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大秦帝國之召喚天下 > 第九百一十一章 瘋狂的晨曦公主

第九百一十一章 瘋狂的晨曦公主

    
  
      “叮咚!系統提示,太后不在復活范圍以內?”
  
      “為什么?”扶蘇追問,心中也帶著一絲怒意。
  
      “想要被復活的人,可以完全死亡,但是卻不能被很多人都知道他已經死亡,不然的話,這樣的復活,就已經違背常理了。”
  
      “呵!”扶蘇冷笑了一聲,緩緩地退出了系統,牽著鄭夫人的逐漸冰涼的手掌,緩緩道:“娘,小時候你總是唱山有扶蘇給我聽,只是兒子不孝,沒有敢在您最后一面的時候,見到你……娘啊!您在天上聽好了,兒還會唱呢!”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山有喬松,隰有游龍,不見子充,乃見狡童。”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山有喬松,隰有游龍,不見子充,乃見狡童。”
  
      最開始輕輕地哼唱,到了最后,卻完全變成了哭嚎!
  
      “皇帝身負國家重任,不能哀傷過度,這樣傷了身子,還如何才好?”大殿外邊,李斯也到了,同樣穿著一身喪服。
  
      他正要走進去勸阻皇帝的時候,卻沒有想到被一個少年人拉住了。
  
      “大人還是不要在這個時候勸阻父皇,再等一等。”
  
      李斯聽著這少年人口氣,立刻拱手問道:“請問是哪一位公子。”
  
      “我名無雙,這一位是我母后,這一位是皇貴妃側母,這一位是大兄無敵。”嬴無雙介紹到,雖然臉上都還在掛著淚痕,但是說話介紹,卻是尊卑有序。
  
      “失禮了!”李斯趕緊拱手道:“拜見皇后娘娘,拜見皇貴妃,見過兩位公子。”
  
      虛連題胭脂道:“李大人免禮,母后為什么突然就不行了?”
  
      “不是突然不行的,大概在兩個月以前,就已經生病……”
  
      “李斯!你進來!”
  
      這時候,那哭嚎的歌聲停了下來,皇帝的威嚴的聲音從大殿中傳了出來,李斯趕緊告罪一聲,向著眾人拱手,就急匆匆走了進去。
  
      李斯當頭就拜,拱手道:“拜見皇帝陛下萬歲!”
  
      “朕問你,母后是什么時候生病的?”皇帝的聲音已經沙啞起來了。
  
      “兩月前,太后前往太廟祈福回來以后,就開始生病。”李斯如實道,只是他已經預感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呵!那你眼中可還有朕這一個皇帝?”果不其然,一股壓力驟然涌現出來,李斯額頭上已經冒出細密的冷汗,磕頭道:
  
      “太后覺得這是小事情,說皇帝陛下為了國事操勞,不要叨擾陛下了,所以臣就沒有上書給陛下。”
  
      扶蘇沒有理會,只是高聲道:“穆風何在?”
  
      穆風是當初留守在這里的宮廷長官,聽到皇帝的聲音以后,也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母后何事病重?”皇帝還是這般問話。
  
      穆風抱拳拱手道:“兩月之前,正如同李大人說的一樣,是去太廟欺負回來以后,就生病了。”
  
      “你眼中可還有朕這個皇帝?”皇帝又問道。
  
      “臣……臣知罪!”穆風沒有像是李斯一樣推辭。
  
      皇帝沒有說話,再一次提高了聲音,喝道:“秦美人何在?”
  
      張出塵急匆匆走了進去,不等黃帝問話,就磕頭道:“妾身該死,沒有將太后的病情及早告知皇帝,妾身該死!”
  
      “你們真的該死!”
  
      皇帝的語氣變得猙獰起來,沒有人不害怕。
  
      嬴無雙在外邊聽著,對著虛連題胭脂道:“母后,父皇與要殺人了,您快去勸阻一下,父皇素來最聽你的話。”
  
      虛連題胭脂也有些生氣,說道:“這些人本就該死,尤其是那一個李斯,我聽人說,當初就是他和一個叫做趙高的人,改了你祖父的傳位詔書,才引起這天下的動、亂。”
  
      “我聽人說,胡亥殺了你父皇所有的兄弟,只留下一個晨曦公主,可是你現在看,晨曦公主哪里在王宮中,只怕是還沒有通知到呢!”
  
      “啊!怎么會如此?”嬴無雙心中也帶著怒意,“這樣為人臣子,但正是該殺!”
  
      “殺了最好!我回到咸陽這邊來,看誰都不順眼!”贏無敵怒聲說道,捏著拳頭,就要沖進去。
  
      花木蘭一把揪住贏無敵,叱道:“不可莽撞行事!”
  
      這時候,忽然聽到一陣哭天搶地的哭聲,從宮殿外邊傳進來,一個身高過丈的武將,扶著一個淚人從外邊急急忙忙走了進來。
  
      “李存孝!”虛連題胭脂見過李存孝,又聽著皇帝說過,賜婚晨曦公主給李存孝,想來李存孝現在扶著的哪一個女子,一定就是晨曦公主了。
  
      晨曦公主大聲哭嚎,奔走到了大殿中,也不管扶蘇和跪在地上眾人直接就撲到了鄭夫人的尸體上,放聲大哭了起來。
  
      扶蘇好不容易止住心中的悲傷,這時候看到晨曦公主這般傷心,也忍不住流淚。
  
      半晌以后,扶蘇這才把晨曦公主勸住,皇后虛連題胭脂領著眾人走了進去,一一合晨曦公主見過。
  
      晨曦公主淚眼模糊,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抓住扶蘇的手掌,指著跪在地上的眾人,嘶聲道:“殺了他們!殺了他們!目中一定是被他們害死的,為什么我從來沒有聽到半點消息?五天前我從這里去軍中的時候,一切都安好,母后一頓都還可以吃下兩碗米飯,一定是這個賤人害死了母后!”
  
      說著,晨曦公主站了起來,披頭散發,追著張出塵就打了起來,張出塵哀求起來:
  
      “陛下,饒命啊,妾身沒有!妾身真的沒有!”
  
      至于穆風和李斯兩人,則跪在地上,一動都不敢動!
  
      扶蘇沒有說話,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李存孝走上前來,拱手道:“陛下,公主所言不虛,五天前末將等人從這里辭別太后的時候,是在一起吃的飯,怎么可能幾天不見,太后就直接過世了?”
  
      聽到這一句話,扶蘇眼中的殺意強盛。
  
      晨曦公主本來就是一哭哭著過來的,身上早就已經沒有多少力氣,李存孝攙扶著,這才重新跪坐在扶蘇身邊,哭泣道:“那賤人一定是怨恨你把她留在咸陽,不能像是其他的嬪妃一樣,得到重新,然后成為貴妃、皇貴妃一樣,所以想著只要母后死了,這邊也就沒有人需要她照看,就可以回到皇帝身邊,得到重新!呵呵……阿弟,你還坐在這里做什么,難不成真的是做了皇帝,就和父皇一樣,變得鐵石心腸了?”
  
      “開人!”
  
      扶蘇氣得不輕,這好似歐聽到自己親姐姐這樣說,自然不疑有他,侍衛從外邊急匆匆的沖了進來,跪在皇帝面前。
  
      “陛下!陛下!妾身絕對沒有這樣想過!絕對沒有這樣想過!”
  
      “父皇!不如調查一下事情,也足可以服眾!”嬴無雙走了出來,拱手說道。
  
      至于其他的人,誰都沒有吭聲。
  
      只是有贏無敵罵道:“阿弟,難不成姑姑會說假話?殺了便是了,這樣的女子,怎么配得上我大秦后宮侍奉父皇?”
  
      “陛下!妾身真的沒有!”
  
      “穆風,你覺得呢?”扶蘇忽然看著穆風,眼中也是殺氣騰騰!
  
      穆風立刻道:“秦美人侍奉太后盡心用力,宮中人人都知道,皇帝大可以傳人來問話。”
  
      “父皇,穆將軍此言有理。”嬴無雙也拱手說道。
  
      “無雙!你在質疑姑姑說的話?”晨曦公主這時候處在一種非常混沌的狀態,心中只想著這殺掉張出塵,誰阻擋,誰就是她的敵人!
  
      “姑姑,無雙兒不敢!”嬴無雙轉身跪在地上,“只是事情一定要弄清楚,絕對不能叫真正心懷不軌的人逃脫責罰。”
  
      “好!傳侍奉母后的宮女上前來!”
  
      扶蘇大聲喝道。
  
      立刻就有上百號宮女被帶了進來,不用扶蘇問話,就有侍衛詢問起來,詢問的結果都和慕楓說的差不多,秦美人侍奉太后非常用心,至于為什么太后會暴斃,眾人也不清楚。
  
      “把最左邊那一排的,全部砍了!”晨曦公主忽然站了起來,嘶聲罵道:“我就不信,砍了這些人,你們還不說實話!”
  
      扶蘇眉頭皺了一下,他和晨曦公主的關系算是最好的,從小自然也見到嬴政殺人的過程,沒有想到自己身上沒有嬴政那種殘暴的基因,晨曦公主身上卻有嬴政殘暴的一面。
  
      侍衛看著皇帝沒有發話,但是晨曦公主地位還是非常高的,當即就把哭哭啼啼求饒的宮女拖了出去,手起刀落,就是十多顆大號的人頭滾地!
  
      “說不說!”晨曦公主披散著頭發,就是李存孝看著,都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
  
      宮女還是一個勁的討饒!
  
      “這邊的,也砍了,我就不信沒有人敢不說實話!”晨曦公主下令,又有十多號宮女被拖出去砍掉。
  
      “我說!我說!求公主繞我一名!”
  
      終于,有人承受不住,大神嘶喊著,從人群中連滾帶爬的沖了出來!
  
      扶蘇身軀一震,晨曦公主眉宇間煞氣沖天,轉頭抓住扶蘇的肩膀,大聲哭了出來。
  
      扶蘇輕輕拍了拍晨曦公主,然后看了一眼李存孝,李存孝走上前來,扶住了晨曦公主。
  
      “秦美人和一個武將私通,被太后發現了……”
  
      想看更多更勁爆的內容,請用微信搜索公眾號txtjiaa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