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笑踏江湖 > 第一百一十章 誰人意風流?

第一百一十章 誰人意風流?

四道身影風塵仆仆的出現在了地平線盡頭,來人正是蕭劍歌一行桌。
  
  悅來客棧,熙熙囔囔,人來人往,人群熱鬧。
  
  一眼望去滿是攢動的人頭。
  
  客棧外觀簡陋,就是一個破舊的房屋,門前門內擺放著一張張木桌木椅,觀其木紋,其年代也相對久遠。
  
  此刻武者匯聚,客棧人滿為患,老板笑的合不攏嘴,生意異常的火熱。
  
  蕭劍歌四人緩緩而來,尋地而坐,他們來的正好,還余有一桌位置,恰好正夠他們四人而坐,四人點了一桌子飯菜洗風接塵了起來。
  
  邊上武者言談高論,或談風花雪月,或談英雄事跡,又或談論江湖俠女。
  
  “你們聽說了嗎?最近流傳的風流榜?”四人旁邊有名袒胸露乳的漢子對他一起的伙伴道。
  
  “風流榜,可是那中原素有領袖人之稱的天策子慕青衣所制定的聚中原有名高手的榜單?”他的伙伴驚訝道。
  
  “正是,據說是慕青衣對整個中原武者的訊息收集所定出的榜單,榜單只有十名,凡是能上風流榜的皆是被世人認可的武林高手,被大家成為中原十大高手”大漢的另外一個人也是緩緩說道。
  
  “哈,原來你們都知道啊”大漢笑道。
  
  身邊的碎碎細語傳來,蕭劍歌等人聞言神情莫不是微動被勾引起了興趣,唯有朱聞一臉淡然,無動于衷,老神在在,滿不在乎。
  
  “風流榜”蕭劍歌心里微動,隨即望向朱聞,眼中意思顯然。
  
  朱聞本為中原人士,可以算得上是他們四人中的導游了,有什么不懂的問題當然是問他了,有個如此見識不凡的伙伴當然要物盡其用。
  
  段玉然和南宮歌舞兩人也是很有默契的與蕭劍歌一般齊齊望向朱聞。
  
  朱聞停下吃著手中正要去夾一塊鮮嫩雞肉的筷子,一臉疑惑的看著眾人,眼神迷茫,不知道三人為何齊齊望向自己,尤其是南宮歌舞,簡直是兩眼冒光,興致濃濃的看著自己。
  
  “風,風流榜?”朱聞試探性的出聲對著三人問道。
  
  三人緩緩點頭。
  
  “嗨,我還以為我哪里惹到你們了,一副要吃了我的樣子”朱聞頓時松了一口氣夾起那塊鮮嫩的雞肉,筷子觸碰到雞肉上,雞肉受到擠壓頓時嫩汁自表面緩緩溢出,朱聞淡定的將雞肉送入嘴中,滿足的說道。
  
  “慕青衣眾人知道嗎?”朱聞看向三人緩緩問道。
  
  三人齊齊搖頭。
  
  朱聞咀嚼著口中鮮嫩汁多的雞肉,臉上充滿享受。
  
  “差點忘了你們都不是中原本土人士。”
  
  “百年前的正魔之戰,中原正道與魔教的戰爭知道吧,武癡知道吧。”朱聞緩緩問道。
  
  三人再次點頭。
  
  “當年以武癡為首的正道人物們自當年一戰后莫不是聞名于整個中原,慕青衣便是其中之一。”
  
  “慕青衣可謂是當年正道公認的首腦,所說武癡當年以一人之力獨戰魔教教主聞名慕青衣則是當年將整個中原正道勢力連氣成枝,排兵布陣,調兵遣將一抗魔教勝利的關鍵人物,可謂是貫穿整個正魔戰局的傳奇人物,與武癡乃為中原正道的一文一武,幾乎是算無遺策,仿若天算被后人稱為天策子。”
  
  “因此可見慕青衣在整個中原的分量,而這風流榜便是天策子慕青衣所定下,世人皆無異議。”
  
  說到這,朱聞眼神微動,不愧是天策子,一個風流榜當初對魔教之影響可謂是巨大。
  
  “慕青衣”蕭劍歌緩緩低喃,心里若有所思。
  
  “那這個風流榜是如何排名的?”段玉然來了興趣,不禁笑問道。
  
  “說起這風流榜,當真是不可謂不風流。”朱聞正色了起來。
  
  “風流榜正如那邊哥們所言,整個榜單只有十人,榜單上只記載其姓名和平生事跡。”
  
  “而這十人,并非是誰修為高就能上榜,此榜由一到十名,分別對應圣境,凝神境一到九重天而定。”
  
  朱聞緩緩解釋道。
  
  蕭劍歌眼神一凝,“這么說風流榜第十名也就是凝神境一重天,可若如此排名實力不就不平等了嗎?”
  
  “所以正是取名為風流榜,唯有深厚資質有著風流事跡之人方可上榜,榜有十名,每名對應一重天到圣境。”
  
  “如何才算是深厚資質之人?”南宮歌舞心有疑惑的問道。
  
  “深厚資質便是所言此人日后成就不凡,舉個例,此人可越級戰斗,以凝神境一重天打敗或者斬殺三重天甚至四重天修為,如此之人才被稱為深厚資質。”朱聞頓時瞇眼笑道。
  
  三人聞言大驚。
  
  “怎么可能?以凝神境一重天斬殺凝神境三重天!若是凝神境一重天斬殺二重天修為我倒還能相信,可這差別太大了吧”蕭劍歌震驚道,自己修煉武癡殘存劍法方能有一定實力越級戰斗,即便如此蕭劍歌也不敢說自己所為凝神境一重天便可斬殺凝神境三重天甚至以上修為。
  
  “正是如此,難已置信吧,可偏偏就有如此之人。”朱聞邪笑道。
  
  “至于為何會有這種情況這便是凝神境九重天修煉的深奧之處。”
  
  “九重天,煉體,練脈,塑骨,鍛魂,洞府,元嬰,灌海,重練,合道,這九重天,每一重天都有著無窮奧秘”
  
  “為何凝神境會被世人以凝神所稱,簡單來說便為造神。”
  
  “距離目前時日最近乃是一名名為令狐冷的武者,此人雖為凝神境一重天,只經過煉體,但是他卻劍走偏鋒,窮其半生耗費于煉體之上,用盡千百種獸血煉體,將體魄煉化到了極致,堪稱無敵。”
  
  “他修煉了凝級功法正式踏入凝神境一重天后悍然入世,頓現江湖。”
  
  “初現江湖便一人一劍,靠著凝神境一重天修為獨戰九名凝神境三重天修為強者,依靠強大體魄一一耗死九人,一戰成名,故上風流榜第十!”
  
  “如此凝神境一重天可謂是震驚了整個江湖,因此他這種境界被世人稱為一重天最強!”
  
  “這便是所謂凝神境的奧秘之處了,將其中一重天修煉到極致,可達神境,傳聞即便修煉一重也有可能合道入圣!”
  
  朱聞緩緩說道。
  
  三人莫不是震撼不已,修煉一途上竟還有如此秘辛。
  
  “可如果因此上榜豈不會引起四方勢力八方人眾窺視嗎?如此一來,有仇家想除掉他,也有人想挑戰他,這樣一來此人上榜之后豈不是危險重重。”蕭劍歌緩緩問道。
  
  “這便是風流榜的魅力了,上榜之人皆為意氣風流之輩,心有無敵信念,只要一上榜,就會有數之不盡的勢力想要招攬,也會引來大批人的挑戰結仇,更會被仇家追殺,相當于機遇和危險并立,可謂是一上此榜命運瞬間改變,一朝聞名江湖,要么風流一生,要么就如同在這江湖上激起個浪花便消散。”朱聞解釋道引起周遭一些偷聽的眾人心神向往。
  
  “而且風流榜還有個規矩,凡是天下武者皆可挑戰上榜者,誰能干掉風流榜榜上之人那人便取而代之,所以只要一上榜就要有能與整個江湖為敵的心境,算是一上此榜,便身不由己。”朱聞緩緩道。
  
  “這便是所謂的人不染紅塵,紅塵自染人”朱聞感嘆道。
  
  “當然,更有才子為此榜賦予了一首詩”朱聞頓時精神一振說道。
  
  “江湖我輩才人出,敢問誰人意風流?倘若今朝不上榜,縱使無敵也枉然。”朱聞豪情的說道。
  
  蕭劍歌對這風流榜的創立者慕青衣不由得感到佩服,由此可見慕青衣的信息收集能力之強大。
  
  “如此一來,世人不僅不會痛恨慕青衣將自己掛上榜,反而會以上榜為榮,不僅積攢了名譽還建立了聲望,當真不愧是能有天策子之名號的人物”段玉然眼神透露出濃烈戰意,炯炯有神道,什么才子賦詩等定然是慕青衣之手段,段玉然不禁也對此感到欽佩。
  
  “正是如此”朱聞啪的一聲打開折扇笑道。
  
  “那如今風流榜上可有著哪幾名人物?”南宮歌舞興趣蠱然的問道。
  
  “問得好”朱聞笑道
  
  “風流榜第一名,武癡,這是世人公認的,此百年來整個江湖也就出了兩名踏入圣境的圣人。”
  
  “一人為武癡,另一人便是魔教教主軒墨染,后者當年死于武癡手下,因此風流榜第一人便為武癡,即便武癡在那一戰后便兵解化道消亡世人也依舊認定他為中原第一人!風流榜第一!單單合道入圣一人獨挑魔教教主便是其占據第一的原由”
  
  “而這風流榜第二乃是百年前的萬竹劍尊齊浩然,當年以凝神境八重天修為一人獨擋魔教三護法,其三護法修為都為凝神境九重天,可見其意氣風流,占據風流榜第二至今,如今齊浩然退隱東塞,時隔多年,怕是其修為再上一層已然踏入九重天了,否則這百年來未有天地異象大變,估計還未合道,如此人物,當之風流榜第二不為過分。”朱聞緩緩搖著折扇笑道。
  
  “齊前輩!”蕭劍歌心里震驚不已,他沒想到竟還有如此訊息,著實讓他震撼不已,他一直知道斷竹峰內齊前輩修為高深莫測,但是萬萬沒想到齊前輩之修為竟高到如此境界,武癡之下第二人。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