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血的代價

第一百三十三章 血的代價

    張天海一聲令下,九百余敢死隊在張天海以及幾名蕪湖籍士兵的帶領下出發了。
  
      不只是沖在前面的那幾名官兵帶著輕機槍,就連張天海自己也端上了一挺輕機槍。
  
      為了能夠直接在戰場上進行補給,張天海并沒有讓突防團的官兵們攜帶的是德械師自用的捷克式輕機槍,而是用的是日軍的大正式輕機槍。
  
      黑夜中,九百身穿灰藍軍服、右臂套著白色袖帶的敢死隊在八十三軍官兵拼死殺開的那條主干道前進著。
  
      “等等,你們帶著走的是主干道?還沒有其他小路可以走?”走著走著,張天海就感覺有些不太對勁了,他不希望這支敢死隊就這么和日軍在主干道上硬拼。
  
      硬拼是能殺開一條血路,但一路下來,他的這九百人也沒有多少了,而且會是在極短的時間內被報銷了。
  
      要真想靠近日軍的指揮部,可不能這么蠻干,只能用奇兵!
  
      幾名蕪湖籍的士兵面面相覷,終于有一個士兵開了口,說道:“團長,我知道哪里有路能夠直接殺到縣政府的,可是現在四處是廢墟的模樣,我也不太敢確定能否殺到那里去了。”
  
      這是一個十分艱難的抉擇,要是選擇錯了,就有任務失敗的風險。
  
      “行,那就走小道!”張天海咬著牙作出了選擇,從開始留下南京時擁有的那一個二百五十多人的特務連,如今只剩下四十人不到了,他不想把這支經歷千辛萬苦才帶出來的這支部隊給葬送在蕪湖。
  
      任務要完成,但絕不是拿著突防團這七百多號人的性命開玩笑,所以,他只能賭一把了。
  
      那名蕪湖籍的士兵直接將張天海等人帶入了一處狹長的小道之中,按理來說,像這種道路根本就不適合行軍。
  
      但已經沖到這里了,斷無返回之理,也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了。
  
      漆黑狹長的小道上一陣匆忙的腳步聲響起,張天海端著直接沖在隊伍的最前面,他自信眼神好反應快,更何況這個時候正是搶時間的時候。
  
      主干道的戰火依然十分猛烈,八十三軍拼死地在向城中突進,無論是日軍或是國軍,都死傷慘重。
  
      一個個頭戴英式鋼盔、身穿灰藍軍服的粵軍兄弟,在拼死向前突進!
  
      “丟雷摟謀!食屎啦,日本鬼!”一名粵軍戰士打完一槍后,拿起自己腳邊的那顆早已準備好了的手榴彈,往前扔出的時候還不忘記罵了一句娘。
  
      “boo!!!”
  
      手榴彈在丟到日軍的陣地后方后,一下子炸開了。
  
      沖擊波裹挾手榴彈破碎的鐵片飛速向掩體后面的日、偽軍射去,一瞬間慘叫聲一片。
  
      “沖啊,兄弟們,把昵幫狗叼打翻屋企(把這幫狗雜種打回老家)!!”粵軍的基層軍官用家鄉話粵語大喊著。
  
      很快,粵軍官兵就隨著這名軍官的命令再次發起了進攻。
  
      就在此刻,隱藏在掩體后面還活著的日軍、偽軍再次冒頭射擊,粵軍官兵們躲閃不及,頓時就有十幾名官兵倒在血泊之中。
  
      短短的十幾米就像是天塹一般,可望而不可及。
  
      而類似這般的一幕幕,在戰場中是十分常見的――這就是戰爭,殘酷到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價!
  
      也許對于高級軍官和政客來說,戰爭只是一個數字,但對于中下層軍官來說,戰爭就是一臺可怕的絞肉機,每天都有不盡其數的官兵們戰死沙場!
  
      “軍座,前方部隊官兵死傷慘重,是否還要繼續向前推進!?”已經是被硝煙滿臉熏黑的第一五四師師長李江跑回來報告道。
  
      鄧龍光咬著牙齒說道:“傷亡慘重也要繼續上,仗已經打到這個份上了,無論是我們還是日軍都在硬著頭皮死撐。等到張天海的敢死隊發動致命一擊,咱們這一仗,就勝利了!”
  
      “是!軍座!”見軍長鄧龍光的態度已是如此堅決,李江也不好再說什么了,只好帶著部隊硬拼了。
  
      狹路相逢勇者勝,有時候拼的就是一股子氣勢了。
  
      ……
  
      陳三生是“滿洲國”軍支前軍第四團三營的普通士兵,和大多數團里的官兵們一樣,他也是來自東北。
  
      亂世人命賤如狗,能混上一口吃的,那就是很幸福的事情了。
  
      于是,當初便是懷著這樣的一個目的,他參加了這支被老百姓所厭惡且痛恨,并有著“二狗子”“偽軍”之稱的這么一支隊伍,然后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偽軍。
  
      就算被老百姓戳著脊梁骨罵,這對于陳三生來說已經是一件家常便飯的事情了:只要不讓他拼命,啥都好說,哪怕訓練再苦那也是值得的。
  
      可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當兵的怎么可能不用上戰場?于是乎,在淞滬會戰爆發之后,日軍就開始著手組織這一支“滿洲國”軍的支前軍了。
  
      很不幸,陳三生所在的部隊也被抽調去了。
  
      陳三生以為,即使是上了戰場之后,日軍也會像在東北時一樣,既要用他們,但也要防著他們。
  
      可是事實上并非如此,日軍在前線傷亡十分慘重,特別是在進入了南京戰場之后,柳川平助所率領的第十軍遭到中國軍隊的拼死抵抗,特別像是第十八師團的這種緊急編制成立乙種師團傷亡就更為慘重了。
  
      畢竟乙種師團的戰力始終是比不上王牌般存在的常備師團的。
  
      一個預備役部隊臨時編成,然后拉上戰場,能跟像第六師團這種現役部隊比么?
  
      差的不僅是武器裝備,更在訓練以及各聯隊、各兵種之間的配合作戰有很大的差距。
  
      不信可以參考一下武漢會戰前期,就第六師團一個師團孤軍西進就在中國軍隊十幾個軍的拼死阻攔之下,仍是砸開武漢的東大門!
  
      除了常備師團有這等戰力之外,乙種師團能有此種戰力?那根本就是沒有可比性的!
  
      于是乎,當第十八師團傷亡慘重、兵力緊缺之時,松井石根干脆就將偽軍支前軍四個團中的第三團以及第四團交給了牛島貞雄指揮。
  
      于是乎,陳三生就出現在了南京西南方向的蕪湖戰場。
  
      若是牛島貞雄一心死守蕪湖縣城與三山地區,一丁點兒都不帶沖動的那種,那么粵軍鄧龍光所部與張天海等人還拿他沒辦法。
  
      只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看到東線戰場谷壽夫、荻洲立兵等人節節勝利,并且打下了南京,所以牛島貞雄才想著把突防團這一支從南京突圍出來的部隊給吃掉,這才使張天海等人有了可乘之機。
  
      躲在這個狹長的過道之中,陳三生還真不是一般緊張,這是他第一次以當兵的的身份去接觸戰爭。
  
      陳三生所在的這個三連被日軍的宮崎少佐安排到這里守備過道,以防中國軍隊偷襲。
  
      在陳三生的三連身后兩百米出則駐扎了日軍的一個小隊,大約七十來人,這附近則已經有日軍的一個大隊集合了。
  
      即使是不滿編制的大隊,那也是大隊不是?可別拿豆包不當干糧啊……
  
      “真他娘的晦氣,這些小日本擺明了就是要咱們當炮灰,用咱們的命給他們提個醒兒。”陳三生低聲罵道,似乎十分不滿。
  
      “你他娘的小聲點兒,別讓太君聽見了,要是被太君聽見了,咱們都吃不了兜著走!”陳三生的連長罵了一句這十分“不懂事兒”的陳三生道。
  
      “難道不是么……”陳三生滿臉委屈地說道。
  
      “是也不能這時候說,真是活膩歪了,這點兒眼力見兒都沒有,也不知道你這二十年是怎么活下來的。”連長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
  
      ps:更新送上!晚上八點鐘單位搞晚會只能是十一點后第二更了,以后會慢慢恢復更新時間的。
  
      感謝書友20180610233438913的100點幣打賞!
  
      感謝書友張大本事丶的月票一章。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