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二十二章 自忠來徐

第二十二章 自忠來徐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抗戰之烽火漫天最新章節!
  
  “你快說呀,到底有沒有?”張天海十分激動地說道,畢竟他兩世為人都沒有當過爹,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總是有些懵逼的。
  
  “騙你的,沒有。”鄭曼瞪了一眼張天海。
  
  “哈?嚇我一跳,差點以為馬上就要跟我的未來老岳父提親了,嘿嘿。”張天海嘿嘿笑道,表情猥瑣。
  
  “怎么?你是認為我爸是特別不好說話的那種人嗎?還是你想吃干凈了,抹干嘴就想跑。”說著鄭曼就將兩根手指放在了張天海的腰間,然后用力一扭。
  
  “啊……”猝不及防之下,一聲慘叫響徹了湖泊,驚起了一灘飛鳥,場面十分壯觀。
  
  這下,張天海總算知道了,為什么電視劇里面的女孩子都喜歡擰自己男朋友的腰間了――真他娘地疼啊,剛剛的樣子,都快趕上他中槍之時的模樣了。
  
  “我親愛的鄭大小姐啊,你快饒了我吧。我哪里是那種吃完抹干凈就跑的那種無恥之人啊,咱既然已經對你干了那些不該干的事兒,那就一定會對你負責到底的。”平時那不可一世的張大團長給鄭曼連連求饒道。
  
  實踐證明,生物界里還是母老虎相對比較可怕一點。
  
  “知道錯了沒?”鄭曼的臉上滿是嬌蠻得意,可愛極了。
  
  “錯了錯了,我錯了。”張天海那是一個委屈啊,這話一說錯,就要遭此毒手啊……關鍵這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這時,鄭曼才放手,她掰過張天海的腦袋看向她,一臉認真地說道:“以后你要記住了,你不再是孤家寡人一個了,你還有我,以后還會有我們的孩子,還會有我們的家。”
  
  從來沒有過一個女孩子如此鄭重其事地對他說過如此關心的話,這是最動聽的情話了。
  
  “好,我答應你。”張天海亦是一臉認真地回答道,然后一把摟過了鄭曼。
  
  天光秋水共一色,兩張年輕的嘴唇緊緊地貼在了一起,兩顆心也緊緊地靠在了一起。
  
  ……
  
  在張天海正風花雪月的時候,徐州城又來了一名不速之客——西北軍干將之一的第五十九軍軍長張自忠。
  
  張自忠的部隊此時并不屬于第五戰區的戰斗序列,而屬于程潛長官的第一戰區,他此次過來,就是前來拜訪李宗仁的。
  
  李宗仁與張自忠有一段淵源,也是近半年才產生的——
  
  話說張自忠,原是宋哲元第二十九軍中的師長,由宋哲元保薦中央,委任為北平市長。
  
  七七事變前,敵人一意使華北特殊化,張自忠以北平市長身份,奉宋哲元密令,與敵周旋,忍辱負重,外界不明真相,均誤以為張自忠是賣國求榮的漢奸。
  
  七七事變后,張自忠仍在北平城內與敵交涉,因此輿論界對其的攻擊尤力,大有“國人皆曰可殺”之概論。
  
  時逢華北戰事爆發,我軍失利,一部分國軍北撤南口、張垣,張自忠的部隊則跟隨大軍向南撤退。是時張自忠被困于北平城內,只得縋城脫逃,隨后便孤身前來南京請罪。
  
  唯有南京、上海的輿論界都在指責張自忠擅離職守、不事抵抗,呼吁并請求中央嚴予懲辦,以儆效尤。甚至南京的街頭上也要張貼標語,罵他是漢奸、賣國賊。
  
  面對社會上的群情洶涌,張自忠是百口難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中也有主張組織軍法會審的;更有不逞之徒,想趁著此機收編了張自忠的部隊,從而在中央推波助瀾,力促軍法會審。
  
  那時,時逢李宗仁剛剛抵達南京,就聽聞了此事,然后就向西北軍中張自忠的舊部以及老同事中調查張自忠的為人。
  
  這些張自忠的舊部以及舊同事中,都替張自忠辯護,尤其是張自忠的舊同事、也就是此時的第五戰區軍法總監黃建平,力為張自忠辯護說:“自忠為人俠義,治軍嚴明,在指揮作戰方面尤為西北軍中的一員勇將,斷不會去當漢奸!”
  
  李宗仁聽到這些報告之后,也頗為張自忠這名勇將的遭遇感到惋惜,于是便有了出手相救的念頭。
  
  于是,李宗仁特地命令黃建平去邀請張自忠過來一敘,哪成想張自忠將軍為人老實,竟不敢來,只回答了一句:“戴罪之人,有何面目來見李長官?”
  
  聽聞此言之后,李宗仁心中的相救之意就更濃了,后來經過他誠懇地邀請,張自忠終于來了。
  
  只是張自忠在抵達之時,簡直連頭也不敢抬,李宗仁看見他這副模樣,心中的惻隱之意更濃了。
  
  李宗仁開口說道:“藎忱兄(藎忱,張自忠的表字),我知道你是受委屈了。但是我想中央是明白的,你自己也明白的。我們更是諒解你。現在輿論界責備你,我希望你能原諒他們。群眾是沒有理智的,他們不知底細才罵你,你應該原諒他們的動機是純潔的……”
  
  當時,張自忠只在一邊默默地坐著,說了一句:“個人冒險來京,戴罪投案,等候中央治罪。”
  
  李宗仁接著說道:“我希望你不要灰心,將來將功折罪。我預備向委員長禁言,讓你回去,繼續帶你的部隊。”
  
  張自忠抬起頭來看著李宗仁說道:“如蒙李長官緩頰,中央能恕我的罪過,讓我戴罪圖功,我當以我的生命報答國家。”
  
  張自忠陳述時,言語中之間的那種燕趙慷慨悲歌之士的忠藎之忱,溢于言表。
  
  當張自忠離去之后,李宗仁便去訪何部長一談此事。何應欽似乎也有意成全張自忠,于是李宗仁便去面見蔣委員長,為張自忠剖白。
  
  見到蔣介石后,李宗仁說道:“張自忠是一員忠誠的戰將,決不是想當漢奸的人。現在他的部隊尚全師在豫,中央應該讓他回去帶他的部隊。聽說有人想瓜分他的部隊,如果中央留張不放,他的部隊又不接受瓜分,結果受激成變,真去當漢奸,那就糟糕了。我的意思,倒不如放他回去,戴罪圖功。”
  
  蔣介石沉思了片刻,遂說道:“好吧,讓他回去!”
  
  說畢,蔣就立刻拿起筆來,批了一個條子,要張自忠即刻回到其本軍中,并編入第一戰區戰斗序列。
  
  張自忠自離開南京返任之前,他還特地來到李宗仁處辭行,并感謝李宗仁的幫忙,語氣十分真誠且十分激動地說道:“要不是李長官一言九鼎,張某縱不被槍斃,也當長陷纙絏(纙,指穿銅錢的繩子;絏,指捆綁)之中,成為民族罪人。今蒙長官成全,恩同再造,我張某有生之日,當以熱血生命以報國家,以報知遇。”
  
  ……
  
  正是有這一段淵源,再加上張自忠的在第一戰區的防區與第五戰區相接壤,所以這才是今日張自忠來徐州的原因,他想請求李宗仁把他的第五十九軍調至第五戰區作戰,接受李宗仁長官的指揮。
  
  這不,張自忠自己帶著一個騎兵營就來到徐州了。
  
  ……
  
  PS:這更是昨天的那更的,更新來遲,抱歉了哈。
  
  今天的兩更,今晚再填上。
  
  感謝起點書友等待停泊的風、QQ閱讀書友王小步的月票各四張。
  
  感謝QQ閱讀書友三毫米小老虎、醉無情的月票各兩張。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