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四十五章 激戰鄒縣

第四十五章 激戰鄒縣

    “如此甚好,磯谷君。干杯!”說著矢野新一就端起了酒杯說道。
  
      “干!”磯谷廉介也端起了酒杯,然后與矢野新一一飲而盡。
  
      “磯谷君的部隊連戰連捷,可真是我第一〇六師團的榜樣啊。”矢野新一放下酒杯后說道。
  
      “哪里哪里,我的第十師團對戰的對手可都是支那軍的雜牌軍,縱使勝利,那也是應該的。”磯谷廉介十分謙虛地說道。
  
      “磯谷君的部隊與板垣君的部隊都是帝國常備師團之精銳,所以能贏也是一件很常見的事。不像我第一〇六師團,乃是后期才成立的部隊,常備師團與新立師團,差別終究是很大啊。”矢野新一說道。
  
      “勝敗乃是兵家常事,丟了區區一個鄒縣,這又算得了什么?現在你們師團長應該也在率領師團主力在奪回鄒城了吧?以我大日本皇軍的實力,拿下區區一個鄒城,還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磯谷廉介說道。
  
      “那就借磯谷師團長的吉言了。”說完,矢野新一就再次將杯中的清酒一飲而盡。
  
      見到矢野新一如此,磯谷廉介亦然。
  
      “磯谷君,此次我們第一〇六師團是聽從閣下的指揮的,也希望磯谷君能帶領我們常打勝仗,武運長久。”矢野新一說道。
  
      “那是肯定的,你我都是同鄉,又在這異國他鄉的地方上并肩作戰,實屬不易。我們要精誠團結,這樣才能把支那軍打得個丟盔棄甲。”磯谷廉介假正經地說道。
  
      “磯谷君謙虛了,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師團再加上磯谷廉介君的第十師團那可是常勝師團啊,支那軍山東省政府主席韓復渠可是聽聞了磯谷君以及板垣征四郎師團長的威名后,可是連濟南都不要了,然后直接逃往了魯南,別說這一切都與閣下無關啊。這個我可不信啊。”矢野新一不加掩飾地夸贊道。
  
      “矢野君確實是夸大其詞了,以支那軍之裝備低劣,在北平時,我軍一個聯隊就能追著支那軍一個師打。尤其是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師團,在山西,半個師團就吊打了支那軍十幾個師。就算是支那軍戰斗力最強的中央軍又如何,十幾萬人守的首都南京,還不是被我大日本帝國的皇軍給打破了?由此觀之,支那軍不足為慮,矢野君就不用擔心了。”磯谷廉介不屑一顧地說道,然后再次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磯谷廉介本來就看不起中國軍隊,他認為,中國軍隊的戰斗力都是很弱的,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然而,這一次來到華北戰場之后,中國軍隊的表現則是印證了他的想法。
  
      中國軍隊中最能打的中央軍,十幾萬大軍尚且守不住一個首都南京,更別說是這些雜牌軍云集的第五戰區了,中央軍那么能打還打不過像第三師團這些部隊了,更別說他們第十師團了。
  
      第十師團所部確實是要比其他師團的人要更狂一些,別忘了這個第十師團的主要軍官可是當年發動二二六政變的少壯派為主的啊。
  
      “那我第一〇六師團就盡快拿下鄒縣,為磯谷君的第十師團所部掃清前進之障礙吧!”矢野新一說道,磯谷廉介的話已經說到這里了,他再不表示表示,恐怕也沒多大意思了吧。
  
      ……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
  
      接下來的兩天里邊日軍第一〇六師團與川軍第二十二集團軍所部在鄒城、兩下店方向連續激戰兩晝夜,戰況一度十分激烈。
  
      “格老子的,這些本鬼子都是吃了槍藥嗎?一個兩個都不要命的往前湊,非要奪回這個鄒城。”鄧錫侯進入第一二四師師部后就罵罵咧咧地說道。
  
      “總司令,那我們是否退一步?”第二十二集團軍副司令兼第四十一軍軍長孫震勸說道。
  
      “退,退,退,退個球!格老子的,老子千里迢迢地從四川走出來抗戰,就是為了能夠與這些小日本拼個你死我活。現在要撤退有什么意思?還不如回四川去算了。”鄧錫侯看著孫震說道。
  
      “總司令也不要窩火,這一切還是有得商量的嘛。”孫震苦笑著說道。
  
      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其實孫震是孫元良的叔父,孫元良也來自四川成都。
  
      “不行!寧做戰死鬼,不做亡國奴!”鄧錫侯果斷地說道。
  
      “行吧,我便以老總的命令是從!”孫震見勸說無效了,只能換個說法了。
  
      ……
  
      同日,也就是一月十九日,津浦線南段的日軍第九師團之一部進犯蚌埠,與國軍于學忠第五十一軍所部激戰于蚌埠南。
  
      值得一提的是,自從韓復渠束手就擒之后,于學忠的第五十一軍所部就從第三集團軍的戰斗序列中暫時劃分了出來,但其只有第五十一軍所部的控制權,所以蔣中正下令讓他擔任第三集團軍的總司令一令也只是徒有虛名罷了。
  
      終歸是于學忠只有一個原東北軍出身的五十一軍可以指揮得動,其他的虛名太多,其實也了無意義。
  
      鏡頭再轉向徐州。
  
      這些日子張天海也沒閑著,除了讓全團大練兵之外,他還親自著手起訓練特務連來了。
  
      當然了,他所要訓練的特務連,并非是像其他普通步兵部隊一樣訓練的,他是直接按照后世特種兵的訓練標準來進行的。
  
      一時間搞得特務連的官兵們苦不堪言,幾乎都要承受不住了。
  
      但是也沒有辦法,只是團座下的是死命令:必須要好好的訓練,完成好訓練任務,否則,將按照消極怠工,進行處理。
  
      當然了,張天海還特地在特務連內,實行了末位沒有飯吃的訓練機制,以激發特務連的訓練激情與訓練強度。
  
      “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你們要好好的給我練,特務連應該要是咱們團的一把尖刀,要在關鍵的時候是能捅進敵人的心臟的尖刀,你們要加油努力!”張天海一邊走一邊在給這些官兵們灌輸著雞湯。
  
      ……
  
      s:算是第五更吧,江郎才盡了,卡文能卡這么久,受不了了,睡覺。
  
      ()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