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二十六章 奇有奇用

第二十六章 奇有奇用


  集結號吹響了,國軍官兵們紛紛起來了,踏著急促的腳步,在各自排長班長的帶領下,集合了。
  “快點!快點!快點!快點!!!一營的在這里集合!!!”張天海站在一處制高點上用力嘶吼著,沒辦法,就這個時代還沒便攜式電喇叭那玩意兒,所以他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畢竟在這個時代可是通訊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的,能咋辦?張天海也很絕望啊……
  遠處的槍聲更加密集了,還夾帶著爆炸聲,震耳欲聾——那邊的戰斗更加激烈了。
  張天海抬頭朝著槍炮聲傳來的方向一眼,卻發現那邊硝煙滾滾,直沖云霄。
  看來,手榴彈爆炸的程度那還是相當密集的。
  張天海是一營的老人了,在二連副連長這個位置上也呆了不少日子,所以暫時還沒出現有人不認識新營長的窘況。
  只是比起在西安出發前六百多人的浩蕩陣容,此時倒是顯得冷清了許多,因為全營只剩下大約一半人是活蹦亂跳的站在這里的。
  不得不說,黃埔軍校畢業出來的高材生擔任基層軍官后訓練出來的部隊在紀律性方面做得還是相當不錯的,起碼不像那些地方軍似的,集合完畢后還鬧哄哄的一片。
  所有人都安靜地在等待著新營長的發話。
  張天海喉頭輕動,朗聲說道:“傳團座命令,我營擔任此次攻堅戰斗的預備隊,由二營和三營擔任主攻部隊!明白了嗎?!”
  “明白!”眾人齊聲回應道,聽起來倒像是那么一回事兒。
  可張天海的眉頭卻是輕輕皺了起來,因為他從中聽見的是一種疲憊,一種無奈,而不是士氣高漲的聲音。
  “我沒聽見!你們都沒吃早餐么?用你們的聲音大聲告訴我,我們是王牌,我們對這些該死的侵略者無所畏懼!明白了嗎?”張天海大聲吼道,他清楚地知道,如果一支作戰部隊的士氣低迷的時候拉上戰場的話,會出現什么后果。
  輕則戰斗失利,重則兵敗如山倒!
  所以,他必須要重新拉起這支部隊的戰意和士氣!
  因為這群士兵們,他們實在是太過疲憊了,身心俱疲!如果連和敵人決戰的士氣都沒有,那么,這支部隊就完了。
  “明白!!!”官兵們齊聲回應道,聲音倒是比方才的聲音大了幾倍。
  而這一次,張天海總算是有些少滿意了,無論是前世或是今生,這都是他所擔任的最高職務,究其今生與前世,無疑都是十分相似的。
  首先得從前世張天海下部隊時說起,一下部隊,張天海就是擔任的副中隊長一職,后來才升任的中隊長,就在他要升任副大隊長的時候,就來到了這個戰亂的時代。
  所以,他的前世最高職務是中隊長,也就是連長。
  到來到了這里,也仍是擔任副連長的職務,李浩城犧牲了之后,他才升任為連長了。
  所以,他的兩世為人,都是連長和副連長的位置上呆得時間最久了。
  不過總算萬幸的是,老天爺總算沒把他仍在最是混亂的戰場之上,也沒把他殘忍地扔到炮擊目標地上。
  這是張天海來到這個時代后,唯一感謝老天爺的地方了。
  為什么是唯一感謝老天爺的地方?廢話,本來可以在后世安安穩穩地過著生活,眼見著生活剛有了盼頭——才剛邁入有車有房有前途的關口啊,就差一老婆共度此生了。
  然而就是在這檔口就把他扔到了民國,說不氣是那是假的。
  不過張天海也不是那種自暴自棄的人,否則他的前半生是不可能熬過來,作為一個出身于貧苦大山之中的驕子來說,這點苦他還是受得了的。
  只是這些罪本來都不是他該受的罷了,看起來確實是挺冤的。
  不遠處,剛包扎好傷口的團長胡家驥在衛兵的攙扶下一瘸一拐地從戰地醫院中走了出來,剛好瞧見了眼前的這一幕。
  看見對面不遠處的那個營的兵似乎仍是戰前那副士氣高漲的模樣,似乎沒有受到一點戰斗受挫的影響,胡家驥一下子就樂了,問道:“有點兒意思,這是哪個營的兵?”
  胡家驥問的是郭其亮,這平時和下邊的部隊接觸就他接觸得是最多的了。
  郭其亮眉頭輕皺,眼睛看向了那個熟悉的身影,沒一會兒就得到了答案:“團座,是一營的兵,您看,在那邊站著的就是張天海張營長了。”
  得知是張天海,胡家驥輕輕笑了笑,說道:“原來是張天海,這小子帶的兵,看上去是那么回事兒,也不知道打起仗來是如何?”
  “團座,我想以張天海這人的本領帶的兵,應該不會太差,如果他帶的兵,個個都像他這么不怕死,不要命的打法,乃是我軍之福。”說話的是參謀長方任,他說這話倒不是因為張天海是他老鄉的緣故,而是發自內心的話。
  “正國,可不能因為這張玉麟是你老鄉,你就偏袒他吶。”胡家驥打趣了一句方任,對于他胡團長來說,也許受傷了,那才是一件極好的事兒,起碼這脾氣也不那么暴躁了。
  他在等著二營和三營的兵集合完畢到他面前來!
  “若是團座覺得張玉麟是個廢柴的話,就不會冒險提拔一個才剛剛擔任正連長的人擔任一營長了。二連長李浩城犧牲了,一連長陳大成受傷了,這升任一營長的頭號人選應該是三連長孫宏才對。團座,您有惜才之心,可不能把我方正國當作是那壞人反派吶。”方正國反將了一軍,他和胡團長二人,那可是一文一武相得益彰哪。
  “呵呵,正國,還是你了解我呢。孫宏這小子太老實,屬于中規中矩的人,這樣的人,打陣地戰是一把好手。可我胡家驥的脾氣,我不說你也了解,我就是那種脾氣急躁的人,所以就想任用張玉麟這把劍走偏鋒的利刃。懂了吧?”胡家驥輕聲嘆息道,很顯然,對于之前的他來說,熊新民走后,李浩城才是最佳接管一營的人選,可惜犧牲了。
  方任點點頭,說道:“團座所言極是,正有正用,奇有奇用,再說咱們現在是進攻方,而非防守方,張天海上陣,正國倒覺得,正好合適了。”
  正說話見,一隊士兵在長官的帶領下正在向胡家驥跑來,沿途的民眾紛紛給他們讓道。
  領頭那軍官一路小跑到胡家驥面前,立正敬禮道:“報告團座,三營長顧心衡率領全營官兵趕到,請指示。”
  胡家驥輕輕點頭,沉聲說道:“報告一下你營公平路一戰傷亡情況。”
  ……
  PS:一更送上,晚點兒二更。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