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王府嫡女定乾坤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提醒

第四百二十七章 提醒


  洛瑾年的話無疑是在給在場的所有人提了一個醒,兩年前魏琳衣不解帶照顧睿親王楚墨行的事早已傳遍的歷景的各處,眾人都以為睿親王會顧念照顧的情誼娶了魏琳的為側妃,可誰知,魏琳并沒有因此而如愿的嫁入睿親王府,反倒是睿親王妃回了越西娘家住了些時日,睿親王思妻不已,追去了越西。這讓魏琳在那時成了歷景百姓口中茶余飯后的一個笑話。
  可明溪公主卻不知道這件事,她看向了魏貴妃,不解的問“這是什么意思?”
  魏貴妃聞言臉色極為難看,她已經聽到了身旁不少氏族貴眷的竊竊私語,她們說的內容無非就是嘲笑魏琳與睿親王之間的那件事,魏琳自貶身價不惜毀了自己的清白也要嫁入睿親王府為側妃,可從睿親王府離開后,非但睿親王沒有任何表示,反倒是追著睿親王妃的腳步離開了歷景,期間倒是聽說睿親王有意納魏琳為側妃,可大家都不知道此傳言究竟是子虛烏有還是確有其實,可后來睿親王并沒有付諸行動,大家就都認為只是以訛傳訛而。
  那段時間后魏琳就再也沒有見過睿親王,更別說接近睿親王府。即便魏丞相已經派人壓制了傳言,可這件事就像是魏氏的一個恥辱一般,魏貴妃沒有辦法讓她們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所以她們的嘲笑,讓魏貴妃憤怒到了極點,現在這個情形她甚為貴妃也不能當眾失態,只好對著明溪公主道“公主,看來這睿親王妃并不想與你交朋友,才會顧左右而言他啊!”
  明溪公主轉頭看向洛瑾年,她雖有自己的主見并不信認為貴妃的話,可心中還是有些疑慮“是這樣嗎?睿親王妃!”
  洛瑾年輕笑一聲“朋友在與交心,若是輕易就聽信了挑唆,那便不是朋友。”
  明溪聽懂了洛瑾年的話,她笑道“好,那你這個朋友我明溪交定了!”說著,她便得以的轉身,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魏貴妃看著明溪離開的背影,雙目狠厲的看向了洛瑾年,就在此時,她聽到了身旁如妃的話“睿親王妃,你今日如此這般究竟為何呢?”
  往日里洛瑾年是絕不會如此的囂張跋扈,在大庭廣眾面前說出如此刻薄的話來,只是因為今日她們兩人所做之事太為過分,利用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女來對付自己,看著明溪公主被人教唆她,她極為不悅,下意識的道“如妃娘娘,您還是自己管好自己的事吧,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怕也很是不易呢!”
  如妃面上一怔,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
  身旁一個貴眷的聲音在此時傳入了幾人的耳中“這魏家的三小姐也是不知羞恥,既然睿親王并沒有同意娶她為側妃,怎么就恬不知恥的去人家睿親王的府中衣不解帶的伺候,難不成當睿親王妃不存在嗎?”
  這話一出,旁邊的小姐們紛紛笑了起來,很是鄙夷的看向了魏貴妃,雖說魏寧是貴妃,可眼下在這幫歷景貴眷的眼中到好似如一個小家小戶的小姐沒什么區別,這讓她很是惱怒“你們···你們不要太過分了,難道你們想要造反不成嗎!”這般兇神惡煞的模樣,哪里還有一個貴妃應該有的儀態。
  看著魏貴妃惱怒的都想要將這些人的嘴縫上的樣子,洛瑾年不禁一笑,無論怎樣她也封不住天下的悠悠眾口,難道已經做了還怕別人說嗎?
  見狀,魏貴妃只能跺了跺腳,轉身在如妃的追隨下離開了當場。
  而這個時候,獵場上的人都已經興興而歸。這其中也包括睿親王楚墨行,小公爺蔣宥安,虎威將軍二公子李明尋,林御史家的三子,林兮寒,林兮然,林兮策。當然也包括草原汗王的幾位王子,五王子是其中最為敗興的,他原本想著今日在獵場之上好好的露一手來震懾歷景的貴族公子們,可沒想到射獵幼狼不曾,反倒是被人羞辱了一番,回去的路上他一邊駕馬一邊呵斥著身旁的護衛,叱責他們沒有本事,害的他被人削了頭發,就在此時,身旁一道如清風明月般的聲音響起“這不是五王子嗎?怎么會如此的生氣,可是有什么不順心的嗎?”
  五王子見到是李明尋,眉毛一揚,從前他與李明尋便是熟識的,看著眼前的李明尋騎著一匹黑色的駿馬,英姿颯爽的模樣反倒是更加襯得五王子灰頭土臉,一下子他便火冒三丈,粗聲粗氣的道“還能有誰,那個混蛋,我是不會放過他的。”
  李明尋不解的看著五王子身后的侍衛,只聽見他道“回李公子,是睿親王。”
  五王子一聽到睿親王三個字就怒不可遏,他氣憤的道“真是不知道,那么一個美如天仙的女子怎么會看上那樣一個狂妄自大的人。”
  李明尋眼中閃過一絲別有用心的笑“哦?我以為是誰惹了五王子不高興,原來是睿親王殿下,王子怎么會和他置氣了呢?”
  說著,五王子就把剛剛狩獵場上的事快速的說了一遍,然后道“雖說這片草原是歸納在歷景的版圖之內,可最終草原的管制還是在我父汗的手中,那幼狼自是歸我所有,他憑什么跟我爭。”其實他的這番話說的極為沒有道理,是楚墨行先為看上那匹幼狼的,怎么會無緣無故的就想讓給他,但李明尋自是不會如此的說,他只是笑笑,道“王子有所不知,這睿親王殿下可不是什么尋常的人物,他可是陛下唯一的胞弟,就連我們也是得罪不起的!”
  五王子冷笑一聲,道“歷景皇帝唯一的胞弟又如何,有什么了不起的,歷景皇帝都要讓我父汗三分,他又怎么敢如此跟我說話!”
  李明尋的面上露出一些的詭譎,語氣卻是越發的平淡起來“王子,這怕是你有所不知了,我們歷景的皇帝陛下是沒有子嗣的,說不定這位睿親王將來會繼承皇位”說著,眼神看向了另一旁洛瑾年所處的方向“那位睿親王妃說不定也是將來歷景的皇后娘娘呢!縱然你現在對他們沒有什么好感,可是日后若是睿親王登基,你們父汗還是要對他俯首稱臣,他這般對待王子也沒有什么好稀奇的,幸好你走得快,不然你要是將睿親王惹怒,怕現在早就身首異處了!”
  他一邊說,一邊看著五王子的臉色·······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