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大秦帝國之召喚天下 > 第六百二十四章 慕容恪的去路

第六百二十四章 慕容恪的去路

    第六百二十四章慕容恪的去路
  
      多年以來,慕容天雪還是第一次見到皇帝發怒。最快章節就上
  
      當下嚇得跪在地上,雙手托舉抱拳,高過頭頂:“請陛下息怒!”
  
      扶蘇冷哼了一聲,轉身就離開了席位,既沒有去扶武則天,也沒有去理會慕容天雪。
  
      后宮之中、出現不祥合的聲音,這是任何一個皇帝都不愿意看到的。
  
      “媚娘,你好自為之,別以為朕會是一個被表面迷惑的人。”
  
      扶蘇大有深意的看著武則天。
  
      聽到皇帝如是說,武則天心頭一震,任由她聰明絕頂,也想不到扶蘇對她早就已經無比了解,想要在扶蘇面前耍心機玩手段,實在是嫩了一些。
  
      更況且,扶蘇有系統在身,只要伸手觸碰到對方的身體,就可以直接探知道對方心中在想什么。
  
      之所以不愿這樣做,扶蘇深知道,人心本身就是經不起試探的,他只希望經過這一次的事情以后,無論是誰,都有所收斂。
  
      退一步來說,都是自己的女人,但是誰是什么樣子,扶蘇心中比她們自己都清楚。
  
      慕容天雪猛然扒出了件,雙目血紅的瞪著武則天,到了這時候,武則天已經徹底攤牌,自然不會畏懼什么。
  
      尤其是現在已經到了皇帝身邊,沒有皇帝發話,誰敢殺自己?
  
      “娘娘,不可啊!“
  
      一干胡人武將大聲說道,紛紛涌了上來,這時候慕容天雪要真的是剁了武則天,估計從今以后,胡人和秦國的友誼,也就到此結束了。
  
      過慣了舒坦日子的華人,自然不會向著回到之前那種十只羊換一把鹽的不公平交易。
  
      可是一旦兩國敵視,就別說是十只羊換一把鹽,到時候就算是二十只羊,估計都換不到一把鹽。
  
      在他們先祖的記憶里邊,南邊華夏人最恨的時候,干過十頭牛換一把鹽,一百頭牛換一口破鐵鍋的事情。(/\)
  
      至少在慕容天雪沒有成為大秦皇妃的時候,他們這邊承受的交易,都是十只羊換一把鹽。
  
      現在倒是改變了不少,五張羊皮就能換到幾兩食鹽,比之于之前,簡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舒服安逸的日子過慣了,就沒有人會愿意回到以前那種造孽的生活。
  
      慕容天雪冷哼了一聲,把手里的劍重重的插在地上,轉身也離開了宴會。
  
      直到慕容天雪走了以后,常茂方才領著軍醫走了進來。
  
      “陛下去哪里?”常茂抓著一邊上一個武將問道。
  
      武將連忙拱手道:“陛下先走了,說叫將軍主持宴會……”
  
      說完這話,武將壓低了聲音,在常茂而邊上說道:“將軍,貴妃娘娘和武美人起了爭執,陛下是被氣走的……”
  
      “你知道就行了,出去以后別亂說話。”常茂低聲說道,領著軍醫走武則天邊上。
  
      軍醫看了一下,微微頷首道:“不礙事,不礙事,幾天之內就可以恢復如初。”
  
      武則天便道:“有勞先生了,陛下已經離席,本宮也不便留在這里,還請先生跟隨本宮到后院。”
  
      “遵命!”
  
      軍醫連忙拱手,跟著武則天離開了席位。
  
      常茂轉身在主座上坐了下來,胡人武將一個個都把目光落在了常茂臉上,眾人都聽說,這個是秦國最年輕的上將軍,亂軍之中親手斬殺了強大的成吉思汗和蒙哥。
  
      草原上的人,一向都敬重強者。
  
      “我等給將軍敬酒!”
  
      叭乾力木干笑一聲,端起酒盞來,向著常茂示意。
  
      常茂一只手捏著酒盞,十分隨意的回敬了一下,這時候,宴會上邊的氣氛才變得活躍了起來。(/\)
  
      一只全部都是禁軍武士組成的歌舞隊走了進來,手中提著沒有開刃的刀劍,開始表演軍武。
  
      軍中本就無以為樂,臧兒之前收攏了一些在城中活下來的人,打算在宴會上給眾軍將士表揚歌舞。
  
      扶蘇覺得,這些女子都遭受了很大的傷害,或是死了爹娘丈夫,或是死了兒子女兒的,若是在這個時候,還強迫她們強顏歡笑,來迎合酒宴上的武將。
  
      拿自己這個皇帝就是一個窩囊的皇帝。
  
      扶蘇來到了后院,兩個官人在一邊上伺候著,月光灑落在庭院中,扶蘇拿著一塊絲綢,正在輕輕地擦拭著蒼龍吞月刀。
  
      “胡人……”扶蘇輕輕說了的一句,胡人現在的聚居地就在長白山山脈這一大片。
  
      草原上經過這一戰,已經沒有什么武力可以和秦國對抗的。
  
      至于北戎,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被打殘了,匈奴人這里想要欺負他們就欺負他們。
  
      換言之……朝廷接下來在北邊的威脅,也就只有胡人!
  
      胡人一天還在大秦的政治體制外邊,扶蘇心中就不安,匈奴人這里能出現一個成吉思汗,可是胡人那邊難保不會出現另外一個成吉思汗,所有的國土,只用那在自己手,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這才稱得上是自己的國土。
  
      扶蘇站起身來,這時候慕容天雪來到了后院中,正好和扶蘇四目相對。
  
      “陛下!”
  
      慕容天雪輕聲胡喊了一聲,扶蘇揮了揮手,身邊侍奉的官人立刻就退了下來。
  
      “過來說話。”扶蘇淡淡道。
  
      “陛下不生我的氣了?”慕容天雪快步走上前來,低著頭,一副驚嚇過度的樣子。
  
      扶蘇搖頭道:“你看胡人這十萬大軍戰斗力如何?”
  
      “自從妾身如朝以來,胡人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安逸,有沒有人和他們出手征戰,戰力實在是羸弱不堪。”慕容天雪完全就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心中在打什么主意。
  
      “哦?”扶蘇眼中、出現一絲笑意,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可以在拖一拖,多給胡人一些好處?
  
      這樣的話,就更容易消磨胡人的意志。
  
      扶蘇來自于后世,他當然知道安樂的生活會把雄鷹變成老母雞。
  
      成吉思汗的后代建立元朝,強大的騎兵一直從亞洲殺到了歐洲,最后的結果如何?
  
      踩踏在尸山血海上建立起來的王朝,很短的時間之內,就土崩瓦解。
  
      元末時候,號稱有百萬鐵騎,但是實際如何?很多貴族連、戰馬都不會騎。
  
      這就是意志的消磨。
  
      “陛下,妾身只是叫武媚娘扇了自己十個嘴巴子,怎么可能腫的那么厲害?”慕容天雪看到皇帝臉上出現笑意,但是卻不說話,就自己為自己辯解了起來。
  
      “武媚娘那里,朕比誰都清楚。”扶蘇笑道。
  
      “陛下的意思是……”慕容天雪試探性的問道。
  
      “我的意思很簡單,那是武則天自己扇得。”扶蘇確認的說到:“而且躲起來自己的扇得,等到她見到朕以后,就把這些全部退給你,這樣的話,朕必定會遷怒于你!”
  
      “這個賤婢,竟然敢如此算計我!”
  
      慕容天雪貝齒咬緊了,卻又不解的看著扶蘇:“既然陛下知道了,方才為什么還要在那么多的人面前羞辱妾身?”
  
      “你方才稱呼媚娘做什么?”扶蘇問道。
  
      “賤……賤婢……”慕容天雪意識到自己有些失言了。
  
      “那朕又是什么?賤男人?”扶蘇目光定定的看著慕容天雪,慕容天雪連忙跪下:
  
      “妾身知錯了,還請陛下則罰。”
  
      “自從你入宮以來,朕改變了對胡人的國策,只是想要胡人的生活過得好一些,但是你不要恃寵而驕,武媚娘在怎么說,也是朕皇宮里的人,就是皇后都不會這樣辱罵宮人。”
  
      扶蘇語氣很沉,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慕容天雪,這才道:“起來說話吧。”
  
      “謝陛下!”
  
      慕容天雪現在終于感受到,什么叫做帝皇之威,站在自己眼前的這個男人,自己對他有種天然的畏懼,就像是神壇祭祀天神的時候,忍不住要跪伏和順從。
  
      第二天,大軍出征,很多人都默契的將這件事情忘記了。
  
      無邊無垠的草原上,想要去尋找敵人,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騎兵強大的機動性賦予了秦國最基本的保障。
  
      胡人軍中,有一些老兵能根據草原上遺留下來的馬糞辨別出來大軍行走的方向,這也算是給扶蘇開了眼界。
  
      ……
  
      慕容恪領著大軍東進,一塊要到了胡人的集聚地,都沒找到秦國貴妃的影子。
  
      “怎么辦?”慕容恪勒住胯下的雪里飛,把清月槍緊緊地攥在手中,開始思索下一步該何去何從。
  
      匈奴這邊,幾乎被秦人打怕了,要是調轉馬頭,轉頭去和秦人死戰,估計沒有人愿意這么做,而且……
  
      慕容恪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可沒有成吉思汗那種強大的號召力,想要在短時間之內,完全掌握這一只大軍,最好的辦法就是打一場漂亮的勝戰,叫每一個人都吃得到甜頭,接下來,這些人才會死心塌地的跟著自己的。
  
      “將軍,兄弟們很長時間都沒有噴過女人了,聽說胡人的大軍都想著西邊去了,現在胡人王城這里,必定沒有大軍駐守,不如我們拿下……”
  
      一個武將貪婪的舔了舔嘴唇,一臉興奮的說道。
  
      慕容恪沉思片刻,贊許的點點頭:“這是一個好辦法……”
  
      話還沒有說話,慕容恪就縱馬沖到了大軍陣前的一個小丘上邊,準備鼓動人群,前去劫掠富饒的胡人部落。
pk10怎么买号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