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二十七章 項莊舞劍?

第二十七章 項莊舞劍?

    “怎么樣,燕謀(徐祖詒表字)兄?”騎在馬上悠哉悠哉回城去的李宗仁問了一句旁邊的徐祖詒。
  
      徐祖詒想了想,說道“張天海此人機敏過人,觀其言行舉止,確實是個忠勇愛國之軍人,若非如此,也做不出戰場抗命救百姓的舉動了。其所部裝具十分精良,小小的一個加強團,裝備竟能比得上一個師了,再加之其部隊之士兵瞧上去個個都不像是新兵的模樣,尤其是他們眼中的那股子殺意,絕非新兵身上有的。這個團的戰斗力必然是很強的,用在合適的地方,或許能頂一個師也不為過。”
  
      “果然是英雄所見略同啊,我也是這么認為的。之前我對這個張天海的抗命還是有些想法的,但是熟知此人之后,卻發現此人確為一個難得的人才。”李宗仁此次之后對張天海的印象那是相當的好啊,就連夸贊也毫不掩飾,也許是想起了什么,他忽然壓低了聲音說道“對了,燕謀兄,此次在河南召開的第一戰區與第五戰區的抗日高級將領會議,你想好帶哪支部隊過去沒有?”
  
      “沒有……難道李長官的意思是,把直一團帶過去?”正當徐祖詒要脫口而出那句話時,他突然明白了李宗仁的意思。
  
      “對。”李宗仁點了點頭,然后靠近了徐祖詒,用只有兩個人剛剛才能的聲音說道“反正要求不也是高級軍官隨從部隊不得超過一個團么?咱們這兒可是剛好有一個團啊。”
  
      “可是那是加強團,能算是一個團么?”徐祖詒一下子腦袋就有些轉不過彎來了。
  
      “怎么不算?只要加強團還沒有擴編成旅,那就還是一個團!”李宗仁十分肯定地說道。
  
      徐祖詒想了一下,說道“行吧,那我就帶這個團去吧!”
  
      “嗯,你盡管帶去就好了,可惜軍令部還是不舍得把這個加強團留給我第五戰區啊。”李宗仁長嘆了一聲說道,他心里邊十分清楚,若是軍政部是舍得把張天海這個團給他李宗仁的第五戰區的話,就不可能是連這個團的部隊番號還是第三戰區的番號,而不是改成他第五戰區的部隊番號。
  
      暫調終歸是暫調,而不是直接歸并。
  
      “這一次的開封會議,恐怕是委員長的一次項莊舞劍吶……”徐祖詒長嘆一聲,言語之中似乎是意有所指。
  
      “委員長可以是項羽范增,但韓復渠此人可是比不得沛公吶。”李宗仁笑了笑說道。
  
      當天二人所說所聊,一切盡在不言中。
  
      ……
  
      李宗仁李長官沒有食言,當天下午就遣人將這個八門火炮的炮營給送了過來,而且還是用汽車給牽引過來的,瞧著模樣,是送炮帶送車啊,這可是讓直一團團部的那幾位年輕的長官差點沒高興壞了啊。
  
      “怎么樣,方杰兄,我說得沒錯吧,只要長官覺得好看了,開心了,啥事兒都能好辦了。”看著面前的這幾門嶄新的火炮,張天海不無得意地對身邊的周方杰說道。
  
      “還是團座英明啊,這咱們團現在炮營也有了,還有四個滿編步兵營,再加上這些團部直屬部隊,那可了不得啊。這些團部直屬部隊都可以湊成一個營了,咱們現在可是名副其實的加強團了。”周方杰不無感嘆地說道。
  
      周方杰本來以為來到這支新成立的部隊,武器裝備方面會差一些,估計就和東北軍這些部隊差不多吧,可沒想到,上面竟如此重視這個直一團,能加強就加強的那種。這下趕緊也就越足了。
  
      “是啊,等咱們這支部隊練好些了,就可以和日軍的部隊交交手了。”郭其亮也附和道。
  
      張天海十分高興地點了點頭,說道“嗯,但咱們還不能高興得太早,還要抓緊時間練兵,現在各路抗日部隊都在往徐州來了,就單單川軍鄧錫侯部就有將近四萬大軍集中在徐州附近了。”
  
      “是,等到下午兩點,卑職就集中各連連長到團部開會,然后正式進入培訓歷程。由各營營長代為操練各連部隊,不使各部隊的操練放松,這一項監督任務就交給郭參謀長執行。”周方杰說道,他長相亦是十分端正的,雖然身材上沒有張天海高大,那也不矮了,大概一米七七左右。
  
      張天海想了想,說道“嗯,現在炮營咱們是有了,步炮協同作戰方面也要作為培訓班的重要內容來培訓,還有各營連之間的戰術協作也可作為重點系統講述。我有預感,長官部不會給咱們太多時間完成整訓,現在湯恩伯湯長官的第二十軍團也是在商丘一帶休整,其所部雖然還沒有完全并入第五戰區的戰斗序列,都以其的駐扎位置來看,戰火一旦臨近徐州,這支部隊必然會劃歸第五戰區管轄。”
  
      “卑職定會與郭參謀長將部隊訓好、帶好的!”周方杰再次保證道。
  
      “嗯。”張天海應了一聲道。
  
      回到房間之后,張天海就躺在了床上,看著天花板靜靜地思考著一切。
  
      人總歸是要跟著時勢走的,所謂時勢造英雄,而非英雄造時勢,英雄或許能起勢,但沒有時勢的支撐,那么他也成就不了大勢,總要有些人在后面推波助瀾的。
  
      正所謂,雪崩之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講的就是一個事物反復積累、推波助瀾的這么一個過程。
  
      自從南京突圍戰之后,張天海就感覺到冥冥之中,命運的大手在緩緩地推著他前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從未接觸過的過程——日軍的兇殘,以及那些在日軍的鐵蹄之下痛苦呻吟的百姓們,這一幕幕仿佛都在張天海的腦海之中烙下了深深印記。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中華民族的家園正在被日軍摧毀,無數中華子弟走上了抗日的戰場,無論是在哪一個戰場,他們的初衷都是一樣的——驅逐日軍,還我中華大好河山!
  
      這些都在張天海的腦海里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沒有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是不會理解到這些人為什么明知是死,仍要上戰場去送死,總有一些東西,是比自己的生命更在重要的。
  
      抗戰史上,數百萬壯士出川抗日,百萬八桂子弟北上抗日,這些前世張天海只能在書上看到的東西,如今卻是在親身經歷了,這些壯烈的舉動,他早已經是見證了許多了。
  
      民族危亡關頭,中華子弟們挺身而出,與日寇死戰到底!
  
      身上流著炎黃血,自當要做中國人!
  
      想著想著,張天海竟已沉沉睡去……
  
      ……
  
      ps第一更送上!
  
      感謝起點大神拉風狂人的月票兩張,感謝qq閱讀書友陽光男孩的月票兩張!
  
      。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