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一章 團長進城

第一章 團長進城

    何應欽是何想法,這張天海是不知道的了,畢竟是他可是在距離武漢兩千里外的滁州。
  
      干賄賂這種事情,對于張天海這個來自后世的年輕軍官來說,那是極其羞愧的,后世的國家反腐如此雷厲風行,在他的思想里邊那也是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無論行賄還是受賄,那都是要不得的,是違背高壓線的。
  
      可是這里是民國時代,可沒有后世的反腐風暴,像孫元良那種連國防工事經費都貪污的軍官那也還不是大有人在么?
  
      只是看貪大或者貪小而已,像“飛將軍”的這種是屬于前者了。
  
      無論在哪個時代,沒有錢,那都是萬萬行不通的。
  
      有錢能使磨推鬼。這句話是很有道理的。
  
      比如有某個收了劉侯銘大額賄賂的城防軍需官就將九桶柴油悄悄地低價賣給了前者。
  
      滁州城作為顧祝同長官的前線指揮部,城內自然也囤積了不少的軍用用品,像柴油就是其中之一了。
  
      反正不管如何,買到了柴油之后的張天海就立馬率部北上了,他可不希望東窗事發,畢竟那名軍需官要是被發現了被槍斃了,那就被槍斃好了,可別扯得他張某人也一身屎的就行了。
  
      “團座,那咱們現在可怎么辦?現在柴油是有了,可三天之后,弟兄們就得餓肚子了。”劉侯銘問了一句。
  
      “沒關系,山人自有妙計。等咱們到了下一個縣城,就知道該怎么辦了。”張天海一臉老神在在地說道,渾然已經不知道自己的下限已經是在慢慢地往下了。
  
      看著張天海這一臉老神在在的模樣,劉侯銘就不禁好奇了團座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啊?
  
      ……
  
      嘉山縣位于滁縣(即滁州)以北,處于滁州與徐州正中間的地段,大概過了五河、靈璧復行百余公里就到徐州了。
  
      嘉山縣并不是個大縣,它是屬于新成立的一座小縣城,縣治位于南三界鎮。
  
      北風蕭蕭地吹,此時正是正午十分,本應該是氣溫最高的時候,可那凜冽的北風可幾乎要把官兵們的臉都要吹裂了。此時,張天海抽著身上的最后一根香煙,帶著四百余名部下,昂首闊步地走向了嘉善縣城。
  
      他們看似是昂首闊步的模樣,可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他們早就已經餓得前胸貼后背的了,但是沒辦法,還得熬。
  
      身上懷揣著預一營全體官兵只有的兩塊大洋,張天海可不是一般“自豪”啊,咋說自己也是這四百多窮逼中最有的一位了吧?
  
      看著嘉山縣那還算古樸的小城墻,張天海大大地吸盡了最后一口香煙,說道“劉侯銘,你帶幾個高大點兒的、靈醒點的弟兄跟我進城。周營長,就勞煩你在這兒稍等一下了,等到晚些了,本團長自然會請大家吃香的、喝辣的。”
  
      “行吧,那卑職可就帶著弟兄們在這兒稍等一會兒吧!我們可在這兒等著團長的好消息。”周方杰笑了笑道,要用兩塊大洋去賺幾百個大洋,想來就不是什么光彩的手段,他已經大概猜到了張團長要用何種卑鄙的手段去騙錢……哦不,是搶錢。
  
      ……
  
      嘉山縣城也并不大,大概看起來最多也就有個七八千人居住,在說多人一些都是給這個縣城面子了。
  
      人不多,再加上日本人還沒打到這里,所以嘉山縣城的警備力量也不多。
  
      瞧著門口站崗的那倆蔫貨就知道了,也不知道是從哪里騙來的當兵混飯吃的民團戰士,說是戰士,那也是抬舉他們了,比后世小區門口站崗的那些老年保安還要不敬業。
  
      “你們是哪個部隊的?”看見張天海帶著劉侯銘等人大搖大擺地進來,城門那倆“保安”立馬將他們攔住了。
  
      看著要將他們一行攔下的那兩名“保安”,張天海冷冷地問了一句“那你們是哪個部隊的?”
  
      “我們是嘉山縣民團的,隸屬嘉山縣城防司令部的。你們是哪個部隊的?”其中一名道,表情里充滿了光榮與自豪。
  
      “那你們認識這個嗎?”張天海指了指自己領章上的兩杠三星。
  
      看到了領章上的內容以后,其中一名相對醒目的士兵已經反應過來了,他說道“這是兩杠三星,您是上校,長官。”
  
      “你們民團的就是這么面對長官的嗎?見到長官也不懂得敬禮嗎?!”看見這倆怎么也不像是醒目之人的士兵,張天海就氣不打一處來,這些民團的招受不標準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了嗎?什么阿貓阿狗都能夠進來當兵?
  
      聽到這話,二人還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嗎?再不明白,那就不是呆子了,那是傻子!
  
      只見這二人立馬立正敬禮,說道“對不起,長官好!”
  
      看見這倆小兵的態度已經完全轉變之后,張天海中,終于是十分滿意地輕輕點了點頭“這還差不多,以后見到長官了都要敬禮問好!”
  
      “是,長官。”兩名小兵也不敢反駁,畢竟那是上校啊,至少也是個團長,可是妥妥的長官,要弄死他們倆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們是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的部隊,我是團長張天海,現在我部缺糧,需要帶人進城購糧。至于其他的,你們就不用聲張了。好好地在這里站崗吧!”這張天海進城本來也沒奔著要干好事來的,所以更不能太過招搖與張揚了。
  
      “長官,你們初到此地尚不熟悉,需要我們帶領前去嗎?”那名相對要靈醒一些的士兵開口問道,畢竟他們站崗時間不干正事兒,反而是吹牛打屁,萬一傳到了城防司令部那里,他們倆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張天海是誰?也算是老兵一枚了,對于這倆士兵的惶恐,他還是能夠相當理解的。
  
      不錯,就像平時工作時突然遭遇突擊檢查,而且還被檢出了問題的那種。
  
      “不必了,你們倆就在這好好站崗吧!我也不會到處去說說你們些什么,你們好好干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張天海開口訓道,團長威風可是擺了個十足。
  
      “是!長官!”兩名士兵再次立正敬禮道,然后相互對視了一眼,眼中的慶幸,卻是誰都能看的出來的。
  
      訓完那兩名站崗士兵之后,張天海就帶著他身后的十余名士兵進城了。
  
      由于目前戰火還沒有燒到嘉山縣城,所以這里無論是人民還是商業方面也都還算是安居樂業。
  
      街上的人潮人涌就可以證明一切了,也不需要解釋太多。
  
      ……
  
      ps第二更送上。
  
      繼續求訂閱、求打賞等各種,咳咳,好像還是貪心了點。
  
      感謝書友刨地的農民的1點幣打賞和月票一張!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