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八十二章 吳濤到訪

第八十二章 吳濤到訪


  會議結束后,張天海就帶著一營去找自己的新防區了。
  說實話,張天海并不想要什么嘉獎,他此時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睡一覺。
  打仗這個事情不單只是耗費體力,更多的是耗費腦力。
  除了昨晚睡的那一覺,其他就沒有休息了,而且睡眠質量還不好――廢話,四處都是槍聲,能睡好嗎?誰知道鬼子會不會來個說來就來的偷襲?
  如此一來,睡眠質量自然說不上好,再加之早上一早就起來了,還經歷了如此殘酷的戰斗。
  想想這樣的日子可能還要過上整整八年,張天海的背脊就有些發涼。
  但發涼也只是發涼一會兒而已,因為他馬上就要指揮部隊筑造工事了。
  敵海軍陸戰隊司令部一戰,讓張天海的一營損失過半,尤其是二連,傷亡最為慘重。
  看著這好不容易擴充了的隊伍,又打得縮水了一半,許多熟悉的面孔都又不見了許多,張天海的心里就很是不好受。
  除了那些極度尖酸刻薄之人,沒有一個長官是不心疼自己手下的弟兄的。要知道,有了手底下這些弟兄,一個指揮官才能夠算得上是真正的指揮官。
  一個手底下沒有了士兵的指揮官,那他只能是一名普通的士兵。
  天空依然蔚藍如洗,一朵朵白云飄浮在天空中,仿佛在裝飾著這片天空。
  海鷗仍在天空上嘶鳴,似是那在白云下漫步的漫步者。
  日頭逐漸西垂,但依舊散發著它那灼熱的光芒,似乎不甘就這么離去。
  張天海坐在一塊散落的磚頭上,嘴里叼著一根香煙,辛辣的味道刺激著他的咽喉。
  張天海會抽煙,只是平常很少抽,若非要他總結出這個時代的香煙和二十一世紀的香煙有什么不同的話,只能說這個時代的煙,要辛辣了許多――就像21世紀的土煙一樣濃。
  一個個士兵在忙碌的搬著戰備用品,張天海難得地偷懶了一陣。
  正當張天海在抽著煙的時候,不遠處一個聲音響起了:“張營長,恭喜你啊!”
  張天海回頭一看,是二營營長吳濤。
  只見那吳濤身后帶著幾個兵,大步流星地走了過來,然后坐在了張天海的旁邊。
  對于吳濤這個人,說實話,張天海并不了解,也不熟。
  之前呢,因為張天海只是一個小小的中尉副連長,哪有資格跟吳濤這個少校營長稱兄道弟呀?
  可在張天海當上營長后呢,又是作戰任務最為緊急的時候,可是沒有時間敘個人私情。
  所以說,這兩人之間不了解也算正常。
  “不敢當,不敢當。若不是兄弟部隊的及時支援,恐怕我們一營早就被吃的骨頭都不剩了。”張天海禮貌地笑了笑,很是謙虛。
  而對于吳濤來說呢,張天海這個人還是比較靠譜的,重點是又有本事又能打。
  “張營長,你謙虛了。你我都是黃埔出來的學生,雖說不是同一期,但我也只比你高一期而已,也算得上是自己人了。所以,你我之間客套話就不用多說了。”吳濤說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聽口音,應該是陜西那邊的。
  “吳營長,您此次來找我不會只是單單想敘舊吧?”也難怪張天海會有此疑惑了,畢竟兩人平時連話都不多說幾句的。
  聞言,吳濤輕輕一笑,道:“看來張營長是不歡迎我吳某人啊。”
  “豈敢豈敢,吳營長既是吾之前輩,又是玉麟學長,豈有不歡迎之理?”張天海咧嘴一笑。
  吳濤沒有接張天海的話,話鋒一轉,道:“此次戰役,較之五年前的那場上海戰役,可是要難打得多了……”
  說著,吳濤不禁是謂然一嘆。
  厭惡戰爭的不只是老百姓,還有軍人。
  戰爭打起來了,吃不飽穿不暖的是老百姓;而軍人呢,則要扛槍上陣、決死沙場!
  可不是么,五年前的那場戰役,僅僅只是一場戰役;而現在呢,只是侵華戰爭的全面爆發。能比么?
  張天海心里想歸這么想,但她絕不會這么回答,畢竟這個時代除了他,沒有人知道歷史的走向。
  “吳營長,此戰非彼戰了。上個月,校長在廬山發表演講,就已經注定了這場戰役只是國戰的一部分。這是全面戰爭啊,犧牲在所難免。”說著,張天海輕輕拍了拍吳濤的肩膀。
  “還是玉麟兄懂啊。”吳濤笑了笑道,“你我皆是軍人,指不定哪天就戰死沙場了。能臨死前交你這個朋友也不錯。”
  “若是吳營長不嫌棄,咱們做個兄弟也未嘗不可。”張天海也不是那種小氣之人,既然人兒吳濤看得起自己,交個兄弟也未嘗不可。
  “張營長說此話見外了,既然咱們要做兄弟,那我就占你便宜,喊你一聲玉麟老弟了,你且喊我的表字承光吧!”看得出來吳濤不是那種小氣之人,不然哪能經常被團長踹屁股而不生氣的呀?
  不生氣不代表是慫,而是因為他敬重胡家驥,僅此而已。
  “行。”張天海痛快地答應了,隨后問了一句:“承光兄之前去過顧營長那兒了吧?”
  吳濤搖搖頭,說道:“沒有,顧心衡那人太過傲氣,仗著自己的兄長是國軍高官,平素不把人放在眼里,更別提現在他的兄長已經提拔為咱們戰區的副司令長官了。反正,我個人和他是談不來。”
  “第三戰區副司令長官?又是姓顧的……”張天海喃喃自語道,好一會兒才想起來了:“難道三營長的兄長就是顧祝同顧長官?!”
  吳濤點點頭,說道:“沒錯,就是顧祝同顧長官,這在咱們二一六團也不是個秘密了。”
  “看來,咱們國軍內部也是有不少公子哥呀……”張天海輕聲笑道,一切仿佛都與他無關。
  “若是他顧允之要是個爽朗之輩,那還好說,可偏偏是心胸狹窄之人。玉麟老弟呀,你可是要小心咯……”吳濤壓低了聲音說道。
  “何出此言?”張天海有些搞不明白,他好像也沒得罪過顧心衡啊……
  ……
  PS:更新送上。晚上還有一章!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