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一百一十章 血戰湯頭 二

第一百一十章 血戰湯頭 二


  日軍佐藤聯隊主力的先鋒與直一團一營的官兵們是打得一片火熱,而這時,片野定見大佐也帶領日軍第十一聯隊以及第二十一聯隊殘部從沂河戰場撕開了一道口子,然后約莫兩千兩百余人的日軍部隊從這道口子中突圍了出來。
  與其說是日軍撕開的口子,倒不如說是黃維綱讓李金鎮的第一一二旅放開一個口子的。
  在夕陽的落幕中,看著面前這狼狽不堪的兩千兩百余人,片野定見的目光極其沉重,這才一天一夜,那支號稱能掃遍整個臨沂的坂本支隊就損失過半了,就算湯頭鎮方向還有千余佐藤聯隊的殘軍,那又如何?那也掩飾不了坂本聯隊元氣大傷的事情了。
  片野定見作為坂本旅團長最為倚重的手下,片野定見除了打仗不要命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聰明人。
  從旅團指揮部聯系不上,再到由師團長板垣征四郎中將親自指揮,以片野定見的智商,還能猜不出是什么原因么?
  支隊長兼旅團長的坂本順十有八九已經“玉碎”了,要不然,就這么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攻城戰役,還真沒資格讓師團長親自出手指揮。
  只有旅團長沒了,板垣師團長才會親自出手指揮,而且還是以急電的方式下的。
  那輪正在逐漸落下的夕陽,片野定見的心頭突然蒙上了一道陰霾:貌似這場臨沂戰役,局勢正在急下了呢,不可一世的“鋼軍”第五師團終究要遭遇敗績了么?
  日軍的薄皮坦克在轟隆隆的前進著,直到他們整合部隊之后才發現,原來的二十余輛坦克,到現在只剩八輛了,原來出發時五十多門75毫米口徑的野炮如今也只剩下十五門了,一晝夜的混戰,使得日軍的損失實在是太大了……
  可別忘了,現在他們剩下的這兩千多人,其中還有一千多人是片野定見從湯頭以北的駐地拉過來的。
  也就是說,處在諸葛城前線部隊的第十一聯隊主力如今只剩下一千來人了,足足損失了兩千多人。
  要是再加上其他增援部隊所遭受的損失呢?打到現在,不僅是片野定見已經知道這一次南下臨沂的作戰計劃已經失敗了,而現在他們要做的則是奪回湯頭鎮這個橋頭堡,負責他們這一次的南下行動將毫無意義!
  這可不只是他們第五師團以及板垣征四郎臉上有沒有光的問題,還有整個第二軍的臉面問題,要是這一次真的敗得如此徹底,皇道派出身的第二軍司令官西尾壽造中將會怎么看他們?
  雖說皇道派在“二二六”的軍事政變中遭遇了徹頭徹尾的失敗,但皇道派的中堅分子像柳川平助、西尾壽造這些人還是在的,而且相比于統制派,皇道派在日軍基層部隊之中成員遠遠要多于統制派成員。
  統制派成員幾乎是以高層為主,且一定程度上是得到了海軍方面的大力支持,至于皇道派則是在“二二六”軍事政變失敗之后,被日本裕仁天皇以及統制派官員、日本海軍三方勢力聯合踢出了日本陸軍的核心高層。
  就連皇道派首領的陸軍大將荒木貞夫、真崎甚三郎大將以及川島陸相也被解除現役了,可以說得上是,日本“二二六”事件是一次失敗的軍事政變。
  這一次政變失敗也意味著日本陸軍軍中最為龐大的派別勢力——皇道派,最終跌入谷底。
  可別忘了,日本陸軍之中大名鼎鼎的少壯派可也是皇道派中的其中一個派別!
  正因為皇道派雖說失去了首領,但其在軍中仍有相當龐大的勢力,所以我們平時在電視中所看到的那些自稱為“皇軍”的日軍軍官,其實都是皇道派的軍官。
  這皇道派名字的由來可也是有講究的,是因為日本陸軍大將荒木貞夫稱日本軍為皇軍,并且主張清君側,消滅天皇身邊的奸臣小人,擁護天皇親政改造日本,這就是天皇之道,故稱為皇道派。
  而皇道派此時的代表人物西尾壽造麾下的板垣征四郎恰好是統制派的中堅人物,要是有把板垣征四郎一腳踹走的機會,你當西尾壽造不會踹走?然后讓第五師團換上一個像磯谷廉介一樣的皇道派人物當師團長?
  要是從板垣征四郎的角度出發,這一仗還真是不得不打,而且是要血戰到底也要奪回湯頭鎮的那種!
  以皇道派最后一支死硬力量為中堅的第十師團已經在攻打滕縣一帶了,只要攻破滕縣一帶的防守,很快就要打到臺兒莊去了,板垣征四郎也不可能會讓磯谷廉介出盡了風頭,而自己這一邊卻是敗績連連的!
  日頭已經緩緩落下了,大地已經在逐漸黑暗了,出動了所有兵力卻撞了個頭破血流的佐藤政喜終于收攏了殘軍,心有不甘,卻不得不率部后撤了。
  這要是白天,佐藤政喜還敢拼一把,可是這天兒已經黑了,這又是中國的地頭上,天知道哪里可能又會殺出一支中國部隊的援軍?
  這日軍出動了會有老百姓想方設法地告訴中國軍隊哪里有鬼子出動了之類的,可這中國軍隊出動了,除了漢奸,哪里會有人給他們通風報信兒?
  什么是群眾基礎,這就是群眾基礎!
  佐藤政喜收攏了殘軍之后才發現,他的那一千二百多人,現在只剩下七百余人了,也就是說,他們在這一戰之中已經損失了五百多兵力了。
  五百多人,要是換作是平時,這只能算中等意思,現在可是大問題了。
  佐藤政喜的日軍傷亡不少,但直一團一營的傷亡同樣也達到驚人的兩百多人!
  傷亡兩百多人干了五百多日軍,好像是個勝仗了,可也別忘了,日軍是進攻方,而且是仰攻,掩體比較少,而直一團一營可是還加強了一個機槍連,外加小炮連和迫擊炮連!
  這兩百多人的傷亡,主要還是讓日軍沖上陣地之后產生的,日軍沖上了陣地之后,立馬就進行拼刺刀,在近戰中還運用了其最為出名的“豬突戰術”!
  所謂的豬突戰術,自然是源自于我們對其的蔑稱了,因為其的作戰方式就像是野豬一樣不顧一切的沖向目標而得形象得名。
  其實豬突戰術的發明者是在舊日軍中被奉為“軍神”的乃木希典,在日軍之中則被稱為“萬歲沖鋒”,其沖鋒的時候嘴里邊還不忘記高喊著“狗皇萬歲”。
  好了,言歸正傳。
  日軍的近戰能力以及賴以成名的“豬突戰術”都是極強的,張天海相信,要是所有的日軍都攻了上來,再血戰下去,他的直一團起碼得報銷了兩個主力步兵營!
  日軍這一次進攻時所表現出來的近戰沖鋒能力,是張天海來到這個時代以來感受最為真切的一次!
  在上海戰場的時候,雖然日軍的進攻能力同樣也很猛,但那會兒他們第三十六師主要守的還是江灣鎮,就日軍攻進來之后,三十六師的部隊就與其進行巷戰,在江灣鎮那窄窄的巷子里邊,日軍根本就發揮不了“豬突戰術”的精華戰力!
  眾所周知,日軍的拼刺刀能力在二戰時的各國軍隊中都是名列前茅的,再加上其在軍(和諧號)國主義的洗腦之下,作戰起來根本就不怕死,所以才將豬突戰術發揮得可謂是淋漓盡致!
  哦,對了,更主要的一點是,他們的對手根本就沒有像二戰后期美軍的那般強大的火力,要是有的話,使用豬突戰術也不過是給對手提供一個大一點的火力靶子而已!
  所以,每當張天海想起要是自己沒有帶著小炮連、迫擊炮連以及四營的機炮連上來的話,李淳飛的一營將要面臨怎樣的一場的惡戰!
  ……
  PS:第二更送上。
  又是一天了,雄鷹才華有限啊,但還是會繼續努力的,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正在努力的雄鷹,嘿嘿。
  感謝起點書友界邊風聲1111的月票一張!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