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大秦帝國之召喚天下 > 第八百一十二章 磨掉耐心

第八百一十二章 磨掉耐心

    
  
      扶蘇實在是沒有想到,王陵竟然這么干脆,直接就和自己開門見山,而且一心求死,搞不好這也是那種誓死不投降的人。
  
      賈詡起身,正要說話,扶蘇卻揮了揮手,示意賈詡坐下。
  
      賈詡只有安然坐下,心中覺得皇帝定然是有了自己的注意,也就守在一邊上,沒有說話。
  
      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王陵,扶蘇沒有伸手下去扶他,他腦海中,到時浮現了始皇帝當年一統天下第一年,為了一同政治文化,曾經把六國所有的學者,全部都遷移到咸陽城,并且給他們設置了一個博士官職。
  
      這個博士不同于以前六國其他的博士,只是從事于學術研究,他們有權參與秦國朝議,甚至于對于秦國大臣們提出來的建議,還可以反駁!
  
      這也算是給了這些六國學者面子,卻沒有想到這些人完全不理會始皇帝,一時間場面都有些冷。
  
      乃至于始皇帝舉起酒樽,這些人都一個個低著頭,完全不理會始皇帝。
  
      扶蘇那時候還小,但是這一幕卻被他看在心中,一代雄主嬴政,有時候也會在甘泉宮中嘆息。
  
      扶蘇覺得,自己現在遇上的這個王陵,和那一伙人,就是同一種。
  
      “既然先生要成名天下,標榜史冊,朕自然不能不許。”扶蘇冷冷開口,始皇帝當年都沒有做到的事情,扶蘇現在也不去想了,打不了現在就繼續耗費愉悅值和仇恨值,召喚人才就是了。
  
      始皇帝有雄韜武略、有開闊的眼界,這才一同六國,但是卻也沒有感化這一群驢木腦袋。
  
      他們只是想著盡忠自己的主公,從來不為天下百姓、天下蒼生考慮,為一人,殺千人、為一人,百人、萬人無家可歸,流離失所,然后稱之為氣節。
  
      扶蘇心中喟嘆,這是不是氣節,留待后人評說,他自己不想去想,也懶得去想。
  
      王陵聽到扶蘇的話,明顯身軀震動了一下,就連賈詡都吃了一驚,他本來覺得皇帝應該會好言相勸的,可是他又哪里知道,倔強的王陵,出動了扶蘇心中那一根十多年前,心中就已經埋下的怨恨。
  
      “罪人王陵,謝皇帝陛下!”王陵咚咚咚的磕頭。
  
      這一下,扶蘇更加氣得臉色發白,嘴唇都有些顫抖了,“狄青!”
  
      “末將在!”狄青大步走上前來!
  
      扶蘇看著王陵,冷笑一聲:“王陵既然要盡忠,那自然不用留下什么后代子嗣,將王忌帶來,一同將他們父子斬了!”
  
      聽到皇帝的話,王陵這一下坐不住了,一下就癱坐到了地上,面色發白,看著扶蘇,大聲道:“陛下!為何要遷怒于我少子?”
  
      “爾既然要成名史冊,好叫這千百年后的人罵嬴扶蘇乃是一暴君爾,好似夏桀商紂,朕今日里斷絕你王家香火,豈不正是中了你的下懷?”扶蘇冷訕一聲,眼中滿是嘲諷之色。
  
      王陵啞然,扶蘇則轉頭看向狄青,怒喝道:“狄漢臣!你杵在這里做什么?難道不愿意去?”
  
      狄青嚇了一跳,趕緊拱手道:“臣這就去!”
  
      大殿中,面如死灰的王陵癱軟的坐在地上,沒有多長時間,一個青年人就被狄青帶了上來,這人遠遠的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的王陵,便急急忙忙走上前來,跪在王陵身邊,一把保住了王林,大聲喊道:“父親!”
  
      王陵一看是自己的王忌,痛哭道:“今日你我父子兩人就要死于此處,我兒,怨恨為父嗎?”
  
      “豈敢?”王忌正色道:“當初我被在戰場上被生擒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將來必定有一死,只是沒有想到在臨死之間,還能見到父親,孩兒實在是欣慰得很!”
  
      頓了頓,王忌繼續道:“只是孩兒還未曾盡孝道,此乃是遺憾也。”
  
      扶蘇看著兩人,心中的氣更是不打一處來。
  
      “陛下,臣請將這兩人收押監獄,點清楚罪名以后,再作論處,那時候可以昭告天下,震懾漢地還不歸心之人!”
  
      扶蘇正要下令誅殺這父子兩人,陡然聽到賈詡這么一說,頓時就冷靜了下來。
  
      “好!就依你所奏!”扶蘇揮了一下手,賈詡試了一個眼色,狄青立刻就領著人將王陵父子兩人拖走。
  
      賈詡這才上前拱手道:“陛下可是真的要殺王陵?”
  
      “此人冥頑不化,孔鮒不殺留下作甚?”扶蘇怒道。
  
      賈詡勉強一笑:“陛下息怒!若是殺掉王陵,我等治理漢地,卻又顯得有些困難了。”
  
      扶蘇也覺得也有些頭疼,卻在這時候,猛然想到了一個人——孔鮒!
  
      在漢地中,比較有影響力的人,還有一個孔氏一族,扶蘇竟然都已經忘記了!
  
      “你覺得孔家人如何?”扶蘇冷靜下來,開始詢問起來。
  
      聽到扶蘇說孔家人,賈詡稍作思量,就知道皇帝說的是誰了。
  
      “孔家人在漢地的影響力確實是有,只是總體上來說,卻還是不如王陵,畢竟王陵的身份擺在那里,可不是誰能輕易取而代之的。”
  
      扶蘇聽了,心中稍微有些不滿意,但卻還是堅持問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又該如何說服王陵?”
  
      本來是向著用王忌要挾王陵,可是扶蘇看到王陵父子見面的那一個場景,扶蘇心里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老、子英雄兒好漢,說的就是這一家人。
  
      “陛下,臣愿意去勸說!”賈詡拱手道:“至于成與不成,臣自然不敢保證,但若是勸說不成功以后,陛下再殺王陵父子也不遲。”
  
      扶蘇想了想,便點頭道:“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成與不成,朕都不會責怪你!”
  
      “臣遵旨!”賈詡連忙拱手笑道,而后抬頭看著扶蘇道:“不過陛下,臣還需要兩個人。”
  
      “你還需要誰?”扶蘇問道。
  
      賈詡微微一笑:“說這話之前,還請陛下息怒。”
  
      扶蘇聽了,頓時好奇的問道:“你可是要漢美人和呂雉隨你一同前往?”
  
      “陛下圣明!”賈詡微微拱手,面帶笑意。
  
      扶蘇大手一揮:“準了!朕會告訴她們兩認,一切都聽從于你。”
  
      “多謝陛下信任,臣定然竭盡全力,不辜負陛下厚望。”
  
      當下,扶蘇下詔,呂長姁和呂雉兩人急匆匆的來到了大殿上。
  
      扶蘇便道:“王陵拒絕歸順我大秦,但是賈詡說這是一個人才,不可以輕易殺掉,朕姑且念之人才不可殺,所以將你們兩人找來,是希望你們可以配合文和勸說王陵歸降。”
  
      姊妹兩人一聽,立刻拱手道:“妾身遵旨!”
  
      賈詡在一邊上含笑拱手道:“就有貴人和漢王后了,陛下處理國事長久,自然不應該為這樣的小事情勞累,我等帶外邊說話。”
  
      呂長姁忍不住看了一眼扶蘇,但是扶蘇卻已經低著頭,看是處理起來奏折了。
  
      當下便只有跟這賈詡到了外邊。
  
      賈詡一邊走,一邊說道:“王后,王陵曾經與你相熟,你可知道改如何勸阻王陵?”
  
      呂雉心中冷笑,但是卻正色道:“王陵一直都是沛縣豪杰,我一個婦道人家,怎么知道該如何勸阻這樣的人?”
  
      “哦!”賈詡哦了一聲,聽不出來究竟是何種意思。
  
      “陛下委以重任,文和不得不完成,要是王后不能成功勸阻王陵歸降,那文和就只有把劉樂公主請來,相比當著劉樂公主的面,王后一定可以相處辦法,勸阻王陵先生歸順大秦。”
  
      賈詡皮笑肉不笑,一雙眼睛就像是兩把尖刀一樣,盯著呂雉。
  
      呂雉打了一個寒顫,目中露出痛苦掙扎的神色來。
  
      劉樂現在就是她的命根,她現在還只是一個母親,還不是后世那一個權傾朝野,冷血無情的呂皇后。
  
      “賈文和,你休要無禮!”呂長姁聽到賈詡的話,勃然發怒,出聲斥和賈詡。
  
      賈詡似笑非笑的看了呂長姁一眼,轉身深深作揖:“貴人,陛下既然派遣貴人與漢王后過來,那定然是為了勸說王陵歸降,若是貴人橫加阻攔,只怕會在皇帝面前失寵!”
  
      “你!”呂長姁本來就覺得自己在皇帝面前有些失寵,就算是傳出來了貂蟬有身孕的消息,也很少見到皇帝來自己宮中,現在被賈詡這么一說,心中多少有些發虛,竟然是杏目圓睜,愣是說不出半個字來。
  
      “還請貴人自知!”賈詡直起身來,拂動了一下衣袖,“還請漢王后前往勸說王陵先生,令愛與貴人的將來,可就全部都在王后身上了。”
  
      呂雉從最先的憤怒中轉醒了過來,扭頭看了一眼賈詡,忽然甩了一下衣袖,淡淡道:“帶路!”
  
      “好女子!好膽色!”賈詡心中贊嘆一聲,退后三步,向著呂雉微微拱手,這才轉身在前頭帶路,前往沛城牢獄而去。
  
      出了宮門,外邊有事先就已經準備好的車馬,賈詡上了馬車,回頭看了一眼前后的五百禁軍侍衛,心中稍微穩定了一些。
  
      秦軍入主了漢地,皇帝也在沛城中居住,可是時不時總會發生一些刺殺的事情,賈詡本身又是文官,武道自然是不行的。
  
      忽而,正在賈詡腦袋要縮到了馬車里邊的時候,狄青從宮門走了出來,徑直向著賈詡這邊走了過來。
  
      想看更多更勁爆的內容,請用微信搜索公眾號txtjiaa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