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六章 龐炳勛的煩惱

第六章 龐炳勛的煩惱

    第三戰區這個詞,對于戴之鴻來說,距離或許很遠,但絕不是沒有聽說過。
  
      淞滬會戰不就是第三戰區打的么戰區的司令長官還是蔣中正蔣委員長。
  
      第三戰區的直屬團,豈不是蔣委員長的直系部隊這真要是得罪了蔣委員長,那還用在中國混下去嗎這是一個用腳趾頭都能想的明白的問題。
  
      所以,戴之鴻一瞬間就做了決定,無論從哪個方面講,都絕對不能得罪眼前這名張團長。
  
      當然了,這只是戴之鴻的個人想法,他還不知道第三戰區已經是由顧祝同顧長官全權負責了。
  
      若說顧祝同這個第三戰區副司令長官差了點什么的話,他差的唯有一個正司令的名號罷了。
  
      不過對于戴之鴻說,無論如何,張天海都是一個他無法企及的存在,所以他決定了,就算霍司令要找他的麻煩,他也只能這么干了。
  
      事實上,在槍響的第一時間,嘉山縣的城防司令霍啟明就立即采用了緊急應對措施。
  
      嘉山縣城這個如此和平的小縣城竟然有槍聲這不僅是對警察局長戴之鴻的挑釁,更是對他霍啟明的一種輕視。
  
      這不,民團的部隊已經集中了,總共是三個連,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誰這么大膽,竟敢在他的地頭上挑事更何況,挑事的底盤還是他的益善堂,益善堂雖說是他的小舅子開的,但實際上還不是為他打工罷了。
  
      他霍啟明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一支外來的部隊竟然敢如此大膽
  
      看著面前這還算兵強馬壯的三個連的民團官兵,霍啟鳴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出發要為民除害”說著身穿著一身鵝綠色中央軍軍服的霍啟明就拿出了手槍,就帶著這三百余名不滿編的隊伍出發了。
  
      除了江浙一帶的民團是相對滿編的,但到了遠一些的地方之后,就開始有吃空餉的情況存在了,特別是這些最底層的民團,哦對了,這些民團改一改番號也就變成是補充團了。
  
      就在霍啟明帶著民團的三個連官兵前去找張天海的麻煩的時候,第四十軍團的軍團長龐炳勛此刻卻遭遇了麻煩。
  
      別看龐炳勛的第四十軍團聽起來貌似是很強大的樣子,但比起湯恩伯的第二十軍團,龐炳勛的第四十軍團就像是小朋友與大人之間一般。
  
      湯恩伯的第二十軍團所部兵強馬壯,帶甲之士六萬余眾,可不是這第四十軍團所部只有一個三十九師可以比的。
  
      第四十軍團下轄一個三十九師,外加一個特務團,一共五個團,就算算上后勤部隊,也不過是一萬余人。
  
      龐炳勛今年已經58歲了,他和張自忠他們一樣出身于馮玉祥的西北軍,這一次啊,他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向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哭訴,哭訴著什么呢
  
      再將鏡頭轉向徐州,第五戰區司令長官部,李宗仁的司令長官辦公室。
  
      “李長官啊,這一次您一定要幫幫卑職啊,現在軍政部要裁我的軍啊”龐炳勛耷拉著一張老臉坐在李宗仁的對面,那表情可是一個仇大苦深啊,就像半夜被人揪起來,還冤枉他說睡了別人家媳婦一樣。
  
      “那你就打電報跟軍政部何長官匯報啊,在我印象里何長官是個很好說話的人。”李宗仁操著一口標準的廣西普通話說道。
  
      一聽到李宗仁這么說,龐炳勛就急了“李長官,您可不能見死不救啊那軍政部的何長官跟您四好說話,可是要跟我們這些當小的的說話,可就沒那么好說話了。軍政部的長官們已經明確說了,我第四十軍團再不裁掉特務團,可就要停我們的糧餉啦。”
  
      “這么說,軍政部是一定要裁你的軍了”李宗仁眉頭輕皺。
  
      “那可不,我這第四十軍團就只有那么點人了,還要裁我的軍,接下來的這仗,可就沒法打啦”聽到龐炳勛這么說,李宗仁也明白了他的難處。
  
      中央要大力發展中央軍,然后慢慢裁撤地方軍,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是否是有些操之過急了
  
      別看李宗仁現在是第五戰區的司令長官,看似風光無限,但實際上只能指揮的動的只有李品仙的第十一集團軍,還有廖磊的第二十一集團軍。
  
      因為這些都是廣西的子弟兵,是跟著他李宗仁一起兵出廣西北上抗日的。
  
      再看看其余的那些部隊都是其他派系的部隊,或許盧漢的第六十軍會服從指揮,但相對于第五戰區繁雜的地方軍部隊,也還是杯水車薪。
  
      李宗仁忽然意識到,這是一次收服西北軍第四十軍團的機會,這第五戰區的部隊必須要全部服從他的命令,哪怕是湯恩伯的第二十軍團也不例外。
  
      “這恐怕有點難度,但我愿意一試,前提是我有一個必須條件。那就是,此次以后,你們第四十軍團必須要無條件服從戰區長官部的命令,萬萬不可做出那等聽宣不聽調的舉動。”李宗仁滿臉正色的說道。
  
      龐炳勛見李宗仁有意動的意思,趕緊應聲道“是只要德鄰公出手相助這一回,第四十軍團自龐炳勛以下,但凡有一人不服從命令。德鄰公可下令將我槍斃”
  
      “不過,更陳。我便在此先把丑話在前頭,現在我民國大敵當前,據可靠消息,華北方面的日軍以西尾壽造為首的第二軍以及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師團、磯谷廉介的第十師團為主力沿著津浦路南下,直撲濟南而來。而華中方面的日軍則以藤田進的第三師團、荻洲立兵的第十三師團、吉佳良輔的第九師團為主力,沿鎮江等地北上,顧祝同長官的第三戰區主力已經就保衛滁州,而展開戰斗了,二十多萬日軍為打通津浦線而全力直撲徐州而來,你部若是有怯戰之意。恐怕蔣委員長第一個會要你的腦袋。我便言盡于此了。”李宗仁的語氣十分嚴肅,沒有一絲玩笑之意。
  
      開玩笑,淞滬會戰有多少中央軍部隊已經打殘打光了,就連南京保衛戰蔣委員長在明知不可為的情況下,還把中央軍碩果僅剩的四個德械精銳師放在了南京。
  
      從這些舉動,便可見蔣委員長抗戰之決心了,李宗仁的話絕非危言聳聽,若是龐炳勛的第四十軍團為保存實力而怯戰的話,絕對會人頭落地。
  
      蔣委員長雖然沒有動那些地方派系頭頭的意思,但是要治一個怯戰的小小軍團長,還是手到擒來的。
  
      s第二更送上
  
      感謝書友ang12的兩張月票
  
      感謝qq閱讀書友
  
      oken、三毫米小老虎、書友等待停泊的風、夢幻逍遙劍、漸甫亦鴻章的月票各一張
  
      。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