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傲嬌老公強勢寵 > 第578章沒見過情敵這么反客為主的

第578章沒見過情敵這么反客為主的

    總算逮個借口登門造訪,那女人一向宅得很,這會肯定窩家睡大覺,不知道看到他的驚喜禮物會不會高興得手舞足蹈。
  
      程辰和林哲瀚剛從電梯出來,還沒進家門就聽到屋內爽朗和熱鬧的說笑聲。
  
      皺了皺眉,程辰心里有不好的預感。
  
      林哲瀚也皺了皺眉,只是覺得大笑的男聲很熟悉。
  
      尖著耳朵認真聽了聽,周妖孽無誤,鑒定完畢的程辰拉著林哲瀚的手,轉身就想繼續回電梯。
  
      誰知屋內的人好像知道她要逃一樣,門突然打開,看到背對著呆若木雞的男女,周志敏眼里劃過一絲狡黠。
  
      “我就說感覺門口有人了,果然是你們倆回來了,我說小胖妞,你也真不夠義氣,帶林總經理回家吃飯也不叫上我,好歹我也是老熟人,過來湊個人數也熱鬧一點,省得林總經理不自在不是嗎?”
  
      見過情敵不要臉的,沒見過情敵這么反客為主的。
  
      林**oss不樂意,橫眉掃過周大少向日葵一樣的大臉:“畢竟是以為程辰男朋友的身份來拜訪長輩,總歸是自家的事情,想說叫上外人還是不好,不料周總卻不請自來。”
  
      某人一句話就把自己歸為外人,周志敏瞬時氣癟。
  
      兩個大男人,加起來年齡快趕上她爸了,卻幼稚得像小朋友,程辰忍住笑搖頭,牽著林哲瀚的手直接躍過周志敏進了屋。
  
      程家二老可是過來人,看周志敏和林哲瀚這眼里帶火劍拔弩張的情景,自然是要退避三舍,趕緊隨便找了個借口二老開溜,年輕人的事情還是留給年輕人自己去解決為好。
  
      長沙發上,程辰坐在中間,左右分別坐著周志敏和林哲瀚,感覺自己像被兩片面包夾著的土司如坐針氈。
  
      “你怎么來了?找我爸媽有事?”程辰歪著頭問坐在右手邊的周志敏。
  
      周志敏指了指茶幾上幾個紙袋:“我媽給你買的,讓我送過來。”
  
      “你媽沒事給我買什么東西?”程辰一臉疑惑起身,打開紙袋,發現里面一雙漂亮的羊皮小靴,還有一件大衣,時尚又漂亮,如果穿上一定是個有氣質的ol。
  
      見程辰看到禮物眉眼藏不住的喜歡,周志敏忍不住心情大好,看來下次要再買東西送這個女人還得叫上那個麗莎。
  
      示威的目光望向一旁的林哲瀚,男人聳了聳肩繼續翻弄著手上的報紙,裸無視情敵的挑釁。
  
      迅速看了一眼林哲瀚,程辰合上禮物盒認真放回紙袋:“衣服和鞋都很漂亮,我很喜歡,但無功不受祿,我不能平白無故接受這些東西。”
  
      這女人,怎么就這么糾結呢?喜歡收了就好了,干嘛還整什么無功不受祿。
  
      周志敏急了眼:“反正我都送過來了,拿回去是不可能了,你看著辦吧。”
  
      程辰有些無語,不怕妖孽難相處,就怕妖孽不講道理,若換作平常她可能還不會這樣拒絕,但今天情況不一樣,大叔來她家作客,如果當著他的面接受別的男人送過來的東西,這未免也太那個了。
  
      “丫頭說得好,無功不受祿,周總,不介意的話麻煩告知價格,這樣程辰才會心安理得接受不是嗎?”
  
      林哲瀚放下報紙對疊整齊放好,站起來打破周程二人僵著的尷尬。
  
      “林哲瀚,你什么意思?意思是要用錢買我送給程辰的東西嗎?有錢了不起啊?你以為就你有錢啊?”涉及到自尊問題,這次,周志敏是真火了。
  
      “什么?衣服是你買的?不是說是你媽嗎?”程辰聽出不對勁。
  
      戳穿某人的小謊言,林哲瀚眼里一閃而過淡笑,如果不是都愛上同一個女人,或者他可以和周志敏成為好朋友也不一定。
  
      臉紅尷尬撓了撓頭,明明是自己想借送禮物為由見她,這會被戳穿卻又不敢正視她,周志敏為自己突如其來的英雄氣短感到無奈。網更新最快手機端:https:/m/
  
      “周志敏,你就不能休停不折騰嗎?”程辰將兩個大紙袋遞給周志敏:“等你送禮物的姑娘排隊能排到法國,你就別花心思在我這里了。”
  
      本來心情就已經無比灰暗了,女主角還要往傷口上撒鹽,周志敏感覺自己就像個苦逼的小丑,一個人自導自演了場獨角戲,謝幕二字還不能自己喊出來。
  
      露出經典的嬉皮式笑臉,吊兒郎當躍過程辰,卻執意不伸手接過那兩個紙袋:“不跟你們兩個神經病玩了,一點勁都沒有,小胖妞說得沒錯,等著我的姑娘大把,小爺我不擱這里跟你們浪費時間了,找姑娘去了。”
  
      說著,他故作瀟灑的將衛衣外套帽子戴上出了門。
  
      “誒!東西你倒是拿走啊!”
  
      程辰急著追出去,林哲瀚拉住她:“衣服和鞋子很漂亮,喜歡就收下吧。”
  
      程辰還是不放心的朝門口望了望:“我倒不是真要他把東西拿走,只是不放心他,這家伙每次嬉皮笑臉的時候其實心里特難受,我怕他想不開又去哪買醉。”
  
      眼里閃過一絲詫異,林哲瀚很好的將情緒隱藏在包容的笑容下,他拍了拍程辰的肩膀:“時候不早我也該走了,剛好可以和周志敏同行,放心!我會看著他。”
  
      “大叔,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程辰摁了摁眉頭,她好像又說錯話了,怎么將情況搞得這么復雜呢?
  
      林哲瀚拿開她的手,在她額頭輕輕映上:“好啦!我懂你的意思,很開心和你家人共度的一天,你也累了,早點休息!明天我來接你上班,乖!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一覺。”
  
      目送林哲瀚離開,熱鬧的屋子突然只剩她一個人,抱緊沙發上的小抱枕,程辰不覺困意,思緒分外清朗。
  
      親情,友情,愛情,一直以為這三種情感是可以獨立并存的,而自己也能很好的協調這三種情感的界線,但好似在友情與愛情之間,她總是不經意做了傷害他人的事情。
  
      周志敏有些氣急,好大一條道,后面那輛車子卻寸步不離跟在自己車后,找了一處臨時停靠點,忍無可忍的他終于下車跑到后面的車前。
  
      “林哲瀚,你幾個意思啊?人你搶走了,臉我丟完了,現在還死乞白賴跟著我是幾個意思?”
  
      林哲瀚將車子熄了火下車,看到怒火中燒想打人的周志敏,輕描淡寫的躍過他:“一起喝杯酒吧。”
  
      “喝酒?”周志敏不知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神經病才跟你一起喝酒呢?”
  
      嘴里不屑的罵著,但腳步還是很誠實的尾隨某人而去。新八一中文網首發
  
      大下午的,哪有酒館開門,兩個身價不菲的有錢人為了喝酒硬是找了家烤肉自助餐廳,店老板還是第一次看到不上肉只要上酒的客人,空落澆的餐廳為了找酒一時間有些手忙腳亂。
  
      “林哲瀚,我見著你也沒什么不一樣啊,論顏值我不輸你,論財力我也不輸你,論年齡我好歹還是一枚小鮮肉,而你差不多快到老臘肉了,論相處時間你更是比不過我,要知道我和小胖妞可是從穿開襠褲就認識了,可是為什么最后她還是選了你?”
  
      一小杯燒刀子下肚,周志敏打開話匣自怨自艾起來。
  
      林哲瀚幫他把酒杯倒滿,自己也小抿了一口,都說北方人就喜歡在大冬天喝上一口燒酒,滾燙辣喉的感覺確實瞬間讓四肢一陣溫暖,他呵了口氣有些不習慣,但卻沒忍住再抿上一口。
  
      “和我多聊聊她小時候的事情吧,很羨慕你可以一直陪她從咿呀學語到青春年少。”
  
      目光詫然,周志敏沒見過這樣的林哲瀚,帶著淡淡的失落和孤獨,看起來竟讓人生起幾分同情。
  
      靠在卡座的沙發椅背上,周志敏帶著笑容瞇了瞇眼,人有回憶這個功能還真不錯。
  
      “知道我為什么一直叫她小胖妞嗎?小時候的她特別愛吃巧克力和蛋糕,有一次我過生日,足足兩層的蛋糕,她硬是吃掉了一層,后來還吃崩了衣服扣子,露出圓滾滾的肚皮,我覺得她胖胖的好可愛所以就叫她小胖妞。”
  
      林哲瀚點點頭:“原來她竟這么喜歡吃甜食。”
  
      “后來上了小學,圓滾滾的小胖身子總是被同學嘲笑,她發誓要戒掉甜食,我那時候最愛逗她,經常故意在她面前吃巧克力,氣得她小臉紅撲撲的,后來一度為這事跟我鬧絕交,現在看來,我只是想吸引她的注意力而已,不想卻給她的童年造成陰影。”
  
      “那上了初中以后呢?她有沒有變瘦?”
  
      周志敏擺了擺手:“雖然戒掉了甜食,但事實上并沒有什么鬼用,小胖妞升到初中還是圓滾滾的,幸許她也放棄了掙扎,打扮得跟男孩一樣天天和我們玩在一起,直到那件事情讓她改變。”
  
      “哦?”林哲瀚挑眉,很想聽接下來的故事。
  
      周志敏斜了他一眼:“我覺得你不會想聽那件事情,必竟那是青春期每個女孩的秘密。”
  
      “那我倒是更好奇了。”林哲瀚身子前傾表達出興趣。
  
      周志敏指了指面前空了的酒杯:“先說好,今天你埋單。”
  
      給他倒滿杯,林哲瀚點點頭:“我埋單。”
  
      “那年暑假,她和我一起在房間打游戲,然后我就聽到廁所一陣尖聲哭叫,說她褲子都是血,你知道的,男孩子對這種事都比較早熟,我反應過來她是來那個了,飛快跑到我媽房間找衛生棉給她,那時我還暗自竊喜陪她經歷了少女轉變,可是自從那次以后,她開始漸漸疏遠我。”
  
      說到這里,周志敏有幾分動容:“長大成人后我才知道,為什么我拼命追趕她都不多看我一眼,可能真是因為青梅竹馬的太過熟悉,我們之間,缺少了新鮮感,甚至沒有秘密可言,而這些也恰恰是她想逃避的。”
  
      林哲瀚想到自己和宋子涵,一如當年的周志敏和程辰,原來,青梅竹馬不能走到一起的必然因素竟都是太過熟悉。
  
      今晨一大早,裹著霧氣來上班的眾人還沒去掉身上的濕氣,就被一個好消息給驚到。
  
      原來是有新同事來創意二部報到,聽說還是個單身妙齡美女,這下可把崔統一之流單身狗樂壞了。
  
      “不是每年開春和夏天才招聘嗎?怎么到年尾了還招人啊?”
  
      放下包,程辰好奇朝萬利紅問道。
  
      萬利紅聳聳肩,表情有些諱莫如深:“新人培訓都沒走我這邊,我也不清楚什么情況,但看如此特殊,想來不止是空降兵那么簡單。”
  
      “空降?不是吧?我當初來時美就是因為公司夠大,夠公平,夠專業,想不到大公司也這么容易被腐蝕。”王一一快人快語有些不爽道。
  
      程辰和萬利紅相視一笑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必竟自己也是靠林哲瀚才進的時美,空降談不上,但好歹也是走了些后門,后來雖然大家接納了自己,但前期那段灰暗沒有朋友的職場生活想起來還是心有余悸。
  
      職場本來就殘酷,如果你沒有夏筱琳那樣的才能,就只能忍受所有的白眼和不屑,只有自己快速成長,才能變成別人眼里的同行者。
  
      忍不住為那新來的神秘同事捏了把冷汗,程辰暗自想著一定要對新同事好一點。
  
      簡單的插曲一閃而過,大家投入工作,也漸漸忘了這新人的事情。
  
      一直忙到下午十分,喝著咖啡提神的眾人被熱鬧的腳步聲驚到。
  
      一身性冷淡風長呢配西褲高跟鞋的夏筱琳意氣風發走在最前面,在她身側跟著一位小巧玲瓏的女人。
  
      女人年齡不大,可能和程辰同歲的樣子,面容妝發十分精致,個子不高,但衣品非常不錯,深藍色微喇緊身牛仔褲搭配一件酒紅色中長雙紐扣大衣,尖頭黑色高跟短靴一看便是名牌,這身適當的打扮讓她帶著嬌俏同時又透著一股硬朗的帥氣。
  
      因為不俗的氣質打扮,大家并沒有將其和新同事聯系在一起,只以為是來造訪的客戶。
  
      女人嘴含一抹得意的笑容將辦公區打量了一番,然后挑了挑眉看夏筱琳。
  
      夏筱琳拍了拍手:“大家停一下手頭的工作,給各位介紹一下新來的同事,宋雅瞳,剛從國外留學回來的高材生,主攻美術設計,以后主要負責創意策劃這一塊的工作。”
  
      “各位好,宋雅瞳是我的中文名字,我更喜歡別人叫我chris。”
  
      那個叫宋雅瞳的女人傲嬌向別人介紹自己的英文名,眼里透著一股天生自得的驕傲,完全沒有新人初入職場的怯生。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傲嬌老公強勢寵》,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