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大秦帝國之召喚天下 > 第九百一十二章 斗膽請滅族

第九百一十二章 斗膽請滅族

    
  
      “陛下!絕對沒有!臣妾絕對沒有做出這樣有辱國體的事情來!”張楚成嘶聲喊道,披頭散發的膝行到了扶蘇身邊。
  
      扶蘇伸手撫摸了一下張出塵的臉頰,直接打開系統,探查張出塵內心,經過系統的探查,扶蘇眉頭一皺,張出塵確實是沒有說謊話。
  
      “賤、人!你出身低微,就是一個歌妓,我阿弟對你何其之好?你竟然敢背叛他!”晨曦公主嘶聲吼了起來:“來人,拖下去杖斃!”
  
      “慢著!”扶蘇沉聲喝道,侍衛立刻退到了一邊上,垂手而立。
  
      晨曦公主忍住怒意,看著扶蘇。
  
      扶蘇指著那宮女:“為什么要詆毀張美人(自我檢討,上一章節寫錯,秦美人原來是上官婉兒,張出塵是張美人,七度深刻檢討)?”
  
      “奴婢沒有!”宮女嚇得面色蒼白,連續磕頭。
  
      扶蘇搖了搖頭,沒有多說話,揮手叫那宮女走進前來,伸手放在了宮女的頭上,系統檢測以后,原來是著宮女不想自己無緣無故被公主殺了,這才想出來的損招。
  
      雖然是比較損,但是也是被逼的沒有辦法了。
  
      “阿姊,以后還是少做這樣的殺戮,今天被殺的人,優待其家屬,對外宣稱說用來殉葬了。”扶蘇揮手,示意所有的人都退下,然后又扶起了張美人道:“朕相信你。”
  
      “阿弟,母親死得蹊蹺,這些人難逃嫌疑,我寧愿錯殺,越不想放過!”晨曦公主出奇的固執。
  
      扶蘇眉頭再一次皺起來了。
  
      “姑姑,父皇說不會,那就一定是不會,侄兒愿意為姑姑查明真相,宮中定然有御醫為皇祖母診斷過病情,叫來一問便就知道了。”嬴無雙走上前去,拱手說道。
  
      虛連題胭脂也道:“阿姊,母后走得快,知道你心中哀痛,但是這些宮女、侍衛都是無辜的,不能亂殺,以免招致天下人非議。”
  
      晨曦公主這才止住殺意,命人把御醫找來,御醫應該是在來的路上,就已經聽到晨曦公主下令殺掉很多人,所以走進來的時候,整個人都顫顫巍巍,被嚇的有些不正常。
  
      “微臣拜見皇帝萬歲……”
  
      “虛禮就不用了,朕問你,母后這段時間到底是什么情況?”扶蘇叱道。
  
      “一切都安好……”御醫認真道:“當初去太廟祈福回來,那只是感染了風寒,并無大礙,按照道理說,絕對不會致死的……如果……”
  
      “如果什么?”扶蘇冷聲喝道:“說話為何要吞吞吐吐,在朕面前,還有什么話不敢說的?”
  
      御醫畏懼的說道:“如果真的要查看太后究竟是為什么死的,可以將太后的身體劃開,從內臟上下手,就可以查到太后的死因。”
  
      “放肆!”這話剛剛落下,晨曦公主就已經大聲斥罵起來:“我母后現在都已經歸天,又怎么可以輕易損壞尸身,你可是要作死?”
  
      按照周代傳下來的管理,諸侯死掉以后,誰敢損壞其尸身,便要滅族,這可是重罪。
  
      難怪在太醫說話的時候,總是吞吞吐吐。
  
      “臣死罪!”太醫下的磕頭,不敢再說話。
  
      扶蘇臉色更加陰沉,在以前他實在是沒有想過,咸陽城這邊居然已經變成這樣子了。
  
      “李斯,你在咸陽城中,難道就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的地方?”扶蘇轉而看向了李斯,這一個輔佐始皇帝橫掃六國的高人。
  
      “臣……確實是沒有發現有什么異常,等到發現的時候,皇太后就已經口不能言了。”李斯心中真的是有一萬句臥槽。
  
      “穆風……你覺得呢?”扶蘇轉頭看向穆風。
  
      穆風道:“臣也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等到出問題的時候,太后就已經口不能言了。”
  
      剩下的,就只有一個人——張美人張出塵!
  
      她陪著太后的時間最長,也是太后身邊最為親近的人,不然的話,為什么晨曦公主回來以后,就一個勁地認為,是她害了太后的性命?
  
      本來扶蘇覺得,太后年紀大了,生命走到終點,這是自然,可晨曦公主回來以后,這一系列反常的行為,叫他心中也生出疑惑,難不成自己的老娘真的是中毒死的?
  
      “御醫,朕問你,如何查看我母后是中毒而死的?”
  
      御醫立刻道:“如果是中毒而死的,肝的顏色一定是黑色……如果用銀針試毒的話,可以刺穿肝臟,拔出來以后再看,要是變色了,那就一定是有毒的,如果沒有變色,則說明沒有毒。”
  
      扶蘇搖頭:“這個辦法不行……”他可能比御醫知道得多一點,銀針試毒的辦法,只能針對于砒霜這種毒藥,從之前幾人的問話中,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太后是忽然不能說話,然后一直吊命,想要等著自己從京城趕回來,只是沒有想到,他都已經到了皇城外,卻還是沒有見到最后一面。
  
      “父皇,您看皇祖母的脖子……”正在這個時候,贏無雙忽然把太后身上的衣服掀開了一些,看到了太后的脖子……非常明顯的掐痕!
  
      扶蘇雙目瞬間血紅,身體中的鮮血轟然爆發,沖到了頭頂,像是要把天靈蓋沖破一樣!
  
      “放肆!我堂堂大秦皇太后,竟然是被人活活掐死!”扶蘇猛然拔劍,將自己面前的御醫一腳踢飛,劍鋒抵在穆風眉心前頭:“說!”
  
      “臣……臣……知罪!”
  
      “打!先往死里打一頓!”扶蘇反手把倚天劍戳在地上,大聲喝道。
  
      贏無敵和贏無雙兩人沖上前去,一頓老拳,幾乎打得著穆風不成人形,方才駐守。
  
      花木蘭走上前來,低聲道:“陛下,不如等妾身為太后查看身體,確定身上有多少傷。”
  
      “好!”扶蘇領著眾人退了出去,李存孝等人也站在外邊。
  
      穆風則像是被拖死狗一樣拖了出去。
  
      “就在兩個月前,有一個商人找到了我……”
  
      穆風開始坦白,在兩個月以前,一個商人找到了他,自稱是從東邊來的商人,一出手就給穆風送了一株價值黃金千兩的珊瑚樹!
  
      這東西是非常稀罕的玩意兒,絕對是有價無市的那種,尤其是在咸陽這地方,算得上是內陸。
  
      穆風一下就被這人的手段驚住了,一來二往兩人就數落起來;而那人也經常宴請穆風,出后闊綽,穆風私底下自然得到了不少好處,單單是宅子那人就已經送給了穆風十座宅院,至于田地,就更加是多不勝數了。
  
      因為得到了很多好處,所以穆風對于這人走私的生意,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是怎么都沒有想到,在一個月以前,那喚作文刀的商人,忽然找到了穆風,一下子就贈送給穆風一千兩黃金,說這只是三分之一的酬勞,只要穆風愿意為他的主人做一件事情,事成之后還會在給穆風兩千兩黃金。
  
      穆風當時就已經覺得有些不對勁了,這個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值得有三千兩黃金來作為代價的?
  
      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一定是一件非常危險、充滿了死亡的事情。
  
      卻不料那人說道,這件事情只要穆風答應下來,是絕對不會有任何風險的,穆風就問了一句,是什么事情。
  
      文刀就說,這事情很簡單,只要在皇太后的茶水里邊加入一些粉末。
  
      穆風一聽,立刻就不敢吱聲,這豈不是要謀害太后?
  
      文刀保證,這種東西絕對不會一下子就置人于死地,而是要快則數月時間、滿則半年時間。
  
      可以說是神不知鬼不覺,絕對不會有人查出來。
  
      穆風就推辭說,太后身邊每天都有人用銀器試毒,可能一下就被試出來了。
  
      沒有想到那人直接去了一些粉末,倒在了水杯里,就用一塊銀子試了試,發現銀子沒有變色,這一下子,穆風動心了!
  
      三千兩黃金,幾輩人都賺不到錢才……
  
      文刀蠱惑起來穆風,說大人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宮廷侍衛,但是當初跟隨李將軍拿下咸陽城的時候,是何等風光?可是這樣天大的功勞,皇帝卻沒有記在心上云云,說的穆風心中也有一些怨氣,在看著那金燦燦的金子,哪里還會無法下定決心?
  
      所以按照那人所說,他每天都在皇太后的茶杯里加入一些粉末,那粉末入水即化,無色無味,足足有兩月時間,都沒有任何異常。
  
      直到那一次皇太后到太廟中祈福回來,一下子就病倒了,經過太醫的盡心醫治,確實是有了回轉,但是著藥劑已經腐蝕皇太后的骨髓,無法根除。
  
      所以才會出現晨曦公主回來探望太后的時候,太后身體康健,可是這才幾天時間過去,就已經魂歸九天了。
  
      “那皇祖母身上的傷痕,又是怎么回事?”贏無雙眸子透發著冷意,追問起來。
  
      “昨天晚上文刀跟著我進入皇宮中……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看到太后以后,就撲上去要掐死太后,好在那時候只有我領著侍衛在皇宮中巡視,并沒有驚動什么人……”
  
      “父皇,兒臣愿意領軍,前去捉拿那里一個文刀。”贏無敵拱手道:“還請父王下令,關閉城門,四門守將誰敢輕易放走他人出城門者,兒臣斗膽,請父王下詔——滅九族!”
  
      想看更多更勁爆的內容,請用微信搜索公眾號txtjiaa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