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大秦帝國之召喚天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樊噲來襲

第一百三十五章 樊噲來襲

    “哈哈!好!甚是好,四娘啊,你可知道,你這一次是幫了朕的大忙了!”扶蘇大喜之下,竟然猛然在呂四娘的臉上親了一口!
  
      這倉促的一下,好似蜻蜓點水,但是卻叫呂四娘心花怒放,杏目含春,嬌羞的看了扶蘇一眼。txtjia.com
  
      扶蘇哈哈大笑著,跟在呂四娘身后,來到了張留香母子三人所在的房間之中。
  
      扶蘇一推開門,便看到一個美婦領著一大一小兩人跪在堂屋中間。
  
      “哎呀!夫人竟然淪落至此,朕深感痛心啊!”扶蘇打不上走上前去,將張留香扶了起來。
  
      張留香低著頭,惶恐道:“豈敢!豈敢!”
  
      扶蘇又看了看宋襄和那小兒,有上去將兩人都扶了起來,將這小兒抱在懷中。
  
      張留香更是惶恐不安:“小兒,休得無禮,豈敢叫陛下懷抱著你?”
  
      那小兒睜大了眼睛,看了看扶蘇,又看了看自己的娘親和兄長,畢竟太小,不懂世事,又那里會只知道什么叫做尊貴卑賤?
  
      扶蘇連忙擺手道:“無妨,無妨。”而后抱著這小兒跪坐下來,眾人都低著頭,豎著耳朵,謹慎的站在一邊上。
  
      “楚國雖然是叛賊之國,但是朕對于宋義先生,到很是敬仰!”扶蘇含笑道,“夫人請坐,四娘看茶。”
  
      這一番話,儼然是將這里當做了皇宮,當然也給宋襄母子吃了一個定心丸。至于扶蘇是真心敬仰宋義,還是假意敬仰宋義,誰人都不知道,但是扶蘇心中卻已經有了計謀。
  
      “先夫在天之靈,能聽到陛下這兩句話,也足以含笑九泉了!”張留香跪坐在一邊上,連忙欠身道。
  
      呂四娘為三人看茶,而后也跪坐在了扶蘇身邊。
  
      “且不知宋義先生葬在何處,朕想去吊唁一番?”扶蘇頷首問道,雖然細作回報說宋義被葬在了會稽城外邊,但是誰都不知道是真是假。txtjia.com
  
      “先夫含冤受屈,自懸而死,懷王并沒有賜下名分,故而奴家只敢將先夫草草安葬,便和兩個孩兒逃到了這里,卻不曾想到會遇到陛下,得見圣上!”張留香小心謹慎的說道。
  
      “哎!宋義先生為楚國殫精竭力,卻不曾想死后妻兒竟然淪落至此,朕深感痛心,絕頂賜下一座京城的摘自,夫人與兩位公子可到京城中居住,對了四娘,你給宋襄安排一個軍中職務!”
  
      “遵旨!”呂四娘拱手道。
  
      宋襄惶恐大喜,連忙叩首道:“小人多謝陛下厚恩!”
  
      “嘿嘿,不客氣!”扶蘇淡笑道,“其實啊,這天下本就是大秦的天下,你們雖然以前是楚地的舊人,當總歸來說,依舊是朕的子民,宋義先生高潔,必定是受到了小人的蠱惑,方才會與朕作對。”
  
      宋襄連忙道:“對!對!陛下,這楚國中的逆賊,當屬項氏一族,項梁項羽兩人,乃是天下人人得而誅之的反賊,先父便是受到了項梁的要挾,不得不與陛下為敵,現在陛下寬厚至此,先父便是在地下,也要銘感陛下大恩!”
  
      扶蘇聞言,干笑一聲,在歷史上,這宋襄就是一個呵呵,沒有想到歷史被自己改變了之后,宋襄還是一個呵呵。
  
      張留香看到扶蘇的神情,連忙改口:“我兒說話耿直,還請陛下贖罪!”
  
      “無妨!”扶蘇擺手道,“宋義先生也是我大秦子民,因為被奸人蒙蔽,朕現在特敕封宋義先生為楚陽君,昭告天下,為其發喪!”
  
      聞得此言,張留香和宋襄兩人都激動不已,連忙跪拜道:“謝主隆恩!”
  
      “哈哈,夫人快快請起來!”扶蘇虛扶了一把,當下便領著張留香母子三人,準備出發,回到邗城中。
  
      “陛下!實不相瞞,先夫留下黃金萬兩,就在這房子底下,小婦人愿意全數捐出,送給陛下滋養軍隊!”
  
      “哦?”扶蘇眼睛一亮,萬兩黃金,雖然對于他一個皇帝來說,算不得什么,但是卻也足夠不少軍隊的俸祿了。txtjia.com
  
      “夫人深明大義,朕心甚慰,變賜予夫人七品官位,可領空銜,居住出行,都按七品官員待遇!”
  
      “小婦人深受皇恩,豈敢在接受陛下封賞?斗膽請陛下收回成命!”
  
      推辭再三,扶蘇本想將這七品待遇給宋襄的,但是相信還是算了,此人成不了大事,但是也不能對他太好了。
  
      張留香在馬背上連忙向著呂四娘作揖:“四娘,這一次多謝你了!你今天的大恩,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呂四娘連忙回禮:“不敢當,其實我也沒有說什么……”他也不明白皇帝這是怎么了?一聽說這是宋義的遺孀,立刻就這熱情,還給那死去了的宋義加封一個楚陽君的封號,這可是很高的封號。
  
      地位等同于三公九卿,也就是說,這是一個二品的封號。
  
      “四娘莫要推辭,你這一次幫助我母子三人渡過難關,小婦人必定會幫助你……”書到了這里,張留香那眼睛看了看皇帝,呂四娘立刻會意,羞紅著連笑了笑。
  
      ……
  
      “陛下去了何處?你們這些廢物!要是找不到陛下,我將爾等統統斬了!”宇文成都和薛仁貴兩人大怒,才一個眨眼,皇帝就不見了。
  
      頓時,辛棄疾來報,有人看到皇帝領著一隊禁軍出了東門而去,薛仁貴和宇文成都兩人商議一下,宇文成都坐鎮邗城,薛仁貴、辛棄疾兩人領著兵馬,外出追蹤皇帝的行跡。
  
      這其實是扶蘇當心兩員大將阻擋,這才沒有通知兩人,按照扶蘇自己的想法,眼下朱元璋軍新敗,必定不會再南下。
  
      只是,他習慣性的以為,項羽和劉邦兩人是在一起的,所以忽略了還在沛縣的劉邦。而實際上,劉邦是在舉事不久之后,章邯擊敗陳勝吳廣,殺死項梁,整個大秦帝國的起義軍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才匯聚到一起。
  
      劉邦和項羽要是在那個時候,才相互結識,并且結拜為異姓兄弟的。
  
      “宋襄上前來說話!”便在這個時候,扶蘇身邊的侍衛高聲喊道。
  
      宋襄聞言,立刻縱馬上前,拱手道:“陛下!”
  
      “嗯。”扶蘇淡淡的點點頭,道:“楚國之中,可有一人喚作劉邦?”
  
      “劉邦?”宋襄皺著眉頭想象了,搖頭道:“陛下,小人不曾聽聞有此人?”
  
      “嗯?楚國中沒有一個人叫做劉邦?”扶蘇心中頓時有些不安了起來。
  
      “是的。陛下,小人可以確定,家父身上最喜歡結識豪杰,但是實在是沒有聽說有人叫做劉邦的!”宋襄有些焦急道。
  
      扶蘇擺擺手,“朕知道了,退下吧!”
  
      宋襄連忙拱拱手,心中暗自嘀咕道:“莫不成劉邦還在沛縣?我擦歷史被我改變的有些面目全非了啊!”
  
      扶蘇苦笑幾聲,心中倒是有些當心起來劉邦會不會和朱元璋勾搭起來,這樣的話,在機上一個劉備,還真是夠自己喝一壺的。
  
      一個是大漢帝國開國皇帝,一個是蜀漢國的不死小強,一個更是大明帝國的開國皇帝,這三人攪在一起,天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
  
      “報——”
  
      陡然間,一聲冗長的喊聲打斷了扶蘇的沉思,扶蘇抬頭看去,只看到一個背上插著一根黑旗子的騎兵快馬跑來,勒住戰馬,一下就跳下了戰馬,單膝跪在了扶蘇面前。
  
      “稟告陛下,前邊出現了一只大軍,足有一千人馬,當頭打著一個“樊”字大旗!”
  
      扶蘇聞言,沉思道:“樊?姓樊的將軍……等等,該不會是樊噲吧!”
  
      “陛下,我們該怎么辦?”呂四娘縱馬上前來問道。
  
      扶蘇向著四周看了看,向著那斥候問道:“距離我軍還有多遠?”
  
      “還有三里路程!”那斥候連忙說道。
  
      扶蘇想了想,從前邊去邗城,足有二十里路,但是從這里出去,就只有一條路,必定會和這樊噲碰上面,到時會一千人對決一百人!
  
      “系統!消耗一天仇恨值,給我查查樊噲此人的思維如何?”扶蘇立刻向著系統下令道。
  
      “叮咚!樊噲思維如下:武力:96,統帥:88,政治:78,智力:76!”
  
      “刺啦”扶蘇從腰上抽出倚天劍,高聲吼道:“將士們,前邊又一只一千人的羸弱之軍,想要偷襲朕,你們說朕該怎么做?”
  
      “殺!”
  
      “殺!”
  
      “殺!”
  
      皇帝利劍出鞘,便已經是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全軍上下又都是各大軍中挑選出來的精銳之士,好不夸張的說,這些人每一個人都足以以一當十。
  
      “那好!朕領著爾等,殺上前去,用我們手中的劍用我們手中的長戈、戰矛叫他們又來無回!”扶蘇騎著戰馬,在禁軍面前,來回跑動,大聲吼道!
  
      “為陛下而戰!”
  
      上百禁軍頓時大吼了一起來,一個個血紅色眼睛,如同地獄之中走出來的惡魔一般。
  
      “留下兩人,守衛甄宓和宋夫人一家老小,其余的人,全部隨朕殺敵!”
  
      “喏!”
  
      全軍上下,立刻調動了起來。
  
      呂四娘沖著張留香一拱手:“夫人,暫且保重了,我隨陛下去殺敵!”說完這句話,呂四娘沖著面色蒼白的甄宓做了一個鄙夷的眼神:“無用之人,空有一副皮囊!”
  
      甄宓聞言,又羞又惱,看著呂四娘和那身披黃金戰甲的扶蘇并駕齊驅,心下忍不住發酸起來:“看來,他們才是一對……”
  
      (有人也許很疑惑扶蘇為什么對宋襄母子那么好,下文揭曉,求打賞,求推薦,求訂閱求各種!)
pk10怎么买号不亏