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我有無數神劍 > 第884章 殺機追逐

第884章 殺機追逐

“去過,所以我才找你們相助,我在萬域魔窟邊緣待了數億年,了解到萬域魔窟有安穩時期,在安穩時期,里面的怨魔與魔潮都會消失,不過安穩時期或長或短,無法確定。”
  
  須傲雪回答道,臉色變得嚴肅。
  
  他盯著神拈星,繼續道:“這就是機會,諸位想要變強已經很難,難道就不想搏一搏?我會隨同你們,萬域魔窟對于你我來說,都一樣的危險,我不可能設伏陷害你們。”
  
  他的這番話讓眾位大至尊陷入思索中。
  
  也對。
  
  須傲雪再強也不可能在萬域魔窟設伏,那個地方可是絕地,入者必死。
  
  或許不是必死,但沖進去的生靈沒有再逃出來。
  
  周玄機沒有插話,他對萬域魔窟不感興趣,以他對事情的敏銳察覺,此事必定有詐。
  
  換做他是須傲雪,即便得不到至尊機緣也不會泄露出去。
  
  這樣做只有兩個可能。
  
  一是此乃謊言。
  
  二是他已經得到至尊機緣。
  
  所以無論須傲雪如何說,他的心就是不動搖。
  
  神拈星對于須傲雪的說法同樣不感冒,她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神情,也不點破。
  
  “各位,你們是怕我這酒有毒?大家都是大至尊,你們連一杯酒都怕?”
  
  須傲雪語鋒一轉,笑瞇瞇的問道。
  
  嘲諷!
  
  眾大至尊臉色青紅變幻,猶豫要不要喝。
  
  周玄機忽然開口道:“酒自然是要喝的,不如留到我們成功之時再喝,那樣豈不快哉?前輩,我們何時行動?”
  
  此言一出,其他大至尊跟著起哄。
  
  “就是!重點是至尊機緣!”
  
  “我們何時出發?”
  
  “這酒隨時可以喝,為何要現在,我現在只想快點找到至尊機緣。”
  
  “沒錯,我們要成為紫穹十八陣一樣的存在。”
  
  “哈哈哈,劍帝的決心我喜歡,我也贊同!”
  
  須傲雪聽著這些話,意味深長的看了周玄機一眼。
  
  隨后他大笑道:“沒錯!說得在理!”
  
  他右手一揮,所有美酒都消失。
  
  大至尊們如釋重負,臉上重新露出笑容。
  
  “你完了,他記恨上你了。”
  
  神拈星傳音給周玄機,幸災樂禍道。
  
  周玄機丟給她一個白眼,并沒有放在心上。
  
  在場反對須傲雪的人那么多,之前也有人帶頭,須傲雪即便想報復,也得挨個殺。
  
  隨后須傲雪開始講述自己的計劃。
  
  距離下一次萬域魔窟的安穩時期還有一萬年,這段時間里,他希望每一位大至尊能儲備好龐大的神力,可以封存于體內空間亦或者靈魂位面、神寶空間。
  
  大至尊們全都答應下來,宴席也至此結束。
  
  他們三三兩兩的離去,有說有笑。
  
  周玄機與寒正骸同路返回,然而神拈星卻要跟著。
  
  “看來這位仙子是喜歡我周兄弟?”
  
  寒正骸擠眉弄眼的笑道,一副調侃模樣。
  
  他并不嫉妒周玄機,以他的身份根本不缺貌美的伴侶,不僅如此,神拈星還很危險,他怎么可能希望被神拈星看上。
  
  神拈星溫柔一笑,跟在周玄機身旁,如同小媳婦一般。
  
  周玄機搖頭失笑,不知為何,他忽然覺得這樣的神拈星很可愛。
  
  之前他還想著怎么對抗神拈星,現在卻覺得她沒有那么可恨。
  
  不行!
  
  這丫頭在偽裝!
  
  周玄機在心中警告自己,讓自己保持清醒,不能被神拈星迷惑。
  
  想當年,仙想花比神拈星還要喜怒無常。
  
  永遠不要相信女人的變化。
  
  尤其是壞女人。
  
  三人飛出這片位面,在時空隧洞中穿行。
  
  自從離開懸島后,周玄機發現周罰不見了。
  
  他們是第一批離開懸島的大至尊,如此說來,周罰的主人并非懸島上做客的大至尊。
  
  還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周罰的主人是須傲雪。
  
  “我們得小心了,我感覺到了殺機。”
  
  寒正骸開口道,語氣凝重。
  
  周玄機也察覺到了,他將神念散開,生死帝劍與靈魂昆侖劍同時出現在他身后,散發著強大威能。
  
  神拈星詫異的看向這兩把神劍,心里驚訝。
  
  這是什么劍?
  
  三人不再說話,全速前行。
  
  他們穿越一片片時空,他們已經忘記方向,只想甩開身后的殺機。
  
  “你不是很強嗎,現在怎么怕了?”
  
  周玄機忍不住調侃道,對方一直不出手,看來是有所忌憚,一旦他們三人分開,對方勢必出擊。
  
  神拈星撇嘴,道:“我哪里是怕了?我正好想回去看看我那姐姐,她現在是不是已經成為你的妻子?”
  
  寒正骸一聽,挑了挑眉頭,大聲笑道:“喲,原來你們是親家,看來是無法分開了。”
  
  他是故意說給跟蹤他們的存在聽,想讓那家伙知難而退。
  
  神拈星掩嘴輕笑,道:“可不止是親家,我很快就要嫁給他了,他能成就大至尊,可是多虧了我的陰陽之法。”
  
  寒正骸聞言,笑得更大聲。
  
  周玄機無語,這丫頭污蔑他!
  
  不過他沒有解釋,現在不解釋才是最好的辦法。
  
  一個時辰后。
  
  那股殺機便消失,看來對方已經放棄。
  
  寒正骸感嘆道:“果然這場宴會充滿危險,也不知是須傲雪,還是其他大至尊,看不透。”
  
  倘若是須傲雪,就根本不需要大費周章,那家伙還等著他們去萬域魔窟呢。
  
  “是誰都不重要,此次宴會讓我了解許多,我倒是很滿意,至于萬域魔窟之行,那便算了。”
  
  周玄機搖頭笑道,寒正骸跟著點頭。
  
  “哈哈哈,能結識周兄弟與仙子,我也算有收獲,以后有機會再論道吧。”寒正骸笑道。
  
  周玄機詫異問道:“你現在就要離開?”
  
  寒正骸點頭,背后冒出一對黑羽翅膀,展翅而翔,迅速消失于旁邊的時空亂流之中。
  
  “周兄弟,不,劍帝,庭界之外很大,也很迷茫,有朝一日,你我必定再見,我相信到時候你會讓我驚訝的。”
  
  寒正骸離開了,只留下豪爽的笑聲。
  
  神拈星戲謔笑道:“這家伙很危險,幸好他離開了。”
  
  周玄機疑惑問道:“什么意思?”
  
  寒正骸給他的印象還不錯,不過聽神拈星的意思,寒正骸遠比他想得還要高深莫測。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