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五十五章 蚌埠告急

第五十五章 蚌埠告急

    可憐天下父母心,鄭伯渠也不例外,盡管他在國民黨黨內也是老資格了。
  
      但說到子女的這些事兒,誰一定說不擔憂呢?
  
      兒行千里母擔憂,可父親不也一樣?只是他的表達方式不一樣罷了。
  
      ……
  
      日軍第九師團秋山義允的步兵第六旅團,在第九師團直屬炮兵聯隊的加強之下,發起了對蚌埠的進攻。
  
      “嘭!!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
  
      第六旅團原本就有一個直屬的炮兵中隊,加之其下屬的第七聯隊以及第三十五聯隊各自下轄有一個炮兵中隊,這里加起來就是十二門炮了,再加上第九師團炮兵聯隊的三十六門火炮,那可是四十八門炮了。
  
      四十八門炮齊射的火力,那可是相當的猛。
  
      一發發帶著尖嘯聲的炮彈劃破了灰蒙蒙的天空,然后狠狠地砸在了在蚌埠的城東外圍陣地上。
  
      那可是四十八門火炮啊,威力可不小,被轟炸到的地方一陣煙塵卷起,里間煙塵彌漫,被掀起的凍土和雪花在空中飄舞著。
  
      對于駐守在此的第五十一軍第一一四師所部來說,那可不是一般難過。
  
      金鉅是第一一四師的上等兵,這陣子部隊死傷實在是太過慘重了,他已經是代理連長了。
  
      整個陣地上也只有他們二連,以及隔壁三營的人馬了。
  
      對于此種境況,金鉅心里邊清楚得很,估計三營的慘狀也和他們差不多,已經差不多死傷過半了。
  
      金鉅的這個連,連長、副連長、排長都死光了,就剩下這三十來個身上帶著傷的傷兵了。
  
      爆炸聲不絕于耳,強大的爆炸聲夾帶著強烈的沖擊波,狠狠地擊在了大地上,仿佛整個大地都在顫抖著,身處轟炸區正中的金鉅等人就仿佛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金鉅躲在防炮擊工事內,兩手緊緊捂住耳朵,只有這樣,外面的那些可怕的景象才能與之隔離,爆炸聲太大了,人的耳膜始終是容易受不了的。
  
      遠處在望遠鏡中看著這一幕的第680團團長于學道嘴角在輕輕抽搐著——就這火力差距,還怎么打,怎么玩?還能愉快地玩耍嗎?
  
      “團長,這怎么辦?再打下去,咱們680團的老底子就要打光了……”團參謀長在一旁滿臉心疼地說道。
  
      “繼續挺著,挺不住了,再向旅長請求換防撤退!”于學道狠聲說道,他的堂哥就是于學忠,他可不能給堂哥丟臉了。部隊打光了可以補充,可是這臉面要是丟了,可就掙不回來了。
  
      “是,團長!”參謀長應聲道。
  
      說完,于學道就快步走向團部的電話機,拿起來說道“喂,我是680團團長于學道,馬上給我接一營!”
  
      680團一營的電話在“鈴鈴”作響,旁邊的戰友拍了拍捂著耳朵的金鉅,然后指了指電話那邊。
  
      金鉅咬咬牙,沖了上去,拿電話大聲說道“喂,我是680團一營二連代理連長金鉅!”
  
      只聽電話聲筒中傳出“我是團長于學道!你部現在情況如何?!”
  
      “啊?!這里炮聲太大了,聽不清楚,請您再復述一遍!”金鉅大聲說道,不是他故意要這么干,而是炮聲實在是太過大聲了,轟隆隆的,震耳欲聾。
  
      無論是炮擊聲,還是金鉅的說話聲,相對安靜的680團團部都是聽得一清二楚的。
  
      “我是團長于學道!請報告你部情況!”于學道再次復述了一遍。
  
      這一次乘著炮擊的間隙,金鉅終于聽到了團長的聲音,他立馬報告道“報告團座,現在我營已經死傷過半了!營長身負重傷,被抬到后方去了!我們現在在陣地上還能打仗的,只剩下三十多人啦!團座,您要是再不派預備隊上來,一營就要打光啦!!”
  
      聽到這個消息之后,于學道沉吟了一下,說道“你們務必要挺住,等到炮擊停止了,預備隊就到了!”
  
      “是!團座!!”于學道這邊的電話聲筒中傳出了一聲斬釘截鐵的保證聲。
  
      電話掛斷后,于學道的眉毛就緊鎖了起來,然后拿起電話“喂,我是680團團長于學道,馬上給我接二營!”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爽朗的聲音“報告團座,二營營長沈星夜向您報到!”
  
      “行了,沈營長。待到炮聲停止之后,你即刻帶領二營全部進入城東陣地!城東陣地,不容有失!”于學道沉聲說道。
  
      “是!團座!保證完成任務!”沈星夜即刻保證道。
  
      這一通電話掛斷之后,于學道也沒有閑著,立馬撥打了下一通電話“喂,我是680團團長于學道,馬上給我接旅部!”
  
      電話接通之后,于學道說道“喂,是旅部嗎?我是680團長于學道,我找旅座。”
  
      “我就是旅長,有什么事嗎?”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厚重的男聲。
  
      “旅座,第680團,請求支援,最后的預備隊已經派上去了,日軍的攻勢很猛,要是一個小時內,尚且還見不到援軍。680團就要打光啦……”說完,于學道長嘆了一聲,顯然他也不看好此番情況。
  
      第五十一軍前身是張學良的原東北第一軍所部的精銳,乃是東北軍中之精華所在,在于學忠調任江蘇綏靖公署主任之后,第五十一軍經過一番整編之后,淘汰掉部分老弱殘兵之后,戰斗力也略有提升,只是武器未曾更新罷了。
  
      像這樣的精銳部隊,遭受了如此大的傷亡,于學道說不心痛那是不可能的。
  
      “堅持住,等候最后之命令!”旅長的聲音依舊十分厚重,給人一種十分可靠的感覺。
  
      “是,旅座。”于學道應了一聲,卻是沒有多大的信心了。
  
      這一天,蚌埠已然告急……
  
      ……
  
      在日軍還在猛攻蚌埠的時候,張天海已經踏進了蘭陵縣政府的大門了,他要去“剝削”陳大治了。
  
      嗯,對,就是剝削。
  
      為了創建騎兵連而走投無論的張天海終于走上了這條本不應該走上的道路,終于要問蘭陵縣政府給點錢作為騎兵連的經費了……
  
      不管怎么說,這一次算是有求于人了,既然是求人而且還是問人家要錢的,張天海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人要臉,樹要皮,張天海是堂堂一個中央軍的加強團團長,竟為了區區一個騎兵連,居然要來“勒索”“打劫”縣政府?
  
      這他娘的太不靠譜了!!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這一回必須得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不到黃河心不死啊……
  
      ……
  
      ps這更是還昨天的,晚上還有兩更,大家莫慌。
  
      感謝起點書友沒有人愿意要的月票兩張……
  
      。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