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八十八章 張扒皮

第八十八章 張扒皮


  只可惜松井石根的計劃是很難實現的了——他完全低估了中國軍隊的抵抗決心!
  北部登陸的第三師團在羅店遭遇了極強的抵抗。
  那是陳誠的起家部隊——十一師,師長彭善。
  日軍第三師團師團長藤田進萬萬沒有想到,這股中國軍隊來得竟如此之快,僅僅比他們快了一步而已。
  何以見得?
  從這群剛入駐羅店的中國軍隊的防御工事便可以看出來了:碉堡什么的可都沒建筑,就連陣地上的土還是剛挖的,全都是新土。
  藤田進想不通的是,這群中國軍人怎么來得如此快?要知道此次來的援兵中可不止他們兩個師團而已,還有一個航空母艦戰斗群!
  自從早上六點起,航母上的戰斗機便已起飛,重點還是掩護搶灘登陸的第三師團主力!
  也就是說這群中國軍人是冒著轟炸前進的,是誰給他們的勇氣?梁靜茹嗎?咳咳……跑偏了……
  反正照藤田進看來,要么是這群中國軍人悍不畏死,不然就是海軍航空兵不給力,連區區一群裝備極差的“叫花子”都攔不住。
  沒錯,在藤田進看來,除了中國那幾個德械師之外,其他部隊的裝備無疑是跟叫花子無疑的。
  確實,藤田進有這個本錢,他的第三師團可是日軍十七個常備師團的王牌啊,可不是第四師團那群大阪商人能比的。
  然而,事實并不像是藤田進所想像的那樣——海軍航空兵作戰不力。
  時間回到兩個小時前。
  這時,天才剛剛蒙蒙亮,從云朵中露出一縷陽光,一架架帶著發動機轟鳴聲的飛機就從航母的甲板上飛起,躍進了云層。
  這是日本海軍的96式艦載機!
  只見這一架架96式艦載機的機翼兩側都掛滿了航彈,那是用于轟炸的航彈!
  這些海軍艦載機除了部分轟炸第三師團正面之敵——國軍三十九軍五十六師陣地之外,還有的則飛往獅子林、川沙口附近一帶對進行增援的國軍予以轟炸。
  而趕往羅店增援的第十八軍十一師則成了重點轟炸目標。
  一時間是把十一師的官兵們炸個灰頭土臉的,就連師長彭善都親自打電話到張治中的司令部,說日寇戰機猖獗,對我部進行集中轟炸,部隊行進不便,請求暫緩增援。
  張治中一聽,頓時冒火了,怒吼著對彭善說:“彭楚珩(彭善表字),我告訴你,要是羅店丟了,老子第一個斃了你!”
  彭善雖然是黃埔一期生,但其也在中央軍校(黃埔軍校)任過職,當過教官,所以張治中這個老上級的脾氣他是知道的。
  于是,彭善只能硬著頭皮下達了“冒著炮火前進”的命令了。
  ……
  對于調換防區這道命令,張天海倒沒有什么怨言可說,畢竟這是戰場,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至于什么抗命不從,那是不存在的,他不是這場戰爭的指揮官,沒有指揮權,也沒有第一手的作戰資料。
  一味地想去突出自己的重要性,那是蠢貨干的事兒,他不是那種拼了命想出風頭的人,他只是想為這個民族貢獻出自己應有的一份力量罷了。
  調換防區進行得很順利,畢竟都是一個旅的弟兄,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不存在隔閡這東西。
  也不知道是團長安排的,還是旅長安排的,他們一營的陣地最是靠近二一二團。
  得知自己的陣地是緊接著二一二團后,張天海那是必須高興的哪,二一二團的團長不就是自己的老上級熊新民咯?
  都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說的不就是這種親切感么?老上級、老戰友不也一樣?
  還是那句話,唯一缺點就是太靠近前線了,晚上睡覺都睡不安穩啊,因為鬼子隨時都有可能突破二一二團的防線打到二一六團來……
  要知道,楊樹浦的日軍為了延緩三十六師的進攻,堅守海軍碼頭至援軍到達,
  江灣鎮,二一六團一營營部。
  江灣鎮,這是上海近郊的一個大鎮,其中復旦大學及愛國女校都在此鎮,先前都不算是要害位置,所以國軍在此并無駐軍。
  直到淞滬開戰以后,二一二團進駐之后放有了駐軍。
  現在連同二一六團一營已經有了四個營的兵力在此駐守。
  張天海的營部設置在防區正中的民房之中,四周一片肅然。
  在到達江灣之后,張天海便立即下令讓部隊就地挖陣地,構筑工事,準備隨時戰斗。
  這一項命令下達之后,張天海就讓孫宏這貨做監督,然后自己悠哉悠哉的,以視察陣地為名義偷懶去了。
  孫宏自然看穿了張天海的“險惡用心”,知道這貨是想偷懶,笑罵張天海是將自己當作挖煤的苦力,要將自己的價值榨干,是那黑心的周扒皮。
  張天海嘿嘿一笑,說道:“老子是營長,你是副的。我就是你的上級領導,你必須服從指揮,不然老子斃了你……嘿嘿……”
  說到最后,張天海呲牙一笑,笑得那是一個陰險。
  當然了,這只是一個玩笑而已,不可能真的槍斃。
  “你啊你,張玉麟,我是看穿你了,你可是不折不扣的張扒皮啊……”孫宏哭笑不得,只能應承了張天海。
  “魏和,隨我走一趟!”張天海喊了一聲身邊的衛兵。
  這魏和是長得三大五粗的,一身橫練的肌肉,用現代的話來形容,那就是這貨是屬于肌肉猛男屬性,只可惜那長得忒老實了點兒,否則穿上西裝打起領帶,那就是活脫脫的一個黑社會打手啊……
  對于魏和這個身影魁梧的狗腿子,張天海那是非常滿意的,畢竟吧,這狗腿子最大的用處就在于面子工程,然后才是做事。
  身邊的馬仔能打,不也是對老大的一種肯定么?
  “營長,咱們這是要去哪兒呀?”出了營部之后,魏和就問了一句張天海。
  張天海頭也不回:“去二一二團團部。”
  “哦。”魏和呆頭呆腦地應了一句,然后一臉茫然地問了一句:“那孫副營長那邊……”
  還沒等魏和說完,張天海就瞪圓了眼睛回頭問一句:“我張玉麟是營長還是他孫宏是營長?!”
  ……
  PS:更新送上!晚些還有一更!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