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十四章 年少得志

第十四章 年少得志


  鄭曼所說的通訊處的全稱應該是南京衛戍司令長官部通訊處,沒錯了,就是唐生智唐長官直系下轄的部門。
  和其他的留守軍政部門一樣,通訊處所處之場所也是一棟毫不起眼的樓房中,也不知道是衛戍司令長官部成立得太匆忙的原因還是其他緊急軍務的關系,唐生智并沒有命令通訊處立即搬遷至長官部所在的鐵道部辦公樓。
  “張玉麟,我走了。”在通訊處的門口,鄭曼拉著張天海的手,依依不舍地說道。
  只見張天海輕輕點了點頭,說道:“走吧!記住了,要是時局不利,就跟著長官部的人走,至于以后我在哪里,我的部隊在哪里,我會遣人跟你說一聲。”
  是人,都會有自私之念,而張天海亦不能免俗,他也是個人,一個活生生的人。鄭曼是他的對象,他明知南京大屠殺馬上就要開始了,他既然阻止不了,那么他也只能是盡量做好安排,保護身邊的人罷了。
  南京保衛戰,是幾十萬人的大會戰——十幾萬日軍精銳在一路向西狂飆,十數萬國軍將士死守南京,在這數十萬軍隊的大會戰中,他張天海就如一只螻蟻般渺小。
  “知道你關心我啦,但你也不用冒著違反軍紀被革職這種事來與我聯系的。”鄭曼笑了笑道,笑容十分甜美。
  張天海臉色十分嚴肅地搖了搖頭,說道:“南京的明天恐怕是不容樂觀,所以我必須告之你我的部隊的動向,一旦發生變故了,你就往我部隊的方向走便是了。”
  張天海的語氣十分嚴肅,不容人拒絕之意,在他有限的記憶里得知,在南京保衛戰中,長官部的人是先跑了的,然后就是三十六師是唯一一個建制完全地退出戰場的部隊,至于其他的,他也不太清楚。
  既然三十六師是唯一一個建制完整地撤出南京戰場的部隊,那么,他張天海的直屬團是暫歸宋希濂的七十八軍走的,按道理來說,也不會太慘。至于三十六師是從哪里撤退的,他也記不清楚了,所以他必須要鄭曼跟著他的部隊走。
  南京大屠殺中死難了三十萬國人,這三十萬人太多了,張天海他無能為力,他不是神仙,他救不了太多人,他能做的只有保護好自己身邊人罷了。
  看張天海那副緊張而嚴肅地模樣,鄭曼既是甜蜜又是感動,于是她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嗯,我答應你。”
  看著鄭曼進去辦公樓的背影,張天海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后轉身上車:“走,回師部!”
  ……
  半個小時后,張天海回到了三十六師師部,這時,宋希濂還沒有入睡,他還在和參謀長商量著部隊整頓的問題。
  見到張天海來之后,宋希濂示意讓張天海等待一番,然后派人去二一六團團部叫團長胡家驥和團部參謀郭其亮了。
  大約過了十五分鐘,胡家驥和郭其亮就到了三十六師師部了。
  等到二人到了師部后,宋希濂當著所有人的面宣讀了軍政部的命令,把二一六團一營獨立劃分出來,在一營的基礎上組建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然后又將郭其亮調去新建的直屬團任參謀長的事項說明了一遍。
  “是!師座!”胡家驥和郭其亮應聲道。
  宋希濂點了點頭,看著胡家驥說道:“嗯,胡團長,至于你的一營你也不用擔心,我已經遣人去中央軍校將歐陽午調回來了,就由他擔任你們一營長吧,至于兵員方面,此次從蕪湖過來的兩個補充團就優先補給你部,現在師參謀部也在從其他各團抽調干部去你團一營了。”
  “是,卑職遵命!”胡家驥立正敬禮道。
  胡家驥話音剛落,宋希濂就對著張天海說道:“張玉麟,你的直屬第一團現在還是暫歸我七十八軍指揮,短期內歸建怕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小子給我好好干,把直一團弄出點樣子來,要是直一團出現任何問題,我唯你是問。”
  “是,卑職遵命!但凡師座有命,直一團上下官兵不會皺一下眉頭!”張天海立正敬禮,信誓旦旦地保證道。
  事實上,張天海心里也清楚,宋希濂說的也是個大實話,他的部隊的番號是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可這里是哪里?這里是南京,是南京衛戍區,是歸南京衛戍司令長官部管轄的,而照理來說,他的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是應該歸第三戰區長官部直接管轄的。
  現在說是暫歸七十八軍管轄,管不著哪天番號一變就并入七十八軍了,畢竟七十八軍現在也僅有三十六師一個師而已,確實有點寒酸。
  嗯,沒錯,就是寒酸,人家王敬久的七十一軍雖然也只是下轄了八十七師一個師,可人家的八十七師可是妥妥的三旅六團編制啊……能一樣嗎?所以,張天海還是聽得懂宋希濂的話外之音的。
  除了下達這幾個命令之外,宋希濂還親自交代了胡家驥,讓他現在去一營宣讀軍政部的命令。
  走出了師部后不久,胡家驥就開口對張天海說道:“恭喜了你了,張玉麟,能夠是年少得志啊……”
  聽著胡家驥語氣中的感嘆之意,張天海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團座您就別笑話我了,若非團座提攜,哪有玉麟之今日。玉麟是啥水平,團座您還不知曉嗎?除了幾分不怕死,哪一點能比得上團座?”
  人得志了的時候,千萬別張揚,畢竟這時候才是最容易栽跟頭的時候,尤其這還是戰場上!得罪友軍長官的日子不會好過,盡管他們都是出身于同一個部隊,但必要的低調還是要的,不信服可參考后來的張靈甫和李天霞。
  聽到這張天海語氣中充滿了客套,胡家驥眉頭緊皺道:“行了,知道你張玉麟謙虛了。黃埔第七期的學生中,你的速度算快了,你的大多數同期同學這時候最多也不過是當個營長而已,年輕人懂得謙虛是好事,但也不能完全抹掉年輕人該有的張狂,不然怎么帶好你的直一團?”
  胡家驥也是那等脾氣暴烈之人,作戰是悍不畏死,所以當看到自己一手帶出來的部下竟然如此穩重時,他就有些不滿了,年輕人就該有年輕人得張狂。
  “受教了,老長官。”張天海笑道,“放心,我張玉麟不會丟咱們三十六師的臉的。”
  ……
  PS:之前還以為被封殺了,所以沒有按時更新,明后天盡量把時間調回到10:25更新,對了,目前被封禁的章節還沒有放出來,實在不行的,去看盜版吧,上V了再回來支持吧!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