去。
  
      “咣當!”
  
      一聲碰撞,第一锏被破除,腦袋一轉,身子在半空一個急轉。
  
      左腳踏空,右腿狠狠輪了上去。
  
      反應可謂相當迅速。
  
      “咻!”
  
      腳尖直接砸在張振華右手的單锏上,隨著一陣氣爆聲。
  
      兩人同時后撤。
  
      地面被踩出了好幾個腳印。
  
      “還可以,不過……你只有這么一點實力,那么……今日你的無敵路就要止住了!”
  
      張振華沒有老者們心里的諸多擔憂,反而十分冷靜的盯著王金洋。
  
      剛剛一次交手,他已經測出王金洋的實力。
  
      和他差不多,兩人想要分出勝負,不容易,結果誰贏誰輸現在還真不知道。
  
      王金洋嘴角扯出一絲笑容,淡笑著說道:“剛剛我也是測試你的實力,現在……我要認真了!”
  
      這句話一出,周圍的普通學生,一臉驚詫。
  
      這人……好裝‘逼’那么厲害的攻擊,竟然還只是測試!
  
      一個個,聚精會神的盯著王金洋。
  
      “殺!”
  
      就在周圍的學生,還在議論的時候,王金洋身上一股濃郁的殺意,朝著張振華籠罩了過去。
  
      空氣仿佛都陰冷了下來。
  
      只看到,王金洋身軀微微一動,脊椎骨的大骨宛如巨龍活動一般,一股‘咔咔’的聲響,從內部傳來。
  
      體內的氣血,穿插在各個經脈,甚至還有骨骼當中,帶動著狂暴的氣勢,威壓著對面的張振華。
  
      腳尖點在地面上,一個深坑突兀的出現在王金洋的腳下,至于王金洋,早已經出現在張振華的身前。
  
      “咣當!”
  
      交戰,對招……
  
      數十招過去。
  
      兩人身上已經增加了傷痕。
  
      從數量上來看,王金洋好像稍遜一籌。
  
      可從傷口的嚴重性來看,那張振華就要嚴重多的多。
  
      從脖頸下方的鎖骨直達腰部位置,有一條深可見骨的傷口。
  
      不斷淌著血,張振華的臉色都有些蒼白起來。
  
      失血過多而已。
  
      “我說了,我要開始認真了,你自己卻失神!”
  
      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整個人身上一股濃濃的‘逼’氣。
  
      看見張振華還不打算放棄,王金洋心里微微一嘆。
  
      這里對方的人很多,原本是打算給對方留一個面子,誰曾想,張振華竟然如此堅持。
  
      那么……
  
      就不要怪我下狠手了,我體內的氣血已經稍微有些不足了。
  
      眼眸微微瞇了起來,體內的氣血沸騰著。
  
      周圍的那些中品武者,此刻,也沒有多少看戲的打算,全部死死的盯著兩人。
  
      從王金洋身上升起的決意,很顯然,兩個人的戰斗要出結果了。
  
      他們可不敢放松,這個時候,最為關鍵,一個處理不好,兩個人都有可能折損在這里。
  
      至于對面的張振華,對于王金洋說出的話,那更是一點反駁的意思都沒有。
  
      此刻,鮮血不斷從胸膛滲出,他手中的雙锏都有些拿不穩了。
  
      眼神卻依舊銳利的盯著王金洋。
  
      “戰!”
  
      身形從地面直接沖向半空,一腳踏在張振華的頭頂上方。
  
      雙手持刀,猶如圓月一般,狠狠劈落了下去。
  
      張振華已經有些堅持不住,可他不愿意就這樣失敗。
  
      眼里閃過一絲狠辣。
  
      不防守了,去特么的,一直防守,只能讓我沒有一絲勝利的希望。
  
      那就富貴險中求,攻擊吧!
  
      左手反手握著單锏,狠狠的揮了上去。
  
      至于右手,反而匯聚了全身大半的氣血,猛地扎破了空氣。
  
      瞬息扎向王金洋的胸膛。
  
      這一刻,張振華異常果斷。
  
      打著我死,你也別獨活的準備。
  
      旁邊的諸位中品境老頭,看到這一幕,更是大呼道:“混賬!”
  
      “混蛋,住手!”
  
      “認輸!”
  
      “……”
  
      可惜,遲了,就在他們吼出來的那一刻,王金洋的單刀直接劈飛張振華左手的單锏,并且去勢不減,直接斬斷張振華的左手。
  
      并且,接著朝著張振華的脖頸攻擊過去。
  
      與此同時,張振華右手的單锏,已經‘插’向王金洋的心臟位置。
  
      不過,王金洋又不是傻子,能這樣讓你將我殺了?
  
      身子在萬分緊急之下,稍微移動了一點點,單锏直接擦著王金洋胸膛,劃了過去。
  
      一大塊血肉,直接被帶走,鮮血瞬間就席卷了地面。
  
      ……
  
      隨著諸多老頭將王金洋和張振華分開之后。
  
      王金洋仿佛沒有感受到左臂內側的血窟窿,滿臉淡然的看著張振華喝道:“你敗了!”
  
      至于張振華,胸膛被劃破,左手被砍斷,甚至,最后一擊已經落在他的脖頸,要不是救援來的及時,可能他已經被斬殺在這里。
  
      整個人躺在地上,虛弱不堪,扯出一絲無奈的笑容,輕聲說道:“我敗了,你也不好受,前面那些人,你不一定能打得過!”
  
      王金洋懂了。
  
      排名第三十四的張振華已經如此,排名更前的,他的實力還不夠。
  
      不過……那又如何,他本來就是打算磨合這段時間快速突破的影響。
  
      走無敵路,只是一個手段罷了。
  
      “好可怕!”
  
      “大師兄的手掌都被他砍掉了……”
  
      “胸口的傷口,我都能看得見大師兄的內臟!”
  
      “……”
  
      王金洋贏了,張振華敗了,周圍的普通學生,一個個也從剛剛鴉雀無聲中,恢復了議論。
  
      每一個普通學生,眼神復雜的看著王金洋和張振華兩人。
  
      原本以為成為武者,就能享受更多的特權。
  
      誰能想到,武者竟然這么危險。
  
      他們這是第一次,認識到武者的殘酷。
  
      ……
  
      秦鳳青從一邊走了過來,看著王金洋,心里估摸著王金洋的實力。
  
      和他比如何?
  
      “結束了,該離開了吧!”
  
      王金洋朝嘴里扔了一顆療傷的丹藥,隨后點點頭。
  
      “滾蛋吧,下次再來,就不是這么好的運氣了!”枯瘦老人臉色極其不好的瞪著王金洋,厲聲喝道。
  
      周圍其他的中品武者,臉色也很不好。
  
      一個個仇視著王金洋。
  
      王金洋也沒說什么,提著他的長刀,一點點的走了出去。
  
      ……
  
      和王金洋一起回到他臨時住的酒店當中。
  
      秦鳳青悠然的坐在靠椅上,手里捧著一瓶飲料,咕咚咕咚的喝著,另一只手里拿著手機在玩著。
  
      至于王金洋,仍在療傷。
  
      不是說立馬恢復,而是暫時的將一直流血的傷口止住。
  
      半個小時以后,王金洋吐了一口氣,渾身嘎嘎作響。
  
      秦鳳青的視線當中,能夠清晰的看出,王金洋的皮膚又收縮了一點點。
  
      很薄,幾乎看不見。
  
      實力又強了一分,看來,王金洋的收獲還不錯,張振華的壓力剛好讓他繼續增加實力。
  
      不至于一下子壓倒他。
  
      “你不會這段時間就打算跟著我胡逛吧?”王金洋揉了揉眉心,無奈的看著秦鳳青。
  
      “對啊,我這不是突破的有些快,打算緩緩,休息休息么,怎么?還不允許了?”
  
      “害怕我看出你的實力,你的戰法,針對你?”話音一轉,秦鳳青笑呵呵的調侃起王金洋。
  
      “那倒不是,不過,你就沒有什么計劃嗎?不可能就這么一直下去吧,我肯定要繼續走無敵路,等我感覺差不多了,就會突破到四品,那么你呢?”
  
      王金洋也了解過一些,秦鳳青從入校后,一直到被他擊敗后的事情。
  
      修煉,修煉,幾乎沒有一點休息的時間。
  
      現在休息一陣,也沒什么,就有些擔心秦鳳青沉浸在榮譽當中,停滯不前。
  
      那就很不好了,畢竟,當初秦鳳青‘沉睡’中的時候,他就和張語等人商量好了,找那個村子的麻煩,要不是他們,怎么可能會那么的凄慘。
  
      秦鳳青最好是保持他這個修煉速度,一直進步下去,否則,下一次帶著秦鳳青,估計都要拖后腿了。
  
      思索了這些,王金洋盯著秦鳳青,等待著他的說法。
  
      ()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