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四十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四十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戰場還是那個戰場,各類建筑物的碎塊倒在了路上,只是相比于昨日,那些零星碎塊已經被掃掉了。
  晨間的空氣很清晰,在海風的裹挾下輕輕吹著人們的臉頰,只是這股清新的空氣中怎么聞都是帶了許多硝煙味兒。
  三十六師師部戰地醫院一片忙碌,這里已經是通宵達旦地搶救傷員了,這一場硬仗下來,光是二一六團就死傷數百了,重傷、輕傷者數不勝數。
  許多身纏白紗布的傷員坐在戰地醫院前邊的空地上抬頭仰望天空,仿佛那蔚藍的天空中有著幸福美滿的生活,那是一種向往。
  他們的眼神里邊透露著迷茫,不知戰爭何時方能結束,長官曾經說過,趕跑了小鬼子,才能迎來戰爭的勝利,到時候才能過上真正的好日子。
  老百姓們的愿望從來都是很很簡單、容易滿足的,只有有一口吃的,他們就不會造你的反,正要生活有奔頭,他們就會繼續拼搏下去。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一個王朝的滅亡,除了將軍造反之外,莫不是因為老百姓們都吃不好穿不好了,這才揭竿而起了。
  鄭妖精跟在張天海的身后,那雙大眼睛帶著憐憫地看著這些受傷的傷兵,仿佛是在為他們的受傷而感到悲痛。
  “張天海,這些兵里邊,有你的兵嗎?”鄭妖精戳了戳張天海的背后,巴巴地問了一句。
  張天海苦笑著輕輕搖頭,嘆息了一句:“有吧,但,很少。因為我們營一起沖鋒而倒地的弟兄,大多數都犧牲了,有的是送往戰地醫院的途中搶救無效死了,只有少部分人是還活著。說實話,我到現在還沒有勇氣去看那些受傷的弟兄呢。”
  “為什么不敢?”鄭曼走到張天海的前面攔住了他,眼睛直視著他,透露著許多不解。
  “我的鄭記者,這個一定要說嗎?”張天海有些哭笑不得,他有點兒搞不清這個女人是沖著他來的,還是真的是公務需要。
  鄭曼點點頭,說道:“對,一定要。”
  “那我要是不想說呢?”張天海正了正臉色。
  鄭妖精是什么人,可是得到過宋師長默許的人,她怵啥?啥也不怵!
  只見鄭曼嘴角輕輕揚起,說道:“那我就去報告你們宋師長,就說你們師一個叫張天海的營長拒絕了我的采訪幫助請求。”
  看著面前這一張如花一般的青春笑臉,張天海是真心感到無奈——什么叫牛皮糖,就是又不能甩掉,又不能踩,吃著好像又有點兒甜的那種。
  沒錯,這就是有點兒甜——這么漂亮的妞就這么硬生生地站在面前,怎么說,那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兒,所以才如此形容。
  “好吧……”張天海終于無奈地屈服了,確實有那么些丟臉,被這么一個小妞給逼到墻角了,“那這事兒,能換個地方說么?”
  張天海那看向鄭曼的眼中帶著懇求,很顯然,這些話并不適合在這里講。
  “行啊。那張玉麟先生,我們現在去哪里說好呢?”鄭曼非常痛快地答應了,而且還主動提出了換地方的說法。
  得了,這下張天海算是看出來了,鄭妖精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若是這是真的為公務而來,說起這個時候就不可能答應得如此痛快的。
  張天海在感覺頭痛之余,可偏偏又感覺有點兒欣喜,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男人的劣根性的緣故,還是原本他張大營長就是一個花心蘿卜。
  在明知鄭妖精的意圖后,面對她的邀請,他居然還有點兒欣喜?
  這就是張天海對自己煩惱的地方了,明明看見沈薇的時候,他才會有那種情不自禁心動的感覺,可自己在面對鄭曼的邀請,還欣喜?這不是花心是什么?
  煩歸煩,但人兒鄭曼可還是等著他的回復呢,這位同志可是真·大神,可萬萬不能得罪。
  于是,張天海痛快給了一個答案:“海邊吧!就匯山碼頭。”
  “匯山碼頭那邊不是正在構筑防御工事么?去那邊,合適么?”這倒不是鄭曼不愿意去,而是發自內心地問的。
  張天海笑了笑,滿臉自信地說道:“沒有什么不合適的,我張天海怎么也算是一營之長,在三十六師,怎么也勉強算個中層干部吧!去看看也是可以的。”
  看著張天海那副自信的陽光笑臉,鄭曼臉頰微紅,輕輕低下頭,應了一聲:“嗯……”
  陽光輕輕撒在張天海那張好看的臉上,他輕輕說了一句:“那……我們走吧!”
  說完,張天海就一臉瀟灑地回頭走了,而鄭妖精緊跟其后。
  “喂,張玉麟,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正走著路,鄭曼問了一句張天海。
  “說吧!”張天海大大方方地說道,回頭看了一眼鄭妖精。
  “嗯……去碼頭,你不怕日軍的軍艦嗎?”鄭曼抬頭問道,也許是靠近了海邊的緣故,微風輕輕吹開了她的發梢,溫暖的陽光輕輕撒在了她的臉上。
  那一刻,微風不燥,陽光正好,美人如玉。
  那極美的鄭妖精讓張天海一不小心看晃了眼,不經意看呆了。
  不過張天海也是個極有定力的人,他很快回過神了,他正了正臉色,說道:“呃,這個,日軍是肯定不會浪費炮彈在咱們身上的,這個你放心。”
  “噗嗤……”鄭曼一下子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張天海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看著張天海這副茫然的模樣,鄭曼就更是笑彎了腰,她眼角溢著點點淚光,說道:“張玉麟,你知道嗎?你剛剛那副一本正經說瞎話時的樣子,特別像神棍你知道嗎?哈哈哈……”
  說著,鄭曼便是肆無忌憚地笑了起來,哪還有剛見面時那副淑女模樣?
  不過即便是如此,仍是讓不少路過的大兵看得眼睛都直了,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用他們的話來說,那就是——這女娃子可真好看,像是那從畫里邊走出來的仙子似的。
  ……
  PS:昨晚太累了,開車跑一天了,一大早就睡著了,先欠著大伙兒兩章,今晚晚些還有一章!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