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七十六章 死傷過半

第七十六章 死傷過半


  “行了,你我上下級已有好幾年了吧?這些話,等張玉麟回來了再說。”彭輯光一臉高興地笑著說道。
  “是,旅座。自從楊光鈺楊旅長調任三十四師擔任師長一職之后,您就到了咱們一〇八旅,時光荏苒,算一算也有三年多的時間了。時間可真快哪。”胡家驥感慨著說道。
  彭輯光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說道:“行了,敘舊的話,咱們過后再說。現在咱們去前線觀察一下戰況!拿下了鬼子司令部,這可是大功一件,走,瞧瞧去!”
  “行。”胡家驥應聲道,隨后在警衛的攙扶下開始前進。
  ……
  時間回到三分鐘前,一〇八旅前敵指揮部樓上。
  此時戰斗的槍聲已然變得是依稀了起來,只有零星的槍聲從那幢大樓里傳出,鄭曼依然是站立在窗子前方緊張地通過望遠鏡觀察著情況。
  那背影,亭亭玉立,嬌俏可人。
  “出來了,出來了,大門那兒有一個兵出來了。”在望遠鏡里清楚地看見大門處有一個國軍士兵跑出來后,鄭曼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意。
  槍聲停止了,再有國軍官兵裝備齊全地跑出來,而非丟盔棄甲,這就證明了:國軍勝了。
  但國軍勝了,并不代表著張天海還活著,于是她匆匆忙忙地跑下樓了。
  “鄭記者,您去哪兒?”看著鄭曼那匆忙離去的背影,郭其亮急忙追問了一句。
  鄭曼頭也不回地說了一句:“去前線!”
  想起團長交代的任務,郭其亮咬了咬牙齒,急忙追了上去。
  戰場依然是硝煙四起,那棟被炮彈轟得表面坑坑洼洼的特別陸戰隊司令部大樓依然是顯得如此巍峨,畢竟那是日軍處心積慮想要加高加厚的防御工事。
  說起這棟大樓修筑防御工事的開始,得從六年前的九一八事變說起——九一八事變后,為防止中國軍隊在上海地區對其發起報復性打擊,以及出于九一八事變后,中日隨時有可能在上海發生戰爭的準備,日軍就開始加筑這座大樓的防御了。
  直至一二八事變前,日軍業已完成了對這棟大樓的工事。
  這座大樓的防御程度,可以用固若金湯來形容也絕不為過,若非有此強悍的據點可守,日軍也不會底氣滿滿地在三二年時悍然挑釁中國軍隊了。
  早在一九三二年的一二八事變發生時,時任第五軍軍長的張治中便已做過拿下這座大樓的計劃了,該計劃則是用裝滿烈性炸藥的卡車開到大門前,已炸開大門。
  要用一整車的烈性炸藥炸開大門,可以想象這幢大樓的堅固程度了。
  若非是八十八師在德國顧問的建議下,用獨立炮兵團的火炮猛轟大門,以及用士兵炸藥大門,就張天海那點兒人帶的炸藥能炸開人兒的大門?不可能!
  算起來這一仗,張天海是占了一個大便宜了,因為他的部下去炸大門的炸藥,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地上鋪滿了尸體,有日軍的,也有國軍的。
  而這些國軍的尸體中,有三十六師官兵的,但更多的是八十八師的官兵們的。
  戰爭從十四日正式爆發算起,已經是第八天了。
  尸體上發出了一陣陣惡臭味,國軍官兵們在清理戰場,有拖走尸體的,也有是救走傷員的。
  鄭曼跑在這片陣地上,也不知道她那穿著高跟鞋的腳是如何做到跑得如此快的。
  她那搖曳的身姿頓時成為了戰場上的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
  “你,去讓一連長、二連長還有三連長,立馬報告傷亡情況!”張天海回頭指著一個一營的官兵說道。
  “是!”士兵應了一聲,然后去找人了。
  看著自己身邊,別說是副官了,就連參謀都沒有一個,想想張天海就覺得頭疼:團座啊團座,您把誰抽上團部不好,非得把郭其亮這王八蛋抽調了,我現在去哪兒找一個營部參謀來啊?
  確實,現在是戰爭時期,各營各連能保持基層軍官的充足已經是很不錯的了,更別說了參謀副官這些輔助型的軍官了,至少也得等打完淞滬這一仗再說了。
  沒多久,那士兵就回來了,對著張天海立正敬禮后說道:“營長,一連犧牲三十六人,重傷四十三人,輕傷十六人;二連還不知道情況,二連的向連長犧牲了,副連長也犧牲了;三連犧牲五十二人,重傷二十六人,輕傷十八人!”
  聽到這個消息,張天海的心都抽搐了起來,這又是一場傷亡過半的仗了,除了二連不知道情況之外,一連總共傷亡九十二人,三連總共傷亡九十六人。
  “你說什么?二連的連長向鵬還有副連長李觀至都犧牲了?!”張天海瞪大了眼睛問道,看來這一仗他的老部隊又是打殘了,重點是,他除了整補之外,還別的渠道去找合格的軍官來擔任連長和副連長么?
  “是的,營長。二連的人,現在可都在大門前等待著呢。”士兵老實回答道。
  “對了,你是幾連的。”張天海隨口問了一句。
  “報告營長,我是三連一排的。”那士兵報告道。
  “行了,馬上帶我去二連那里瞧瞧情況,快!”張天海命令這三連一排的士兵說道。
  “是,營長!”士兵應聲后立馬跑出了這間幾分鐘還是敵軍控制的辦公室,而張天海緊隨其后。
  下到了大門時,張天海迎面撞到了來尋他的鄭曼鄭妖精,只是此刻張天海實在是沒有心情,只是瞧了一眼后者,冷著一張臉然后走到了二連官兵所在的地方。
  二連官兵們所在的地方也好找,那是大門側邊的一處被清理出來的空地上,一群完好又或是帶著輕傷的士兵正圍著兩具尸體,正在那里抹著眼淚。
  淚水在這群大老爺們兒的臉上泉涌著留下,一滴又一滴,滴在了地上濺起了一星水花。
  此時張天海終于想起了,方才倒在他身邊的那名軍官是誰了,就是向鵬!
  ……
  PS:更新送上,感謝大神曹寧的100點幣打賞!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