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七章 沈薇

  二連終于是撤下了。
  在二連拿下后的兆豐路,也終于成為了三連進攻唐山路的橋頭堡。
  秋日的陽光總是來得特別早,仿佛是夏日的尾巴一般,六點還沒到,天已然全亮了。
  整座城市蘇醒了過來,開始了它繁忙的一天。
  戰爭中的上海,就像是一塊殘缺的蛋糕,有人舍棄,但也同樣有人堅守著。
  雨停了有一段時間了,溫暖的陽光照射在人們的身上,仿佛在用行動告訴他們:這場戰爭,中國人民,一定不會輸的。
  選擇了堅守的人們一大早就起來忙活了,他們帶著糧食等物品趕到戰場前沿,為戰斗在前方的國軍將士貢獻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選擇留守的人們,有市民,有學生,有工人等等。
  這天是1937年8月21日,時間,六點三十分。
  在靠近戰場前沿的三條街左右的空地上,這里一片繁忙的景象,來來往往的都是人,有燒火的、燒水的,有搓面的,也有正在炊著饅頭的。
  炊煙裊裊。
  這條十五天前還是一片繁華的街道,此時已經變成了供給前方將士早餐的炊事營區了。
  當張天海帶著二連碩果僅剩的一百一十八人出現在這條街時,立馬有人組織民眾拿著一筐筐蒸好了的白面饅頭送上前。
  “吃吧!打仗都累了吧!都吃兩個……”
  “快吃趁熱吃吧,都熱乎兒著呢。你們在前方打仗都辛苦了……”
  ……
  負責拿包子饅頭給二連官兵的,基本上都是些婦女,而青壯年大多已經被安排去抬擔架了。
  聽著面前這一聲聲帶著溫度的問候與關心,許多存活下來的官兵都抑制不住地流下了辛酸的淚水,有些年紀小的,甚至都忍不住“哇”地一聲就哭了出來。
  一夜激戰,傷亡太慘重了。
  從西安出發時滿編的215人,到現在的118人,包括連長李浩城在內,已經有97位官兵無法站在這里與他們享受這難能可貴的早餐了。
  站在這里的官兵里邊,大多數都是身上多多少少地掛了些彩的,只是,他們還有戰斗力,他們還能和鬼子繼續杠下去,所以他們依然不能退出戰斗。
  作為二連現任的最高指揮官,張天海比起手下的官兵們,也好不到哪兒去——臉上已經被硝煙熏黑了,那身鵝綠色軍官服上也沾滿了鮮血,只有那雙潔白的手套是顯得還有那么些干凈。
  從戰場上撤下了,張天海的神經也終于有了那么些許的放松了,只是疲憊和饑餓都在統一時間涌上了腦袋。
  從戰斗打響開始,從連長李浩城犧牲那刻開始,張天海就一直是帶領著二連的將士沖鋒在隊列的最前邊,爆炸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發生在他身邊了。
  看著面前這一張張干凈而充滿著干勁的臉蛋,張天海忽然間有一種恍若隔世般的感覺:如果李連長、徐木這些犧牲了的將士也能站在這里和他們一起享用早餐該多好啊。
  想著,張天海眼前就浮現出了李浩城還有徐木等一眾犧牲了的將士的笑臉,仿佛在說,我們死得值了。
  想著,張天海仿佛有些癡了,就連站在他面前正拿著一個籃子的姑娘也沒看見。
  “連長,你們走好,剩下的路,我會替你們走完。”張天海喃喃自語著,不知不覺中,那眼睛蓄滿了淚水,終于劃過了他那被硝煙熏黑的英俊面龐。
  “大哥哥,別哭了,拿著,擦一下吧!”一個聲音響起在張天海的面前,將他從自己的世界中拉了出來。
  映入張天海眼簾的,那是一張繡著梅花的粉紅帕子,邊角還繡著一行秀氣的小字,仿佛在告訴著張天海,它的主人是一個秀氣的姑娘。
  張天海雙手輕輕顫抖著接過了姑娘遞過來的帕子,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輕輕說道:“謝謝。”
  用那張帕子輕輕拭干了臉上的淚水,張天海也慢慢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只聞一股好聞的香氣從帕子上傳來,那是一種很清新、很溫暖的味道,讓他不禁為之輕輕一愣。
  “帕子很香,字也很好。可惜我的臉太臟了,把你的帕子弄臟了。”張天海努力地從臉上擠出了一絲他自認為好看的笑容,的確,剛從生死線上下來,也剛經歷了那么多的戰友兄弟犧牲,他的心情確實不好。
  說著,張天海將那張帕子遞還給它的主人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張天海才注意到了面前的這個小姑娘,只見這姑娘身穿著一身標準的民國學生裝,梳著兩個大辮子,身高大約在一米六八到一米七之間,皮膚白皙,柳眉黛眼的,關鍵是還長著一張好看的瓜子臉,精致小巧的鼻子像是畫龍點睛般長在那張好看的薄嘴唇之上。
  整個人就一個字兒:美,而且是那種不帶一絲妖艷地美,像是一朵潔白而清純的白牡丹花,中間有帶著一絲從容的高貴與華麗。
  看得張天海都有些呆滯了,他見過美女,但沒見過有氣質如此清純的美女,像是不加一絲雜質般。
  沉寂已久的心臟,開始撲通撲通地劇烈跳動了起來。
  姑娘接過了那張已經是有了污漬的帕子,舉止之間大方得體,不像是貧窮人家的孩子——也難怪,能在這個時代讀得起書的,大多都是家庭殷實之輩,更別說女子了。
  “吃早餐吧,你們都打一個晚上的仗了。”姑娘將手中籃子的布移開了,那正是一個個散發著騰騰熱氣的饅頭。
  張天海脫下了指揮手套,露出了那雙還算秀氣的大手,拿了一個饅頭,然后找個地方坐了下來,口中還不忘記說了一句:“謝謝。”
  將那熱騰騰的饅頭輕輕咬了一口,然后吞下了肚子,張天海對那等在自己旁邊的小姑娘說道:“你也吃一個吧!一大早的,想必也是餓壞了吧?”
  姑娘搖搖頭,說道:“這是給你們在前方打鬼子的英雄吃的,你們先吃完了,我們再吃。”
  “吃吧,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說著,張天海又咬了一口饅頭,兩眼帶著寵溺般看著這姑娘。是的,這姑娘是他喜歡的那種類型,所以他要多看兩眼,再不多看兩眼,一會兒死在戰場上,就再也看不到了。
  姑娘堅決地搖了搖頭,然后轉移話題般地說道:“對了,哥哥你是軍官吧?”
  張天海點了點頭,說道:“嗯,我是軍官,我是三十六師二一六團一營二連的連長。對了,小姑娘,我想知道你的名字,你可以告訴我嗎?”
  張天海的目光很真摯,不帶一絲猥褻。
  小姑娘點點頭,說道:“嗯,我叫沈薇,就讀于國立交通大學。”
  “沈薇。這名字真好聽,就像是一株逆風的薔薇,始終充滿著活力。”張天海輕輕贊道,眼睛卻不自覺地瞟向了槍炮聲傳來的方向。
  像這樣的自由時光,怕是沒多少了吧?張天海想著。
  ……
  PS:更新送上,求推薦票!從今天開始,更新開始正常。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