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南京殺氣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南京殺氣


  聽完張天海的這一番話后,胡家驥臉上陰晴不定,似乎掙扎了良久,他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道:“不管怎么說,這只是一個推論,雖然理論上,它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但我們的職責并不在此。就算匯報上去了,怕也沒什么人會重視。就算他們重視了,但如果因此牽扯到我軍大局,導致戰敗,就算槍斃了咱們,咱們也是那西湖邊上遺臭萬年的秦儈啊……”
  張天海明白胡家驥的意思,位輕人微便是如此了,說一千道一萬,抵不過一句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別說是胡家驥沒有資格提了,就算是他們的軍長宋希濂親自去說,也不過是提個小意見,根本掀不起多大的浪。
  “團座,今天能否將我一營撤下,換二營三營他們上,不說其他的,就咱們這一個陣地,一天打下來,我就剩下三百一十八人了,而且他們身上還是帶著輕傷,再不撤下去。我們一營怕是撐不住了……”張天海眼眶有些濕潤,自從來到淞滬戰場起,自己的身邊幾乎每天都在死人,而且死的都是些忠于祖國,為國獻身的英勇青年,底下的士兵是換了一遍又一遍了,他的心也逐漸地麻木,他不喜歡戰爭,但卻別無選擇。
  胡家驥想了一下,說道:“再撐一下吧,到今晚十二點以后,我就把你們一營撤下來。才打一天,你們一營就減員到只剩三百余人,更別說二一二團和二一五團那邊了。這小鬼子也真的是拼了老命了,照這個進度,怕是打不了多久了。”
  以疲憊之師直面敵軍常備師團之鋒銳,沒被直接鑿穿已經是很厲害了,須知,這不是巔峰時的三十六師,而是打了整整三個月的三十六師!
  蘇州河南岸槍聲依舊,與平時一樣,到了晚上雙方都不約而同地停火了,額,說是雙方約定停火,事實上是日軍停止了進攻,所以才停火了……
  ……
  南京。
  此時應該是一片寧靜的南京,此刻卻是人聲嘈雜,很多重點學校已經搬離南京,原有住民也有許多民眾逃離了,現在的南京與其說是首都,不如說是淞滬前線的一個物資囤積點。
  由于日軍的飛機主要都集中在上海,所以并沒有多少日軍戰機選擇千里迢迢地來到南京扔下幾個炸彈就跑,再說了,只要打開了淞滬大門,南京還不陷落嗎?至少目前來說,好鋼是得用在刀刃上啊……
  上海的局勢不明朗,南京的高官們同樣是不抱希望,大多數社會組織已經在遷往重慶的路上了,南京城里此時只剩下部分居民,以及軍政機關了。
  軍政部內,一片忙碌,就連軍政部長何應欽也不得休息。
  “鈞座,委座急電。”一名中校軍官走到何應欽旁邊報告道,手中還拿著一紙電文。
  何應欽接過電報,只見上面譯電文寫著:“敬之兄,今九國公約會議進展不順,皆因前線將士奮勇作戰方使淞滬不落于日寇之手,日寇大部援軍將至,上海恐將不保,南京危在旦夕,望敬之兄做好萬全準備,將武器裝備等一應備好,于國都與敵決一死戰!蔣中正親筆。”
  看完電文上的內容后,何應欽緩緩閉上了眼睛,目前出現的這種局面,雖是意料之中,但未免也有些失落——日寇終究還是沒能給他們時間把一百個德械師武裝好啊……
  一片發黃的梧桐樹葉緩緩從樹上掉落,翻卷了一圈又一圈,終于落在了地上……
  南京的夜晚似乎還是和以前一樣,又似乎多了幾分帶著緊張的肅殺之氣……
  南京的緊張氣氛,淞滬戰場是感覺不到了,畢竟這里除了生與死,沒有第二種選擇。
  拖著相比戰前消瘦了許多的軀體,張天海走到了陣地的最前沿,在還沒換防之前,他必須與他的一營同在,副團長那只是一個虛職,對于現在的他來說,一營才是重中之重。
  “明天又是一個晴朗的天氣,小日本的飛機又該十分猖獗了……”張天海看著這七十多年前的夜空,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月亮像是一個大大的圓盤般散發著柔和而清冷的光亮,馬上就是十一月了,酷暑的時期已經過去了,秋風帶著浸入人骨般的輕寒緩緩吹襲而來,令人由衷地感到了來自深秋的微涼。
  望著無盡夜空中的那一輪圓月,張天海由衷地覺得,來到民國,就像是一場夢一般,也許有的人的出生就為了完成一些事,推進某個時期某個領域的前進,就像漢朝時的霍去病以及大秦的千古一帝秦始皇……
  想著想著,張天海忽然想起了他前世那年邁退休的父母,淚水緩緩浸潤了他的眼眶,也不知道一直以他是驕傲的他們過得還好嗎?
  李浩城、徐木、還有一個個熟悉而陌生的面孔從眼前浮現,那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啊,年紀輕輕的,就犧牲在了戰場上,要是換在后世,也許這些人還應該在讀大學,或是大學剛畢業吧?甚至有的,還在讀高中?
  想到這些,張天海就無奈地笑了笑,有些東西是不能假設,也不能代入的,命運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想著想著,又有兩個姣好的面容浮現在了張天海的面前,一個清純秀麗,一個帶著御姐般成熟的妖艷,但兩人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好看,非常好看,放在現在隨隨便便都是人群中的焦點的那種。
  不錯了,這倆人就是張天海來到這個時代以來唯一有過交集的兩名女性,而且是年輕好看的女性——沈薇與鄭曼。
  對于這兩人,張天海也不是什么呆瓜,他清楚地知道這倆人都對他有好感,但他必須裝作什么也不知道,因為他也不知道明天什么時候會犧牲,她們可以不用多想,但他不能不多想!
  “要是在二十一世紀該多好,兩個好看的妹子,隨便泡一個都好啊……”想著,張天海邊帶著無限遺憾地感嘆道。
  ……
  PS:又一章,先一天一章吧,果斷時間看看再恢復雙更吧……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