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七十六章 南京突圍戰 三

第七十六章 南京突圍戰 三

當然了,在忙著組編部隊和思索如何在戰后撈取好處之余,張天海可沒忘記自己留下在這里最重要的目的,他讓劉侯銘從特務連一里邊挑選了兩個已經填補到滿得不能再滿的班,組成了一個護送排,準確地說是連。
  
  沒錯,就是護送老百姓的那種護送排,這兩個班其實說是班,事實上已經被張天海在剛才的一番拼死填補擴編之下,已經成功了成為兩個排的兵力了,只是在編制上仍是自稱兩個班……
  
  至于什么順不順口之類的,張天海也無暇顧及了,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把現在江邊的這些散兵游勇迅速地形成一個有戰斗力的部隊,有戰斗力的而前提就是不會一觸即潰。
  
  張天海把在一旁聊天訓話的劉侯銘,說道:“侯銘,你給我聽著,這些個百姓,都是我們的重點保護目標。若非情況十分緊急,這些百姓,咱們一個也不能丟下,要是咱們把他們丟下,他們可就真的死定了……試想,你的家人在里邊,你也會希望咱們的戰友袍澤會替我們保護他們,對吧?”
  
  “團座請放心,這些卑職自會處理,卑職定然不服團座的厚望,一個不少地把這些百姓送出包圍圈之外。”劉侯銘保證道。
  
  張天海點了點頭,說道:“嗯,你有決心,這點很好,你這就帶著分由你帶領的護送排前去集中百姓吧,我的要求也并不多,你要記住了,第一這些百姓跟隨部隊轉移,轉移速度一定要快;第二,轉移過程中盡量不要放出聲響,以免驚動敵人,給突圍部隊及其余百姓帶來滅頂之災。”
  
  “是。”劉侯銘應了一聲,然后前去執行張天海的命令去了。
  
  由于張天海就地組建擴編部隊,所以這使得原來擁擠不堪的江邊碼頭總算是恢復了一些秩序,所以劉侯銘找起這些百姓來也容易得多。
  
  很快,劉侯銘就在附近找到了正在原地耐心等待著的馬三,或許是劉侯銘的眼力見兒好,一眼就在茫茫人海中瞧見了中午撲團座大腿的這名漢子。
  
  “那個誰,你過來一下。”劉侯銘指著馬三說道。
  
  “好咧,長官。小的來了。”滿是江湖氣息的馬三嬉皮笑臉地跑過來了,“我就說了,那個團長大長官肯定是不會騙咱們這些小老百姓的。嘿嘿,這不,果然你們來了。”
  
  “去去去,別扯那些沒用的了,我們團長讓你通知的讓百姓們集合,你通知了沒?”劉侯銘滿臉嫌棄地說道,他就看不慣像馬三這種油嘴滑舌,感覺干啥都個老油條似的的人。
  
  “那肯定,長官既然想救咱們老百姓,咱也不能不爭氣不是?那是必須要辦好的吶……”就在劉侯銘聽他吧嗒吧嗒地一大堆,快要不耐煩的時候,馬三回頭喊了一句:“各位鄉親街坊,大家快過來啦!我我今天給你們說的那個長官,他派人過來接應咱們啦!”
  
  很快,黑暗中就走出來了一大幫人,看樣子都是些老實巴交的百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就是一個個瞧上去都被餓得面黃肌瘦的,看著都覺得可憐。
  
  不過劉侯銘并沒有立馬將這些老百姓納入保護范圍,他轉過身去,對身后的八十多人說道:“弟兄們,你們當中有沒有南京人?實在不行,熟悉南京的人也可以!”
  
  很快就有幾個士兵應聲道:“有,長官,我就是南京的,有什么吩咐嗎?”
  
  “我也是南京的!”
  
  “我也是!”
  
  看著站出來的這幾個人,劉侯銘微不可查地點了點,然后說道:“聽著,弟兄們,你們幾個是南京人,所以負責甄別南京百姓的工作就交給你們了,別讓小鬼子的特務混進了隊伍!”
  
  “是,長官!”那幾名南京的小伙子應聲道。
  
  對于劉侯銘而言,像這類事情必須辦妥了,團座雖然沒有特地吩咐他甄別奸細這事兒,但他要做,而且要做好,日軍冒充國軍傷兵以及冒充流浪難民襲擊城池或是軍事目標的這些事兒,難道還少么?
  
  所以這些事兒不得不防的,還真別說,還讓這幾個南京士兵揪出來了兩個冒充南京本地百姓的日本兵,說是南京百姓,可說到一些具體地點就不知道了。
  
  對此,劉侯銘也沒干什么優待俘虜的好人好事,直接是讓人綁起這兩名日本兵的手腳,然后放進百姓堆里,然后輕輕地說了一句:“你們看,這兩個就是侵略咱們家園,把咱們南京炸成一片廢墟的禽獸、雜種,他們在前線殺了咱們這么多中國人,咱們應該怎么辦?”
  
  “打他!”
  
  “打死他們!”
  
  “打死這些畜生!”
  
  很快,奮涌的群情就被撩撥了起來,那兩名日本兵眼中露出了恐懼,這比直接槍斃了他們還要恐怖啊。
  
  對于這些兇殘的敵人,劉侯銘可沒打算留手,什么優待俘虜,那都是假的,上海死的那么多弟兄,算誰的?還不是得算在這些小日本的頭上。
  
  對敵人仁慈,那便是對自己殘忍!
  
  果然在第一個人踹了一腳之后,很快就有第二腳第三腳,以及第四腳,拳頭與腳掌如雨點把狠狠砸下,起初那兩名日本兵還死撐著不叫,可是后來忍不住了就開始嗷嗷大叫了,可是很快,這些慘叫聲就弱了下去,然后沒聲兒了。
  
  那兩名小日本被活活打死了。
  
  “行了,諸位,停手吧!”劉侯銘清了清喉嚨道,跟了團座那么久,團座的很多東西都被他學去了,比如講話之前先清清喉嚨,講話訓話都是以攻心為上的,就像是之前整理潰兵補充部隊時,可是講了多少話,訓了多少話?
  
  可以說,劉侯銘是看著團座是如何把直一團這支由新敗之師組成的隊伍,在半個月時間內調教得是嗷嗷叫的。
  
  只不過講話訓話是一回事,能不能達到張天海那個水平就很難說了,比如現在的劉侯銘也是屬于原來沒達到張天海的那個水平的人了。
  
  只見這劉侯銘虎下一張臉來,呱嗒呱嗒地說了一大堆繞了好大一個圈才讓大伙兒聽明白了,大概就是說,大家突圍時動作要快,不要拖突圍部隊后腿等等,特別是小孩子,那時候一定不能出聲之類的。
  
  雖然面前這個長官說話確實有點啰嗦有點兒繞,但百姓聽懂之后還是認真地在響應,并表示一定會服從部隊的命令的。
  
  看到這一幕之后,劉侯銘總算是放了一半兒的心了。
  
  ……
  
  PS:太困了,睡覺了。
  
  終于把上午的稿勉強趕出來了。。。
  
  感謝起點書友雨墨兒啊的1000點幣打賞!!!
  
  :。: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