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軍令如山

第一百一十五章 軍令如山


  此時張天海腦袋里只有八個字:軍心可用,士氣可用!
  和那些整補上來的軍隊一樣,他們一樣悍不畏死,誓死保家衛國,他們都用實際行動證明著他們對這個國家的熱愛,對這片土地的熱愛。
  此時再也沒有派系黨政之分,而是只有中國人,而且是悍不畏死的中國軍人!
  “好,沒問題,你們都是好樣兒的。你們就按各班各連進行戰斗補充吧!”張天海眼中滿是欣慰,中華民族正是有了這樣的人,最終才不至于亡國滅種。
  安排妥當了這一些事,張天海總算是輕輕松了一口氣:有一件事算是對付過去了。
  戰爭很殘酷,殘酷得能讓你身邊所有熟悉的人一夜之間消失得干干凈凈了。
  兩個月的戰爭打下來,整個一營熟悉的面孔不過剩下兩個罷了,一個是一連長李淳飛,另一個是許三狗。
  不得不說李淳飛和許三狗的命大,上了戰場這么久,都只是受了一些無關痛癢的輕傷,而沒有致命傷;就連作為張天海衛兵的魏和也犧牲在了前線的流彈之下了。
  至于副營長孫宏則被師部下命令調到二一二團三營擔任營長去了。
  殘酷的戰爭對軍隊的消耗是極大的,特別是基層的官兵。
  可是基層官兵大量的消耗必定會產生一系列的人才短缺――當然了,這是針對軍官而言的。
  大頭兵死了大不了再招兵就是了,經過幾個月的訓練,又是嗷嗷叫的合格士兵了;可合格的軍官呢,軍官又那么容易培養嗎?
  所以在傷亡慘重的戰損后,作為一名黃埔七期出身的高材生,孫宏在第一時間就被長官盯上了。
  疲憊與倦意侵襲了張天海的心頭――他和前線所有的官兵們都一樣,厭惡這場該死的戰爭。
  “營長,咱們現在去哪兒啊?”說話的是許三狗,此時的他已經變得成熟了許多,只是依然消瘦。
  許三狗現在已經是二連的代理連長了,雖然他不是黃埔出身,但這個時候打急了也就顧不了這么多了――哪有那么多合格的軍官給你用?現在前線到處都缺軍官!特別是合格的軍官!
  “繼續巡巡看吧!”走在這個已經是沒有一間完整屋子的小鎮上,張天海心頭一片凝重。
  兩個月的連續作戰讓張天海承受的壓力不是一般大,這兩個月以來無時不刻不在死人,也不知道明天死的人會不會是自己。
  張天海抬頭看了看天上那不算毒辣的太陽,深有感觸:已經是深秋時候,很快天氣便要變涼了。
  不過傷悲春秋可不是張天海這時候該干的事情,只見他大步流星地跨步向前,走到一個正一邊發呆、一邊在啃著面包的士兵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兄弟,吃完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吧,等會兒咱們繼續打小鬼子。”
  那士兵一看是營長,也不顧嘴里還嚼著饅頭了,立馬起立敬禮道:“是,營長。”
  張天海輕輕點了點頭,又拍了一下士兵的肩膀,說道:“嗯,好好休息一下吧,等打跑了小鬼子,咱們就不用上戰場拼命了。”
  聽著營長的話,士兵的鼻子頓時都有些發酸了,他略帶哽咽地說道:“是,營長。您放心,我們打起仗來不含糊,他小鬼子不也是兩個肩膀扛著一個腦袋的嗎?”
  “嗯。加油,你們都是最棒的士兵!”張天海輕輕頷首。
  這是張天海每天都必須干的活,說好聽點兒就是鼓舞士氣,振奮軍心;說難聽點兒就是讓底下的士兵更努力地賣命、拼命!
  前線厭戰的情緒是有,但并不是那么嚴重,畢竟這是打國戰,官兵都知道自己所做的是抗擊侵略者,所以打起仗來十分賣力拼命。
  可仍是如此,厭戰的情緒還是不可避免地產生了――畢竟在這個每天都在死人、而且死的還是自己朝夕相處的親密戰友,誰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的環境里,心理壓力能不大么?大得讓人有些受不了。
  在這些戰斗的日子里,張天海也曾在許多個夜深人靜的深夜里對敵軍發起過數次小規模偷襲作戰,其戰果亦是相當不錯,但終究是杯水車薪――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顯得是隔靴撓癢、微不足道了。
  中日兩軍差距太大了,在這場戰役中日軍又占據了絕對上風,在海陸空三軍火力的猛攻下,國軍處處挨打,相對于大局勢,張天海的這點戰果是微乎其微、甚至是毫不起眼的。
  人力有窮時,這大概便是張天海的真實寫照了吧!
  ……
  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張天海接到了團部轉達師部的命令:全師移至蘇州河南岸駐防。
  和師部命令一起到達的,還有團部的命令,這道命令是由團長胡家驥親自下的:由一營負責全團殿后,務必頂住兩個小時以上,為全團后撤贏得寶貴時間。完成任務后,在蘇州河南岸集合!
  接到了負責殿后這個命令,張天海也并沒有覺得意外:在這兩個月里邊,二一六團一營作戰頑強的表現無論是在一〇八旅還是在三十六師都是突出的,團長信任他,將這個最危險的任務交給一營也是正常的。
  試問,如果不交給一營,其他人也能保證絕對撐上兩個小時以上、而且有可能全身而退么?
  這是一種信任,同是也是一種壓力。
  “傳令,一連二連集合!”張天海沉聲命令道。軍令如山,身為軍人,唯有執行到底!
  “是!”傳令兵應了一聲,然后跑出去傳達營長命令去了。
  張天海面沉似水,他該想著這一仗該怎么打了――這一仗,不但要撐上兩個小時,更要帶著一營的弟兄們全身而退。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除了圣人,那就是傻子了。張天海從不認為自己是圣人,但他也不會去做那個當炮灰的傻子,他知道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
  ……
  PS:六月五日的二更已送上,更新在恢復,雄鷹會慢慢存稿的!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